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三百一十一章:强虏门
    其实布洛姆-福斯造船集团的CEO和斯登堡不知道的是,这天早上不止是《巴黎人报》报道了泰国王储的强虏德国女游客的这个消息。

    另两家影响力更大的报纸,《费加罗报》和《世界报》也都在显眼的版面将这件事刊载出来。

    法国报刊的一致行动,自然影响到了法国的电视媒体,其中最大的法国电视一台,专门制作了特别节目,并邀请法国国内最具影响力的评论家,就此事发表意见。

    这还不算,眼瞅着法国人在哪里搞得热闹,一项闷骚的英国人自然是坐不住的,更何况事情牵扯泰国王室,这对本身守旧却不失八卦的英国来说,完全满足英国人所有的娱乐需求。

    于是英国各大报纸急忙跟进,各大电视台滚动报道,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是,一家叫做《太阳报》的花边小报,竟然找到了受害人,并对其进行了专访,里面充斥着泰国王宫的奢华,王储的蛮横以及许许多多不可描述的过程。

    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泰国王储殿下便火遍了整个欧洲,甚至连大洋彼岸的美国都开始关注,甚至已经有媒体将其冠为“强虏门”的称谓。

    泰国虽然国力不强,但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聋子,英法两国的媒体将王储抄红,驻欧的泰国机构自然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一边向各国政府和媒体提出抗议,另一面赶紧将消息传回国内。

    没办法,以王储那跳脱自负的性格,说不定还真干出这样的丑事。

    然而突然火遍全球的王储殿下真的差点儿气得吐血三升,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他这段时间在蒙建业的教导下,比乖孩子还要乖。

    别说强虏女游客了,就是自家的王妃,外加几个小情人他都没空搭理,一心只喝蒙建业的毒鸡汤去了。

    最可气的是,那个所谓的当事人,长得丑不说,说话也不打草稿,自己是那种赤膊上阵的人吗?就算是,那也是护卫把人按住,自己再不慌不忙的挺枪而入,怎么可能单对单的扭打,蛮力,LOW不LOW?

    于是王储相当愤怒,将自己寝宫的砸了个稀巴烂不说,还将王宫花园给糟蹋了一遍。

    不单单是王储愤怒,国王和王后也十分气愤,这些日子王储的表现他们是看在眼里的,不说彻底戒掉往日的习气,但那种不曾有过的进取心还是令国王和王后相当欣慰。

    也正因为如此,蒙建业这个外人才能破例居住王宫不说,还得到王室的礼遇,甚至国王还动了招蒙建业进枢密院的心思。

    只不过蒙建业的身世背景太复杂,牵扯的东西太多,泰国国王才无奈放弃,可绕是如此,还是赠与蒙建业泰国海军荣誉上校军衔,以及二等荣誉勋章以示感谢。

    本想着王储跟着蒙建业能再接再厉,哪成想英、法的媒体却搞出个“强虏门”,这是要干什么?要造王室的反嘛?

    国王可不是王储,他能牢牢把控泰国这么多年,眼光和智慧自然远超常人,因此他自然而然的把所谓的“强虏门”看成是泰国民主派携洋自重的蓄意反扑。

    为的就是颠覆泰国王室,这还能忍?

    于是泰国国王立即将枢密院的心腹班底招进王宫,只交代一句话:“政府该换换了。”

    心领神会的各个心腹立即奔出王宫,当夜泰国便爆发军事政变,民选政府被军队推翻,成立以三军总司令为首的军政府,紧接着便是对反对势力的取缔和清理。

    结果这一清理不要紧,拔出萝卜带出泥,着实搞出不少狗屁倒灶的事。

    没办法,实在是有些东西太不禁查,简直就是一查一个准儿,而这些东西也让国王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偏偏在这个时候,特别喜欢做圣母的德国人,以女权组织名义,向泰国发出一个措辞严厉的声明,要求泰国正式道歉,交出凶手并进行赔偿。

    德国政府对这项声明态度及其暧昧,其外长更是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泰国应该正式下自己的行为。

    算是间接支持本国的女权声明。

    这一下差点儿没把泰国国王的肺给气炸了,自己儿子什么都没做,你们扣个屎盆子也就算了,还要让我道歉,交人,赔偿,你们怎么不去死!

    泰国国王的怒火很大,可再大也烧不到万里之外的欧洲大陆,但却能把泰国的一亩三分地烧得人心惶惶。

    于是乎在国王的受益下,与德国一切的经贸协议全部取消,其中就包括即将签署协议的两艘护卫舰项目。

    ……

    斯登堡坐在湿热的牢房里一脸的生无可恋。

    就在他因为“强虏门”事件在欧洲全面爆发,而一脸懵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一队荷枪实弹的泰国警察便冲进他的房间,二话不说就把他拿下。

    指控他昨天晚上强虏一位年轻的泰国小妖精,并用暴力与其发生很多不可描述的事。

    斯登堡差点儿没疯了,明明是自愿的好不好,而且自己早上还付了钱,绝对的公平交易。

    然而当他在警局里看到那位头发凌乱,满脸乌青的小妖精,梨花带雨的指认他昨晚的暴行,斯登堡算是明白了,自己成了泰国王室出气的替罪羊。

    这一刻他很想骂人,法国媒体,英国媒体,昨晚的小妖精,泰国的警察,可这有用嘛?于是他只能等着总部帮他脱困。

    然而此时的布洛姆-福斯造船集团因为跟泰国的军贸交易,受到欧洲舆论的一致谴责,早就焦头烂额,哪里还管得了斯登堡的,于是斯登堡就这样憋屈又无奈的在泰国的牢房里住了下来。

    ……

    “我真的很难过!”

    因愤怒发泄了一个白天的王储,到了晚上终于冷静下来,而后便跑到蒙建业哪里,一见面便哭得稀里哗啦。

    见哭得跟个孩子一样的王储殿下,蒙建业心里忽然生出些许愧疚,自己是不是把事情搞得太大了,恩……卢耶埃这家伙太不知分寸了,等见了他后要批评,严厉的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