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二十七章:乱弹琴
    然而让鲁阿叔有盼头的事,却让连育才有些为难。

    他毕竟是体制内的官员,看问题的角度自然跟鲁阿叔不同,焦大林分期付款的方式是好,但也足够的朝前,内中涉及的东西绝不是一句两句能够说清楚的。

    所以连育才只是皱眉不语,这时焦大林却适时的开口:“其实这种分期付款的方式并不稀奇,我在海军那会儿,几艘新造的军舰严格上来说就是这么干的。

    每一段工期合格之后便支付接下来的工程款,直到全舰完成验收后一同划拨尾款,尽管在名义上叫把控舰船质量,可实际上跟分期支付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这种办法也是一种跟国际接轨的先进方式,小蒙先前就跟我提过,他中专快毕业的时候中都造船厂承建的港岛航运公司的散装货轮期间,人家港岛船东就是用这种办法,根本不是一股脑的把钱都给完。”

    其实新船建造时工程款的拨付,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等同于分期付款,而是船主利用资金约束船厂保证质量和进度的一种管理方式,结合具体工程量的细化,船主拨付的资金都是有着足额提前量。

    但不同归不同,焦大林还是把这一套搬出来,说他偷换概念也行,但要严格追求却又找不出把柄,哪怕就算资深的造船人也没办法完全反驳焦大林的话,就更别说对造船并不熟悉的连育才了。

    但连育才依旧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而是沉吟片刻后,缓缓开口:“你说得那都是大船,动则几百万,上千万,自然是要慎重,与之相比渔船只是零头不到的小额,里面的程序自然不一样。”

    一听这话,焦大林的脸色不禁微微变了变,与蒙建业对视一眼后,刚想要说话,却被连育才伸手止住:“不过你的提议还是很有建设性的,等我回去再跟县里的领导研究研究,只要对老百姓好,那咱们就办,改革嘛,缩手缩脚可不行!”

    焦大林终于乐了,只要连育才能把建议提上去就行,至于能不能实现,焦大林再去想办法。

    而鲁阿叔却是这件事最积极的拥护者,一看连副县长准备拿回县里讨论,直接拉着苗阿伯准备跟连育才一起去县里去做工作。

    于是吃完午饭后,焦大林给鲁阿叔和苗阿伯凑了两辆自行车,就这么跟着连育才一起去了县城。

    直到看着几个人的身影走远,焦大林这才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方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当时就应该你去说,凭你的口才,连副县长八成能被你说动。”

    “可我没您位高权重,分量不够呀!”蒙建业同样表情无奈。

    焦大林一看,直接笑着用手指点着蒙建业:“你呀你,看着温温吞吞,心里的鬼主意比谁都多!快跟我说说,你分期付款的方式是怎么想的?”

    这还用想?前世连个袜子都能分期,根本就是根植在骨子里,信手拈来的东西。

    没错焦大林的分期付款建议是蒙建业给他的,渔船海试前的那天晚上,焦大林把蒙建业叫道自己的办公室里,问他有没有延续奋进厂造船主业的好办法。

    其实当时焦大林也没指望蒙建业能说出个子丑寅卯,只是看着蒙建业这几天表现抢眼,技术扎实,姑且问一下,权当是病急乱投医了。

    结果蒙建业一开口就是利用厂子的现有条件,以渔民分期付款的方式,修理或承建渔船,从而盘活现船台空空如也窘境的办法。

    直接就让他这个厂长惊得嘴巴能塞进一个拳头,焦大林在海军时就是个不拘一格的胆大之人,转业到地方那更是敢想敢干,不然又怎么会把注意打到博林驻泊港的头上,所以细细思量之后,便觉得蒙建业的话很有道理,直接拍板决定就这么干。

    然而事后他却是奇怪,蒙建业是怎么想到分期付款的办法的,蒙建业自然不能说自己前世是个分期奴,只能遥望辽阔的大海,艰难的蹦出两个字:“我妈!”

    焦大林闻言,整个人顿时怔在哪里,连烟卷上的烟灰都忘记弹去,良久之后,才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将剩下的烟一口吸进,转身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蒙建业的肩膀,背影萧索的扬长而去……

    “简直是乱弹琴!”

    几天之后,刚刚开完厂党委会的申达民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把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狠狠的甩到办公桌上,自己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水灌了一口后,由自愤愤道:“我看焦大林这个厂长算是要当到头了,分期付款这样的事他也能想得出来,这是什么?盘剥,资本主义的盘剥,他这是要把广大渔民当成他焦大林的佃户。”

    “您消消气。”跟在申达民身后进来一名三十多岁,梳着二八分的瘦弱男子,只见他端起水壶为申达民的杯子续上水,这才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慢条斯理的说道:“焦厂长也是一片好心,您就别跟他一般计较。”

    “我是不想跟他计较,可他却要跟我计较,给梁明秋的处分说撤就撤,又思想顽固的死抱着造船主业不放,现在又搞出分期付款,就这样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改革,我看全都是借口……”

    不提焦大林还好,一提申达民直接就炸了,搞得身边的瘦弱男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能扶着眼镜尴尬赔笑。

    申达民发了一通火之后,心情总算平复下来,这才看向身边的瘦弱男子,抿了口水缓缓开口道:“说说吧,小邹,这次你去市里有什么收获?”

    被申达民称作小邹的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去市里开会的技术科科长邹波,见申达民问起市里的事情,邹波顿时神色一肃:“这次的收获非常大,我见到了宋副局长。”

    “是市计经局的宋革廷,宋副局长?”

    “对,就是他,宋副局长还是很支持我们的想法,他说只要咱们愿意,他会亲自出面,为我们联系RB的电视机生产线!”邹波神色郑重,申达民一听,激动得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RB的电视机生产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