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重生之熊霸天下 > 第二章,第一次修炼
    第二章,第一次修炼

    等到天色完全阴暗下来,就要伸手不见五指时,楚风终于是爬到了那座大山脚。

    他在阴沉而昏暗的天色里环顾四周。

    一株极为古老的松树,足有近五丈之高,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的沧桑,但从那斑驳而粗糙如鱼鳞一般的树皮便足以得知,这株古松确实是足够古老了。

    古松枝叶繁茂,及其粗大,其枝叶余荫刚好将树下一个山洞遮挡,就如同一位严阵军前的神将,挺立中军门前。

    虽然在这苍茫的深山老林中,比这古松更大,年代更加悠远的老树还有许多,但这株古松却仿佛就是为了更好的隐藏树下的山洞而生,专属而独特。

    “嗷呜!”

    一声悠长的狼嚎声啸在苍茫老林,楚风听见的刹那,浑身一震,然后也不顾山洞里会不会有什么猛兽来,便麻溜地拖着残躯缓缓挪移,爬过去。

    山洞不大,入眼便可见全廓,直径不过四五米左右的样子,空旷旷的,有些枯黄的叶子被风吹进洞来,散落了一地。

    山洞隐蔽在这株古松的背后,从洞内可一眼望全洞外的天空,但从洞外却很难绕过这株巨大而苍老的古松去发现这处山洞。

    楚风一下子卸了心神,如释重负,瘫倒在一堆枯叶较多的地上,然后双目怔怔望着只能看见一团黑影的洞口。

    刚刚楚风可谓是在和生命赛跑,他笃定,要是露宿野外,自己绝熬不过今夜,不论是夜晚彻骨的寒还是来自野兽的杀机,哪一种都足以让楚风饮恨古林。

    但,总算今夜能有个栖身之地。

    “我若不死,必然要你们付出天大的代价!”

    楚风望向西边,仿佛他的眸光穿过了生冷的石壁,透过了重重高山与古林老树,跨过辽广的大洋,洞彻了那一方飘扬着星条国旗的大国,他双眸中杀意饱满。

    又仿佛刺激起了远古食铁兽与天斗、与地斗、与兽斗、与人斗的苍古野性,周遭兀的起风,地上枯叶随着饱含杀意的十月凉风起舞。

    “也不知道人类的修炼功法于兽类有用否?要是没用,那可就有大麻烦了!”

    楚风思忖,此刻他身上的伤势实在是有些严重,麻木的右腿高高肿起,都快正常腿粗的两倍有余了。

    尽管动物的免疫力与恢复力要大大高于常人,可如此严重的伤势若是不能得到及时的处理,也还是会有大麻烦的。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这是身为武者时刻所需保持的一种意识,哪怕今生重生为一只大熊猫,可这些优良的好习惯,楚风是不会抛弃的。

    楚风记得刚刚进洞时看见西南方有一根枯藤,他借着过目不忘的记忆摸索过去,果然摸索到了那根约有两米长的枯藤。

    用自己粗糙的熊掌将枯藤磨砂一遍,楚风咬着牙,然后将右腿伸直,在慎重地包扎。

    楚风龇牙咧嘴,锋利的獠牙狰狞,隐现在山洞的苍茫夜色里。在包扎的时候,他难免会用力,牵扯到撕裂的骨,那是钻心的疼。

    包扎好右腿后,楚风长长地舒了口气。

    外伤已简单处理,接下来,他要处理腑脏中的暗伤了。

    “希望人类修炼的功法于兽类也能有用吧!”

    楚风心中安慰自己,然后他怀揣着揣度的心思开始运转起老道所传的【紫阳功】疗伤篇来。

    楚风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在以一种奇怪的吐息方式呼吸。时而悠长,时而短促,而他的胸腹也随着这种奇怪的吐息,时而高高隆起,时而低沉下陷。

    这种吐息方式乃是【不灭金身】所特有的呼吸法,能够洗炼五脏。

    “阴阳开阖,道自神庭起,经任督,冲七关少阳,入五脏......”

    楚风张开大嘴,发出‘嗷,嗯,吱......’等声音,伴随着【紫阳功】疗伤篇所特有的吐息方式,口中吟诵。

    不过片刻,楚风便感触到周遭的丝丝天地元气开始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聚拢而来。

    楚风惊喜,心中暗道:有戏!有戏!没想到还真能行。而且!而且,这比我前世时第一次修炼‘紫阳功’时要更强势得多啊!吸收天地元气的度也要更快。

    他本以为人体经脉与动物的经脉有所不同,会没办法修炼人类功法,竟想不到老道所传的【紫阳功】有一通万通之效果。

    “原来,不止人类是天地的宠儿,某些大自然中的生灵甚至有着堪比人类,甚至某些地方要超过一般人类的潜力!”楚风前世的资质本就超绝,但和今生相比,却又小巫见大巫了。

    前世时,老道曾说楚风的修炼之姿乃是上上之姿,稍弱绝顶一筹。

    但,今生重生大熊猫的这种吸纳天地元气的度,楚风感觉比之前世自己第一次修炼时要快上两倍有余,而且吸纳的量也是要远远超过的。

    “难道?真要出一只功夫熊猫来。”

    楚风晃了晃圆圆的熊颅,他将忆起的前世时所看的‘功夫熊猫’这部动漫中的某些场景清理出思绪。

    楚风的熊嘴中唾液残流,他摇了摇头,闭上浑圆的双目,而后认真地修炼了起来。

    修炼无岁月,睁眼一甲子。

    当然这不是说楚风一修炼便是一个甲子六十年的时间,而是形容修炼的时间过得很快,当楚风再次睁开紧闭的双目时,天色已然开始泛亮。

    山洞里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已然能够大致辨清轮廓。

    感受着体内的暗伤被修复了些许,楚风心中惊喜。他是真没想到一夜的修炼疗伤就能有如此的成效,他只能是归咎于大熊猫逆天的身体素质。

    不由得,楚风思忖起大熊猫的种种来。

    大熊猫,属食肉目、熊科、头躯长1.2-1.8米,尾长10-12厘米左右。体重80-120千克,最重可达180千克,体色为黑白两色,有着圆圆的脸颊,大大的黑眼圈,肥嘟嘟的身体,标志性的内八字行走方式,爪子锋利如解剖刀刃,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之一。

    但,可别因此而就天真的认为大熊猫是只会卖萌的动物,要知道,追溯到古时,它可还有一个霸气的名:食铁兽。

    成年大熊猫的咬合力哪怕在整个动物界都是能够排得上号的,与虎豹争而虎豹退,其巨爪锋利,挨上一下必然是皮开肉绽,獠牙坚,撕骨裂木轻而易举,故为食铁兽。

    换言之,就是弱一点的狮虎遇上野生大熊猫,估计一般都是绕道而行。

    楚风感受自己不过30千克左右的体重,估摸着自己重生的这具大熊猫才刚刚度过幼年期,关键的是此刻还极为虚弱。

    但楚风是何等人物,前世时的他乃是先天巅峰境的存在,哪怕今生重生为一只大熊猫,若假他时日,他依然能重攀巅峰,更别谈他所重生的这具大熊猫还有着逆天如斯的修炼之姿,必然能比前世的自己踏足更为久远的道路。

    楚风本就是一位武道之心坚定的人,不!今生是武道之心坚定的大熊猫。要不然,前世哪怕他有着上上修炼之姿也无法在短短的韶华时代便臻至先天巅峰境,成为能逆杀宗师的存在。

    楚风目光灼灼,仿佛看到了极为久远的未来。既然动物也能修炼,那么是不是也真能再重新化形为人?

    但他知道,要化形为人,这肯定是他的修为境界已经走到了极为久远的地步,至少也得与神话相传中的地仙一般无二。

    此世界,最强的存在也不过才半步大宗师境,或者堪比半步大宗师境的存在。就是真正大宗师境的强者都没有一尊,又何来天人之上的地仙存在?

    楚风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那么多。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未来,才有一切!

    他深知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想要在这危机四伏的古森林里存活下去必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否则,稍不留心便会是万丈深渊。

    一夜下来,一直都是在修炼疗伤,楚风也没能得到好的休息,于是他卸下心神,在山洞中沉眠。

    “咕噜咕噜!”

    楚风被自己的饥肠辘辘声吵醒,他睁开双目,山洞外,一缕缕金阳的耀芒透过古松枝叶的缝隙斜射进山洞,将枯叶映照的通透金黄。

    看样子,今天是个好天气,这对楚风来说也是个好消息。

    楚风摸着自己如同滚球般浑圆的大肚皮,他忆起昨日进山洞之时看见古松上有一个鸟窝。

    “也不知道鸟窝里有没有鸟蛋?”

    楚风心中揣测,而后动身,将自己挪至山洞口。

    此时还未至正午,斜阳挂在东方的天穹,但也较之正午相差不多时间了,金色的太阳光芒洋洋洒在楚风的身上,将他一身的干泥映得通黄。

    抬头看着离地约四米左右处,坐落在一截古松枝丫的一个鸟窝,楚风在思忖着如何将其弄下来。

    虽然大熊猫的爬树能力很强,但那也是建立在四肢健全的基础之上,楚风如今不过残肢败体,让他此时去爬树,岂不是嫌命长,找死吗?

    楚风眼尖,麻溜地环顾四周,他找到了一颗婴儿拳头大的石头,然后精准的向上一掷,接而正中古松枝丫上的鸟窝。

    楚风掷石头的手艺很不一般,哪怕今生重生为一头大熊猫,自己境界修为不再,可他对于力度等技巧的掌握可还是绝顶的。

    鸟窝并未被打翻,反而是以巢口朝天的姿势直直坠落下来。

    楚风早已预判到鸟窝会落向何处,早早的便等在原地,他精准地接住坠落的鸟窝。

    “诶呀!不错,还真有鸟蛋。”

    楚风朝鸟窝里俯视,有七颗拇指大小的鸟蛋。

    楚风当下也不讲究,他实在是饿极了,连着鸟壳一起扔进了他的大嘴之中。

    天穹之上,一只不知是何种品种的野鸟展翅盘旋,其双目锐利,携带着滔天恨意,死死盯着楚风,盘旋数圈之后,笔直如脱弦之箭向楚风俯袭而来。

    楚风感受到一股敌意自天上而来,他抬起肥颅,结果是一只野鸟。

    “滚开,野鸟!”

    楚风不屑,嘴中吐声,不过其声音从嘴中发出却成为熊猫所特有的汪啼音。他就地抓起一把黄泥,而后掷打出,稳稳砸中冲来的野鸟。

    野鸟哀鸣一声,在半空中坠落一段距离,才堪堪稳住身形。

    就空而旋,野鸟煽动翅膀,狠狠盯着楚风。

    “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打下来,烧烤吃了。”

    楚风发出汪啼声,他倒不是没有这个想法,只是打下这只野鸟只会是费力不讨好,说不定会牵扯他右腿的伤势。

    野鸟仰天悲鸣,声音凄戾,再次狠狠盯了楚风一眼,而后煽动翅膀,冲上高空,向着南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