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佛法不一般 > 第一章 山上有座庙
    大秦国境内,江北州通化府兴安路,顺昌镇的大青山半山腰上,有一座云归寺,寺里香火鼎盛,香客连绵不绝。

    极目远眺,入了天门。

    白云卷走一丛丛下飞的乌鸦,洗净了许多雾气,蔚蓝色天空不沾半分黑色。

    远处,知归鸟踏在槐树枝桠上,疏理着浅蓝色的羽毛,细小的绒毛偶有杂黄色灰泥,艳阳下泛出斑澜光泽。

    春和景明,天朗气清。

    大秦国建国七百余年,除偶有几代国君乱政,上下亢瀣一气,官**民麻木,弄得民不聊生,招惹邻居大河国、大顺国、大辽国虎狼之师,或合兵或分兵率数百万甲士致国破,再复国外,一直处于盛世。

    现今依旧如此。

    在大秦国,佛法之普遍,与其他国家并无不同,只是势力一直不上不下,为道术与魔技乃至各杂派所压。

    佛因何而生?因玄空佛祖而生,自九万年前玄空佛祖创得人类修炼术法以后,佛法空前繁华,更有甚者,举国修佛,佛光普照。

    玄空佛祖的功德之大,空前绝后,他使人类不必偏居一隅,不必在各种天灾猛兽面前任其宰割,更不必苦守百载寿命,郁郁此生。

    虽已然九万年过去了,无尽的时光岁月里,百家争鸣,人杰出世各种修炼道法,层出不穷,人类群成为天地间最为庞大的势力,可玄空佛祖的香火,依旧不息,寺院也存在于每个地域。

    云归寺,也是如此,寺内唯有一尊大佛,便是玄空佛祖,另外有数十尊小佛,数百尊佛门先祖,共同供奉在云香阁。

    人多的地方自然少不了摊贩,寺外行人如织,而各种卖香、烛、纸、佛尘、佛珠等等物什的小贩们则坐于路旁,和和气气的介绍着货物,商量着价钱。

    人虽多,秩序却井然。

    当然,这是云归寺从中介入的缘故,上山是缘,佛前须戒争吵。

    整个寺平常时候行走的和尚并不多,那他们去那儿了,就是云归寺讲经阁。

    讲经阁,由棕木搭建而成,从内往外,或者从外往外内看,整体呈现棕红色,阁内三面挂有黄布,绣祥云图案,门有格,格由白纸糊上。

    三米高台之上,是讲师云依大僧,高台之下有数百蒲团,上面坐着云归寺的弟子。

    名字叫讲经阁,但主讲的却不是经文,而是各种修行上的知识。

    “据妙空佛所记百科全录,修行路上公认的境界,传闻有九境,分别为天阙境、地魂境、中人境、踏虚境四基境,至境、尘境两坚境,融一境、合一境、彻一境三超境,但四基境之难,便难于上青天,更别说两坚境了,至余三超境,嘿嘿,据我所知,大秦国仅有国师一人勉勉强强达到了融一境的门槛……”

    云依大僧捋了捋灰白色胡子,表情和善,滔滔不绝的讲道。

    他讲的不亦乐乎,却并不代表下面的小和尚能听懂,这不,底下一片亮闪闪的小光头,都是云里雾里的。

    见状,云依大僧哑然失笑:“对对对,差点忘了,跟你们说这个,不就相当于对牛弹琴吗?还是给你们讲点基础的吧。

    每一境呢,都有六个小境界,分别为初识、炼达、知归、迷善、众成、期破,对于天阙境,我们需要找到一只天兽,也就是在天上飞的妖兽,与他们订立契约,从而踏上小境界炼达。

    记住,要是自愿的才行,所以我们没必要好高骛远,仅仅找到一只低阶妖兽就行,与它们培养感情……”

    高台上面的人,娓娓道来,由浅入深,由远及近,下面的小和尚,听得摇头晃脑,也不知是真懂还是假懂。

    在众小和尚之中,有一个就显得很是特别,因为他有头发。

    他名叶阳,十一岁,是整个云归寺,唯一能够来讲经阁听讲的俗家弟子。

    面容平平无奇,眉眼柔和,两只眼睛如同宝石一般璀璨夺目,嘴唇轻启,嘀嘀咕咕着念叨着什么,仔细听之,发现其稚嫩的声音所传出来的话,竟是与台上的人一般无二……

    “阳子,你安静点!俺还要听讲呢,都快错过了!”

    正念地出神,前面一个胖脸小和尚转过头,皱着眉头对叶阳小声说道。

    快速地出手,对着胖脸和尚的小脸捏了一把,再收回来,叶阳嘻嘻笑道:“小安,你的脸好软呐。”

    “别皮了,再皮俺告诉空见大僧了,让他好好收拾你!哼!”胖脸小和尚许正安瞪眼道。

    “别,别,我小声点跟读。”

    空见大僧的名字一出来,叶阳抖了一个激灵,像被夹子夹到的老鼠一般,小脸一缩,紧张兮兮的回道。

    胖脸小和尚面颊上盛满笑容,得意一笑,便把头转了回去。

    心道不对:小声点,还不是发出了声音,这混蛋,又给俺玩文字游戏!

    可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错过了不少内容,胖脸小和尚无奈,只得低垂着脸,继续听讲。

    底下的小动作,依云大僧即便是没有去看,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毕竟是第一次讲课,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讲完后顶多让没有仔细听讲的人去藏经阁再自己找书温习一遍就是了。

    门内的人沉迷于佛法,而门外的人,看着门内的景象,心中也多了一些打量。

    收回头,惩戒大僧明显神色有些不太好看,“叶安那孩子虽然聪明,但看样子明显不是修佛法的料,他嘴里不断,分心其他,连带着周围的人都没个安宁,长此以往,他能学到什么好本事?只怕是坏了风气吧!大师兄,一个俗家弟子,至于坏了本寺的规矩,让他去学佛法踏上修炼路么?”

    “回头我会让他注意这一点,误了别人的修行可不大好,不过惩戒师弟,你又为何这般?你掌管你的戒律院就好了,为什么要去管一些娃娃的修行?”空见大僧笑了笑,云淡风轻的道。

    “修行上的事,哪有那么简单,能越过天阙境,进入地魂境的,也不过十之一二,更何况一大半的人,一百零八处空窍不能通三十窍以上,没有修行的可能,我是怕大师兄揠苗助长,误了叶阳。”

    空见大僧听了师弟的话面色古怪,“师弟说笑了,窍灵石由我保管,难道我会不知道自己徒儿有没有修行资格?他可是整整通了七十二窍。”

    七十二窍!

    此话一出,惩戒大僧面色大变,手指微微颤抖,指着门内的叶阳道:“他有上等天赋?”

    空见大僧微微颌首。

    上等天赋何其之少,踏上修行路的修行者们,说是万中无一也丝毫不夸张。

    而十年前大师兄,在火木林收的一个弃婴,竟然有上等天赋!

    惩戒大僧震骇无比!

    这机缘,简直可怕。

    若是自己有上等天赋,就不会困在中人境初识了!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更别提这是与生俱来的了……

    思绪纷乱之间,惩戒大僧没了以往的平静,有些痴呆。

    “师弟,醒醒吧,醒醒吧,天资不代表一切,你又犯了痴戒了!”

    一声呼唤,如同洪钟大吕,响彻心扉,像是勾人的利钳,把人从池塘中捞了出来。

    “大师兄……”

    惩戒大僧低垂着头,有些羞愧。

    看着师弟垂下的面庞,空见大僧叹了一口气道:“佛说渡人,可世间的人怎么能渡个干净?只怕是时间久了,热血的人不在热血,反倒需要别人来渡了,师弟,佛心要稳!”

    “大师兄,你也别言说渡我了,就连你自己,恐怕也是身入沼泽,十年前你不仅杜撰叶阳的身世,还让他做个俗家弟子,今日一看,不正是为了向住持讨个公道吗?”惩戒大僧凄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