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阎王的五百年假期 > 第十四章:你根本不知道真正的力量
    蒋镇和云霄站在黑暗的角落里,一脸蛋疼的听着这位仙凡观风使卢阳说着自己的悲惨经历。

    蒋镇疑惑地揉了揉下巴,喃喃道:“拿来煲汤?我怎么不记得孟婆还有这么恶趣味的一面?”

    卢阳如今也不是当时在书屋里的那副‘祥云’模样了,而是变成了一个面容清秀,一身素净运动装的少年模样,如果蒋镇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他当初在人间的形象。

    而他们三个人如今站的这处阴暗小巷,也不是什么随意散步来的地方。

    这里叫青楚二路,这巷子尽头的那栋小楼就是郑辅清当初刚来的江城的时候租住的地方,钱还是鹿正鸣帮他出的。

    而蒋镇带上云霄两个人就是准备过来看看,顺便把这件事解决的彻底一些,卢阳就是怕这两个大佬干出什么出格的大事,这才不得不跟了上了,毕竟这是他的片儿区,出了事大佬们擦擦屁股走了,他就得收拾烂摊子。

    云霄稍微拂过了一下面部,暗暗加了个避尘法咒,这巷子的味道实在是不很好闻,她皱着眉头问道:“师兄,何必亲自来找这家伙,让谛听随手料理了不就好了吗?何须你亲自跑一趟。”

    蒋镇的笑容确实让人有些难以捉摸,背着手摇了摇头,当先向着那小楼缓缓走去,说道:“你不懂,这人是个小人物,不过他用的法术,本座倒是有些好奇,这法术,我很久以前倒是见过一个很像的,只不过没这么弱。”

    “府君,您可不能......”卢阳话还没说完就被蒋镇一指定在了原地,嘴里的‘乱来’二字都来不及说出口,只能默默地看着蒋镇走向那处小楼,心里都快崩溃了,这大佬去哪儿度假不好啊,非要来我这里,这不是欺负人吗?说好的天条天规呢?

    云霄也是斜眼瞧着他笑了笑,这小子倒霉是挺倒霉的,竟然碰上师兄,嘿嘿,要知道在地府,就算是判官殿的大判官们,要不是有棘手的事情,都不愿意去触这位的霉头,也就崔珏是个奇葩,才能和蒋某人混在一起。

    蒋镇轻轻地伸手推开这有些老旧上面还贴着手写对联福字的防盗门,就好像这门本来就没锁一样。

    小楼里面却和外表的安静模样不太一样,客厅一片狼藉,烟头、空酒瓶、衣物扔的到处都是,而沙发和地上躺着身上赤条条地酣睡地一男两女。

    蒋镇走上去用脚拨拉了一下男人的头,翻过来对了对脸,确定了就是郑辅清,然后有些嫌弃地踢了踢他。

    实在是这家伙嘴里的烟酒味儿太浓重了,整个客厅里还飘荡着一些奇怪的气味,让蒋镇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这乌七八糟的,不是玄门弟子吗?怎么如此堕落,都快赶上西方那群什么欢喜禅秃驴们的景象了。

    郑辅清昨晚喝了个天昏地暗,然后昏昏沉沉的被两个早有准备的公主带到了家里,然后到了关键的胡天胡地的时候,他反而清醒了,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未这么爽过,甚至后面这俩女人还玩了一些他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东西,这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这才是人生啊,神仙都赶不上啊。

    只是他没想到,神仙的生活什么样他没见过,但是今天神仙找上了他的门儿来了。

    “你是谁?!你怎么在我家!你马上给我出去!”郑辅清被一杯冰水浇醒了之后,就看着一个身穿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年轻男子站在他的身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这下可把他原本的好心情吓没了,下面那话儿本来这会儿还没消下去呢,这下一杯凉水给彻底浇软了,不会是抢劫的吧?

    不对啊!我一个修士,老子会怕个普通劫匪?

    蒋镇就这么站着,静静地看着这小子面部表情像变脸剧一样,惊恐、呆滞、狞笑,觉得倍感无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道:“你叫郑辅清没错了,我来这里,是来跟你解决两个问题的。”

    郑辅清自以为想通了,麻溜的站了起来,扯过旁边的也不知道是被子还是床单的擦了一把脸就顺手挡在身前,对着蒋镇狞笑道:“你这家伙,竟敢撞到老子手里,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蒋镇双手抱在了胸前,饶有兴趣的问道:“哦?你是什么人?说来我听听?”

    郑辅清冷笑一声说道:“说了你这凡夫俗子也不知道,老子是茅山亲传弟子,道家真人,你还不快滚,爷爷今天心情好,放你一马,若是爷爷心情不好,下一秒就把你化作飞灰!”

    蒋镇脸上慢慢带上了一丝莫名地笑意,正要开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噗嗤’一声笑。

    蒋镇挑了挑眉头就看见云霄倚在门口轻笑道:“师兄,我好怕哦,他说他是道门真人,笑死我了,我实在忍不住了,这家伙。”

    郑辅清瞧着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站在门口,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瞧着他,他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了,毕竟他还是一个初涉世事的萌新,只能色厉内荏的喝道:“你们快点从我家出去,不然我要动手了。”

    蒋镇根本无视了他的话,挑了挑眉头对着云霄说道:“你进来干嘛,我来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件事你可以不用参与的。”

    说完蒋镇顺手虚空捏了一下,就把郑辅清抓在了手心里,嗯,是真正意义上的抓在了手心里,郑辅清被缩小了无数倍,在蒋镇的手心上徒劳挣扎着,这下他就是疯了也知道遇见真神了,刚要变个脸开口求饶,就被蒋镇一把塞进了口袋里。

    云霄走上前,侧过脸贴着蒋镇的耳朵低声说道:“师兄,我可是知道你在追寻什么,我好像真的知道你前世是谁了。”

    刚说完也不等蒋镇回答,就嬉笑的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去了,只留下蒋镇叹了口气无奈的表情:“知道了,又能如何呢?该找的,会来的,因果之事,轮回亦是徒劳啊。”

    而门外的卢阳,此时也被解除了定身,他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欲哭无泪,这下可是晚了,刚才那么大的法力波动,昊天镜肯定感知到了,这下下个季度的假期又泡汤了,更别说什么奖金绩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