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阎王的五百年假期 > 第十五章:车祸还是坠楼呢?反正你得忘了这事儿
    郑辅清到醒来整个人都是懵的,什么鬼啊!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没有黑森森的牢房,没有脚铐手铐,甚至他的眼睛都没被蒙上,也不知道是谁还贴心地给他换上了一套青色便装,就是有点儿宽松,看来原主人的身材不是很好。

    他稍微回了回神,才有心思打量周围的环境,不说牢房,都比他之前住的地方要好多了。

    软塌一张,四方桌,八仙凳,瞧着料子都不错,带着一股子古朴的味儿。墙面上挂着几幅他认不出来历的画卷,绘的山水情调,哪怕是他这个外行都觉得画的精致传神有韵味。

    甚至在软塌侧面还有个窗户,他揉了揉有点疼的头部,从床上站起来,走到窗前,一把推开了窗户,看着窗外车水马龙和熟悉的现代景象才松了口气,吓死他了,还以为穿越了呢。

    要是蒋镇知道了他这个想法肯定是嗤之以鼻,你小子倒是想得美了,穿越?身上源魂那么完整,甚至还能修道,怎么着也能活个百八十岁的,穿越这种苦差事,能轮得到你?

    不过下一秒郑辅清松下来的那口气就又提上来了,因为他关上窗户转头的时候,就看见了蒋镇那张老冷脸。

    “你醒了,还好还好,本座没下手太重,还以为把你捏死了呢。”蒋镇也是暗暗松了口气,昨晚表面上笑嘻嘻,心里其实早都MMP了,你小子挺牛啊,阎王都敢威胁?

    所以下手的时候稍微走神了一下,顺手用了点挪移之术,直接把这小子扔到了书屋里,等着回来的时候再问。这也就是为什么郑辅清会觉得头痛的原因,经历了空间挪移还能活下来...真是多亏了蒋府君手下留情了。

    郑辅清满脸戒备的看向了这位未知的大能,在他印象里,就算是他见过的最厉害的高手,他的师叔,也就是隔空摄物,有两手放火寒冰,飞檐走壁的特技,这种先天高手已经是他们紫盖庐最强的了,像昨天这位隔空凝气直接一把捏晕他这种手段,好像是在看仙侠一样。

    所以他很快放下了提起来的双手,这还掐个屁的道诀啊,再被捏晕一次?他又不是抖M。

    “你到底是谁,我承认这回栽了,但是在下也没对那人下死手,还请先生看在同为修道人,求道艰难,放过在下一回。”

    郑辅清这话说的其实也没错,如今不是没有修道者在红尘里找机缘换资源,无非各为其主,若是当真遇见了同道不敌,大家也都会留个手,实在是如今修道苗子太少了,已经不论正邪了,能为修道路上同行人就不错了。

    但是蒋镇不管这些啊,他又不是人界修者,天条都管不到他,这潜规则还想管他?

    “谁传你法?”蒋镇面无表情问道。

    他不在乎郑辅清是不是为恶,反正死了之后要入轮回,到时候善恶自有判官殿判定,判官殿不判,还有森罗殿,怎么着做了坏事都跑不了的,特别是这小子这种没什么后台的,通常是要下油锅地狱的。

    但是传法这件事情,怎么说呢,还挺严重的,三界修者有句话叫‘法不可轻传’,传你修行法,就是担你因果路,你做了好事,传法的人跟着享福,但是你做了坏事,传法的人也要跟着背锅的。

    而且这郑辅清还用的是带着外域特色的法术,从气息上就可以看出来不是正经的三界法门。

    郑辅清呆了一下,闷声不吭,这事可不行啊,他入门的时候也是背了门规的,出了事还拉师门出来顶锅,真要是报了师门传承,被人找上门去,那是要被废了根基逐出师门的。

    当然,像之前那种扯着虎皮当大旗的行为不算,要不是世上他知道最牛逼的门派就是茅山上清了,他都敢说自己兜率宫前捧过炉。

    但是面前这位大佬这个样子...不说感觉随时会轻易狗带啊。

    郑辅清指了指面前的凳子道:“那个......我能坐下说吗?”

    蒋镇伸了伸手,示意他随意,看着郑辅清坐下之后局促不安的小表情,蒋镇笑道:“本座不是要寻你师门麻烦,只是看你所修法门眼熟,想看一眼是否熟人传承而已,我之前听你说,茅山上清是吗?”

    郑辅清听了这话,才稍微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灭门就好,就害怕是什么几百年前的老怪物,还守着旧时候的清规戒律,动辄就是断人传承,灭人满门清理门户。

    郑辅清这时候已经把蒋镇当做那种隐修大能出山了,虽然这事稀有,但也不是没有,前朝那会儿,东瀛入侵,可是有不少隐修大佬东渡去那边儿找麻烦的,修行界不好插手俗世,但是灭你修行门派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安排上了。

    所以他现在对着蒋镇特别恭敬,道:“还没请教您老?”

    蒋镇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初步放下戒备的小子道:“叫我蒋先生就行。”心里已经觉得这小子可能是个可造之才,要不然找个小世界扔过去磨练一下?顺便...挖一挖背后的人。

    郑辅清搓了搓手道:“蒋先生,在下出身当阳紫盖庐,就是三十六靖庐之一的紫盖庐,之前说的茅山上清...嘿嘿,我哪儿能攀上人家那高枝头啊,我是会点儿茅山术,之前那两手小鬼附身就是皮毛,倒是让先生您见笑了。”

    “唔,茅山吗?听说风景不错的,适合度假。”蒋镇揉了揉下巴,难道外域那帮家伙都能把手伸到人界的玄门正宗了?不应该啊,仙凡观风使又不是吃干饭的,看来得和卢阳好好聊聊了。

    “行了,你在这儿待几天吧,本座去把这事儿首尾处理干净,你明天和那陈金武好生道个歉,用点法力给人家做个护身提运的符,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蒋镇已经觉得这事儿自己解决的算是完美了,嗯,有一点儿不太完美,还得去把鹿正鸣这个见过郑辅清施法的家伙‘处理’一下。

    “人间就是麻烦...玄都那家伙。”蒋镇昨晚那施法也不是没有后遗症的,天庭圣君,玄都法师亲自向人间发来了慰问信,问蒋府君休假愉快,顺便小小的提了一下天条的事情。

    虽然他们都不会因为这点儿小事生气,但是毕竟玄都像个女人一样,唠叨起来也是让人受不了,就像昨晚那十个字能说完的事儿,玄都硬是写了几千字的长篇法力传音,蒋镇听得都想直接回去上班了。

    算了算了,不生气不生气,我若气死谁如意...还是走规矩吧,车祸还是坠楼失忆,反正得让他忘了这事儿。

    至于陈金武那边好办,没见过外域法术就行,让谛听去把那痕迹舔干净,反正这家伙给猴子都擦过屁股,人间这点儿小事,也难不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