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二十八章:谁是外行
    “没错,这是宋副局长亲口跟我说的,前段时间他接待了一个RB经贸团,报纸上都有报道的,想必宋副局长应该有把握。”

    邹波注视着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的申达民,将自己在市里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其他的申达民到不关心,但却被有关RB电视机生产线的内容所吸引,顺带问了几个问题。

    邹波显然在这方面做足了功夫,回答的那叫一个有板有眼,直听得申达民是两眼放光,心中更加的热切。

    也难怪申达民会如此的激动,那可是电视机,在80年代属于难得一见的新玩意,一台普通的黑白售价就要一千五百块,在平均工资只有几十块的当下,绝对属于奢侈品。

    往往一个村子、一个街道就只有那么一两台,以至于很多大人孩子傍晚时分都会聚集在有电视的人家,热热闹闹的跟看露天电影似的。

    申达民的邻居家就有一台电视机,12寸黑白的,屏幕小得可怜,可就这样,依旧挡不住街坊四邻的观看,连申达民有时候都会去凑个热闹。

    也正因为如此,申达民不但切身体会到电视机的受欢迎度,更看到电视机的光辉前景,只可惜苦无门路,搞不到电视机生产线,否则他早就砸锅卖铁也要弄上一条。

    如今听邹波说市计经局的宋副局长能够从RB进口电视机生产线,申达民顿时有一种苦苦的媳妇熬成婆的喜悦感,当即兴奋的直搓手,但说话的语气却带着几分埋怨:“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早说,刚才开会的时候,你就应该说的。”

    邹波却是尴尬的笑了笑:“焦厂长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怕当面说出来,他不高兴。”

    “只要厂子好,管他高兴不高兴,走,你这就跟我去见焦大林,这事儿非得跟他当面说清楚不可。”

    闻言申达民脸色一沉,拉起邹波就去找焦大林。

    此时的焦大林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倒不是因为党委会上与申达民的意见向左,而是关于分期付款本身似乎有些不妙。

    连育才回到县里快一个星期了,有关分期付款的消息却跟石沉大海一样,这让政治敏感度颇为灵敏的焦大林有些忐忑,因为有些时候,上级不表态也是一种态度。

    是顶住内外压力继续搞,还是低着头退回原路,焦大林心里其实挺纠结的,没办法,如今的奋进厂真的快要难以为继了。

    除了维修1143船获得博林驻泊港的一笔维修费外,就只有修理四艘渔船的一万两千块钱,加在一起还不够塞牙缝的,就更别说要造新船。

    当然抛开资金问题不谈,奋进厂的技术、设备和人员都存在很大问题,究其原因还是建厂时奋进厂的定位就出了偏颇,成了一家主攻水泥船的造船厂。

    这种诞生于特殊年代的特殊船种,在那个火热的年代曾经风靡一时,等火热退去后,又因为本身的固有缺陷又迅速退出历史舞台,奋进厂就是伴随着水泥船的浮浮沉沉,最终沦为如今的尴尬局面。

    正因为如此,奋进船厂的转型势在必行,关键是如何转,又怎么转,在这方面他和申达民的大方向是一致的,关键是两人的具体路线有所分歧。

    焦大林觉得既然是船厂,那还是以造船业为主,将水泥船厂转型为一般型船厂,正是基于此种观点,焦大林才会不遗余力的把1143船拉到奋进厂修理,才会对分期付款那般上心。

    因为他很清楚,对于做惯水泥船的奋进厂职工们来说,转型的关键就是熟悉其他结构船型的基本技术,如何熟悉?唯有多修、多练,熟能生巧耳。

    而渔船便是厂职工转型联系的最佳平台,好吧,焦大林其实潜意识里还是想要搞分期付款的,不然他也不会刚开完会就把蒙建业找到办公室,询问其中的详细情况。

    只不过两人刚说了没多久,申达民就拎着邹波直接闯进来,看都没看一旁的蒙建业,直接来到焦大林的跟前:“焦厂长,我这有个好消息,要你尽快拿个主意……”

    说着,申达民就把邹波的一番话大体说了一遍,期间邹波又补充了一些细节,听得焦大林也是惊喜不已,电视机呀,多么高大上的好东西,于是直接就问起了细节,三个人顿时热切的聊了起来。

    “额,邹科长,RB提供的是彩色电视生产线,还是黑白电视生产线?”

    就在三个人聊得越来越投机时,一个不尴不尬的问题,让三个人同时愣在哪里,旋即齐齐的看向蒙建业。

    “这个……宋副局长没说。”邹波有些僵硬的抚了抚自己的眼镜,一旁的申达民则是大手一挥,满不在乎道:“不管是彩色电视机生产线,还是黑白电视机生产线,只要是电视机生产线就行。”

    蒙建业并没有被申达民的气势所慑,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职工培训和零配件供应,RB方面会不会一揽子解决?”

    “这些都是小事,现在的关键是要抓生产线这个主要矛盾,没事回去多读读书,别觉得自己读过中专,就什么都明白了,行了,这里没你事儿了,赶快出去吧,我们还有事情要谈。”

    申达民没好声气的冲着蒙建业挥了挥手,跟赶苍蝇一样,恨不得蒙建业这个外行赶紧走,蒙建业似乎是被申达民的气场给吓住,低着头讷讷的离开厂长办公室。

    只是将门带上那一刻,脸上鹌鹑般的小心,顿时变成贼兮兮的坏笑,心说真不知道咱们谁是外行。

    “蒙建业,你怎么笑得那么鸡贼?是不是又憋什么坏主意。”

    就在蒙建业准备哼着小曲,离开之时,孙宏红忽然迎面跟他走了个顶头碰,然后面对孙宏红的质问,蒙建业却没有回答,反而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示意道:“快捂耳朵。”

    孙宏红有些发懵,感觉蒙建业今天有些不正常,正准备问问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不远处的厂长办公室便爆发出一阵暴怒的吼声:“焦大林,你的落后思想简直不可理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