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佛法不一般 > 第二章 如烟、天赋
    “师弟,往事如烟,就不必再多言了吧。”空见大僧依旧面不改色。

    惩戒大僧没有止住话匣的意思相反面目微有狰狞:“受万人敬仰的堂堂大僧,会愿意收一个注定不入佛门的小娃娃做徒弟?呵,既教佛法却不纳佛门,凭白杜撰一个身世,让其食肉喝酒,你敢说不是为了反抗住持,沾污佛门的名声!”

    “一切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滑天下之大稽!那通化府府主白崇的女儿,白如玉,至今未嫁,对他的情郎念念不忘,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大师兄,十二年前你犯了色戒,被住持棒打鸳鸯,你难道不恨他吗?”

    恨他?

    为什么要恨?

    这一切都该翻篇了啊!

    空见大僧指节发白,目光炯炯,片刻后闭目道:“这是我的错。”

    “你的错?那叶阳又是怎么一回事!”惩戒大僧大吼道。

    “玄空佛祖并没有定下过佛徒不可喝酒吃肉的规矩,也没有规定过,不可以带发修行,数万年来,对于佛门的规矩,不过是一代又一代的苦行僧们,作茧自缚罢了!”

    空见大僧握紧拳头,向地面轻挥发出音爆之声。

    “作茧自缚?哈哈哈,好一个作茧自缚!你不仅辱了自己,还辱了我佛慈悲!

    也罢,按照咱们俩以前的规矩,谁要是不服对方的佛法,就打一架化解心中的不愤。

    现在好多年过去,咱们师兄俩好久没打过了,不如今天你陪我去后山酣畅淋漓的打一场吧!”

    “师弟,何必那么麻烦,这不是有符界吗?咱们一招定胜负。”

    空见大僧指了指讲经阁门。

    只见讲经阁门微微荡漾着符波,一圈一圈往外荡出,释放着玄妙的符节。

    “我倒是忘了,依云那家伙是个符师。”惩戒大僧晃然。

    “我要出招了,师弟。”

    “尽管使来。”

    话音还未落地,只见空见大僧手绽金光,夺目无比。

    平白生出的金光一瞬间分裂成白、黑、红三种颜色的光斑,三色相链,向前横推过去。

    佛指分链术!

    惩戒大僧大惊,他没想到空见已经把佛指分链术修到三转的地步了!

    刹那间,他反应过来,他双手一举,淡金色的灵气甲衣披在了身上。

    金甲术!

    光斑与金色甲衣相持,反震出灵气光波,仿佛要撕裂空气一般。

    金色甲衣并不仅仅只是防御那么简单,还会反震回去。

    两者相持的局面很快便结束了,波澜渐无,惩戒大僧纹丝未动,空见大僧被反震波震得后退了三步。

    似乎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不过惩戒大僧并没有开心的神色,却是叹了一口气,把胸口的黄色长袍一提,指着上面那道约有三寸长的裂隙道:“我输了,师弟还是技不如人啊!”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师弟,你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点。”

    空见大僧微微点头道。

    “多谢大师兄教诲!”

    望着天空短暂失神,把目光再收回讲经阁内,空见大僧萎顿道:“曾几何时,这句话也是别人送给我的。”

    ……

    符界隔离了灵力波,也隔绝了声音,所以门外发生的一切,门内专心感悟灵气的众小和尚却是丝毫不知。

    依云大僧是知道的。

    但他也不知道门外两人在搞什么名堂,只看得见听得到,却怎么也串联不到一起,听也听不懂。

    两人有意隐瞒一些事,改变了周围的空气流动,声音自然是时有时无。

    若没有这层符界,他仔细去听还听得见,但偷听为人不耻,依云也没必要自毁符界,就为了去听师兄师弟在讲什么。

    收回心神,依云低头看着众小和尚,见叶阳睁开了眼睛,奇怪道:“叶阳,你有什么疑惑?”

    叶阳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转,甜甜应了一声:“依云师叔,我感应到灵气了,是不是已经摸到了天阙境初识的门槛?”

    已经感应?

    这么可怕?

    这悟性……

    依云掐指一算,大惊:“这才短短半个时辰的时间,你就感悟到灵气了?这可是住持都没有达到过的速度,真是怪哉,事隔百年,没想到我寺竟然又出了一位修行奇才!让我瞧瞧,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眨眼间,叶阳还没来得及应上一声,依云大僧便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他身边。

    叶阳一惊:“啊!”

    依云大僧却是没有理会,手指摸在他右手手腕上,又往上走了走,摸到胸口揉了揉。

    “没想到是真的,而且你师傅没有事先教过你法门,真是天佑我归云寺啊!哈哈哈!”片刻后依云大僧收手大笑道。

    众小和尚面色不一,有羡慕又有惊叹,甚至乎不少人眼中有了嫉妒的意味……

    “没想到啊……”

    “羡慕……”

    “若是我也如叶阳一般天分,那该多少好啊!”

    前面胖脸小和尚嘿嘿笑道:“你们以后要请教叶阳的话,找我就行了,我可是他的好兄弟,睡过同一张床,穿过一条裤子的!”

    “只是可惜了,你……你是个俗家弟子,哎,过几天我和你师傅商量商量……”

    依云大僧纠结道。

    ……

    归云寺南院西厢房外,繁星点点,密布了整片夜空。

    夜,仿佛吞天巨兽,伏在天际。

    春夜不如冬夜寂静,不安分的虫子在草丛中嗡嗡躁动,或为求偶,或为歌唱,或只是情绪高涨无处发泄……

    划破厢房虫鸣的,不是巨响,而是一阵脚步声,一大一小,一重一轻。

    初次尝试,总归是兴致勃勃的,特别是这种尝试还能获取力量,对于叶阳来说,一日的修炼没有让他疲惫,反而愈发精神了。

    不过休息总归是要有的,即便是修炼到了更高深的境界,也需要休息,只是时间长与短的区别。

    踏入房门,空见大僧并非开口,只是默默的收拾着叶阳的衣物、生活用具。

    “师父,今天可好玩,可有意思了,依云师叔教会了我们如何修行,还给我们展示了佛法。

    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有师叔那般厉害……对呀,师父您好像更厉害一点!”

    叶阳喋喋不休地道。

    空见大僧的宽脸微露笑容,粗壮的手臂抚摸着叶阳小脸,动作格外温柔,眉眼间满是祥和。

    “你师叔他是个武痴,要真是拼起命来,师父打不过他,不过凡事有得必有失,你可别学他那副倔脑筋,拼命修行,胡子都斑白了,他可是有两百载寿命的人,五十多岁就未老先衰了……哎,得不偿失哟!”

    “师父,徒弟听你的便是了,咦,你收拾行李干嘛?这些不都是我的衣服吗?”

    提起床上行李,叶阳翻了翻,有些不解,抬头便问道。

    “僧人们都去镇守乡里了,走了一波又一波,这不,你们接过他们,哦,你不用……

    过几天便是十年一度的开窍大典了,你们得用窍灵石测测天赋,顺道祭拜先祖先佛,这只是一个开始,说明你们这群小和尚得一起住,一起度过几载修行时光,师父啊,先给你收拾收拾行李,做做准备。”

    一听要搬出去住,叶阳小脸一苦,撒娇道:“师父,我不依……”

    “乖,听话!”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