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重生之熊霸天下 > 第一章,重生为熊猫
    第一章,重生为熊猫

    水蓝星,东北古森林。

    十月的雨淅淅沥沥,在大东北的苍茫山林中自穹顶滴落,滴在林木石崖上,飞溅成点点小水珠;滴落在湖面泛起圈圈涟漪,时隐时现,经久不绝。

    虽才十月,可对于大东北来说,天气已然泛寒,大多树木的叶子在寒风奏响的秋雨中开始凋零,或从枝头枯败,肆意的躺在森林里。

    苍茫而恒久存在的森林深处,一只半米多高,浑身布满泥浆的大熊猫正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挪移,显然这只大熊猫是受了伤的,因为它的右腿在挪移时明显僵硬,全靠左腿和两只前掌的支撑。

    林木高大而耸直,彻寒的秋雨降下,飘打在大地上,更增添了无尽的悲凉之感,尤其是对于本就受伤的大熊猫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但是,有些让人深感不解的是,大熊猫是应该生活在川府、陕中、甘南等地的,怎么这大东北会突兀的出现一只大熊猫来呢?而且看这不过半米高的样子,明显还未成年。

    大熊猫爬了一段路程,似乎是累了,于是它在一颗直径两米的大松树下瘫坐,双目有些迷茫。

    但是,透过它那双黝黑而深邃的眸子,却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丝人性化的色彩夹杂其中。

    “想我楚风英雄一世,盖压四方,怎想落到如此境地,居然重生在了一只大熊猫的身上,而且还是一只断腿的大熊猫。”

    大熊猫在思忖,它自感悲哀。

    这大熊猫本是川府阳光动物园中的宝中之宝,但就在三天前,因为华、苏两国联谊合作,所以它被当做联谊的庆宝,空运前往苏国。哪曾想,在东北森林深处上方,飞机失事,机毁人亡,而大熊猫因为在气仓中,所以逃过一劫,但也因此右腿被折断,肺腑中亦有暗伤残留。

    原本,这大熊猫是活不成的,但是因为楚风灵魂注入大熊猫体内,续了生机,这才得以续命,活了下来。

    至于楚风,那他倒是有些悲催了。

    楚风本是西南武道中年轻一辈中的领军人物,他从小无父无母,独自流浪,后幸得一破观老道收养,活了性命。

    他自来天资绝世,不过双十年龄便成就了先天境。后更是机缘得到一本无上炼体功法【不灭金身】,以一双铁拳闯下赫赫威名,代表道门参加西南年轻一代武道大会更是轻易夺得魁首。

    后来,他在老道的劝说下,参了军,加入最强特战队战狼小队,以他先天境的境界,很快便横压战狼小队,成为队长。

    军中历练,他的境界急速增长,不过两年时间,他的修为便臻至了先天巅峰。

    先天如龙,不论放在哪一派都是基石一般的存在,而楚风以【不灭金身】进阶先天巅峰,更是能越级杀人,搏杀宗师。

    他在突破先天巅峰境界之后,曾深入米国,斩杀一位宗师逃犯。虽然自身亦是深受重伤,但那一战无不令世界震撼,让整个世界都铭记了他的名。

    宗师啊!宗师御空,能脱离地心引力而行,增寿两百载。这等人物,是一教老祖般的存在。

    也就是那一战后,米国地下黑暗组织重视楚风,认为再放任他继续成长,必然是他们的心腹大患,要成为不世大敌般的存在。他们请出了地下势力堪比宗师初期强者的五位生化改造人和两位堪比宗师初期境的变异人前去伏击楚风。

    米国地下黑暗组织这样的阵容不可谓不豪华,再加上他们在华国的间谍精准的掌握了楚风的行动路线。

    故,七大宗师级别的米国地下黑暗势力强者在越国成功伏击楚风。楚风自知此次可谓十死无生,他动用老道传下的秘法,逆提境界,硬生生耗光全身气血,将自己境界拔高至宗师境。

    那一战,米国地下黑暗势力七大高手全部伏尸当场,没一尊能够逃离,被楚风以一双肉拳硬生生全数斩杀,而楚风自己也因为耗尽全身气血,油尽灯枯而亡。

    哪曾想,阴曹地府没去成,他倒是重生在了这只失事的大熊猫身上来了。

    楚风看着自己那被污泥覆盖的熊猫右腿,感受着大腿处断裂的骨,他有些麻木。

    休息片刻,楚风抬头望向东方一公里处的一座大山,而后目光决绝,继续挪动前去。

    楚风意志力惊人,哪怕每一次挪动,他因为右腿骨裂的牵扯而体会到钻心的疼痛,可他仍旧紧咬牙关,直向目的地。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雨势越来越小,这对楚风来说倒是个好消息。但,楚风抬起头,一望无垠且有些阴沉的天空,他挪动的速度在微微加快。

    要知道他如今可是在大东北森林的腹地啊!

    夜幕即将降临,毒蛇猛兽将会一股脑地出来活动筋骨,或者猎食。

    若是楚风前世也倒罢了,以他先天巅峰境的修为,加上已经臻至凝气成罡的【不灭金身】第二境大成,楚风自信,哪怕就是让他原地打坐,任由毒蛇猛兽袭身,也破不了他的防。

    前世楚风曾做过实验,他以肉身扛弹,一发巴雷特重狙子弹竟然才堪堪没入他肌肤寸许,便被他内劲崩碎。

    但,要知道他如今所重生的这只大熊猫,不仅没长至成熟期,甚至还是残躯败体。

    可以说,现在就是天气要再恶劣点,他都可能因此而一命呜呼。

    感受着体内肺腑移位,暗伤积郁,楚风晃荡着熊颅。

    他现在的伤实在是太重了,就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能不能熬过今晚。

    他也只是抱着一个前方大山可能会有一个山洞能够让他安然熬过今夜的侥幸彳亍而去。

    天色愈加泛黑,阴沉的可怕,原始而苍茫的古森林里,充斥着孤独与寥寂。一棵棵参天巨木巍然耸立,仿佛见证了古老文明的兴衰,如此斑驳的历史颇为沉重,将楚风孱弱的熊躯卷杂其中。

    所幸的是,在楚风赶路的时候,雨彻底的停止,没再从头顶的穹顶飘落。

    他身上湿漉漉的污泥已经被金秋的凉风爽干,皱巴巴的,丝毫看不出这是一只大熊猫,倒更像是一种不知名的小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