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回到北宋做皇帝 > 第0002 来自皇后的蔑视
    像周氏这样地位和女官差不多的低品妃嫔,年俸不过百贯上下,仅够基本的生活开销,想要奢侈一下都不可能,至于尚未取得任何爵位的赵栩,待遇就更差了,全靠母亲周氏养育接济。

    三百两黄金差不多相当于四千多贯铜钱,对生活拮据的赵栩一家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了。

    赵栩看了眼托盘上刺目耀眼的黄金,又看了眼站在田文身后的周氏,见其微微摇了摇头。

    虽然有些心疼那些金灿灿的黄金,还是忍痛拒绝道:“这钱我不要,烦请田殿使带回去吧。”

    田文笑眯眯的说:“这是圣人的一点心意,七皇子莫不是嫌少?”

    “田殿使误会了,华谊帝姬好歹算是我的妹妹,哥哥救妹妹本是应该的,怎么能要报酬?”

    “只是,七皇子若是不要的话,圣人会不开心的呀!”

    赵栩歉意一笑,说:“我知道,感谢圣人的美意,可我还是不要,我救华谊妹妹不是为了想要得到酬劳的。”

    赵栩明白,这钱是绝对不能要的,要了救人的性质就变了,也会被后廷的妃嫔,皇子帝姬们所看轻,为智者所不取。

    田文见赵栩态度坚决,知道很难劝动了,不由转身将目光投向了周氏。

    “栩儿的意思也是妾身的意思。”周氏平静的说道。

    ……

    慈元殿。

    王皇后身着罗襦,颈带披肩,云鬓高簪,头上插着金步摇,正站在飞檐下翘首眺望,看到华谊在内侍宫婢的引领下聘聘婷婷的走过来,不由得喜上眉梢:“我的心肝宝贝儿啊,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就去了那青荷院,这么晚才回来,都快把母妃急死了!”

    等华谊走到了近前,王皇后一边拉着她的手往殿内走,一边埋怨的说。

    华谊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七哥是因为女儿才受的伤,女儿总是要去看看的。”

    王皇后不以为然的道:“一个宫婢生的贱庶子而已,让田文去探望酬谢一番也就是了,何劳本宫的乖宝贝儿亲自前去啊!”

    “母妃这话有些刻薄了,那可是救命之恩!女儿明日还要再去看看呢!”

    王皇后听到华谊还想再去,登时拉下了脸,面露不虞之色。

    “不许再去了!”

    华谊问:“为什么?”

    王皇后说:“救命之恩母妃自会好好补偿的,只是那七皇子毕竟出身卑微,鸢儿还是与他少打交道为好,免得其借此攀附,生出什么非分之想来!”

    华谊皱眉道:“就因为这个原因?”

    王皇后摆着脸道:“母妃不管,反正说什么你都不能再去了,顶多母妃再派几名侍者和郎中去照料一番,每天让内侍把他的身体状况说给你听下就是了。”

    华谊拉着王皇后的衣袖,哀求道:“母妃就不能再通融通融吗?”

    “没有商量的余地!”王皇后本来丝毫不为所动,见华谊眼睛微红,一副欲要抽泣的样子,心下没来由的突然一软,她不由放缓了语气道:“母妃也不是不让你和皇子们走动,像太子和郓王他们,鸢儿还是可以和他们多亲近亲近的。

    那郓王是贵妃小王氏所生,虽然出身不如母妃显贵,好在为人机敏聪慧,才兼文武,向来得你父皇喜爱,鸢儿若是和他们处的融洽,以后不管他们俩谁做皇帝,等母妃百年之后,都能照拂到你,也不怕谁敢欺负我女儿。”

    “母妃,你真是太市侩,太薄情了!”

    华谊甩开了王皇后的手,掩面跑开了。

    “鸢儿……”

    王皇后还欲再唤,华谊帝姬却已不见踪影。

    这会儿功夫,内监田文也带着余下的小使宦官们返回了慈元殿。

    一见到皇后,田文就匍匐在地,哭丧着脸道:“奴婢办差不利,请圣人责罚!”

    王皇后凤眉一挑,斜睨着问道:“钱没收?”

    田文苦着脸点了点头。

    “本宫倒是小瞧了这对母子了。”

    抬眼望了望青荷院的方向,王皇后的脸上颇有几分诧异之色。

    ……

    青荷院。

    送走了内侍田文后,周氏亲自到厨房给赵栩熬了些粟米粥,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样子,周氏嘴里不停地说着“慢些吃”,眼中却是充满着无尽的慈爱。

    一直到赵栩吃满三大碗,打起了饱嗝后,周氏才回到自己的寝室休息,因为爱子的伤情,她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看到爱子食欲旺盛,神志清醒,知道彻底没事了,这才放下心来。

    周氏和淑妃小刘氏曾经同为端王宅的女婢,彼此关系莫逆,曾互约“来日富贵,不忘彼此相携”,等端王赵佶登基做了皇帝后,小刘氏凭借出色的才艺和美貌得到了官家的青睐,得封淑妃。

    受宠后的小刘妃不忘昔日一起同甘共苦的闺蜜好友,千方百计为周氏和官家牵线搭桥,制造共处的机会,可惜因为周氏姿色平庸,始终不能入得官家之眼。

    小刘妃无奈,只能趁着皇帝酒醉,让周氏替换成自己服侍了皇帝一夜,熟料就这一夜,让周氏怀上了龙种,最终成功生下了皇七子赵栩。

    可惜至此之后,官家再也没有临幸过她,幸赖赵佶,历史上的宋徽宗还不算太过薄情,看在周氏生了皇子的份上,给了她一个才人的名分,在宫中的地位虽然不高,总算比宫婢,女侍什么的强多了,不用天天受人役使,处处看人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