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国旗舰 > 第三百一十二章:下不为例
    小小的安慰了自己一下,蒙建业的心情就舒畅多了,再看王储殿下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负罪感,更何况他怎可能真的把王储往火坑里推,最多也就是在火坑旁边转一圈儿罢了。

    然而事儿是这么个事儿,但也不能让王储殿下在他这里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知道的是王储跑这里找安慰,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把王储这个大宝贝儿给怎么样了呢。

    于是看着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直抹眼泪的王储殿下,蒙建业只能抬眼望天,骤然一叹:“殿下,请回答一个问题!”

    “好~~你说!”

    “这事儿,能死人吗?”

    王储认真思索了一下,摇摇头:“应该不能!”

    “既然不能,还想那么多干什么?直接去他妈的不就行了?”

    王储没想到蒙建业能爆粗口,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但下一刻便觉得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为他打开一扇前所未有的新路径,还带着泪花的双眼顿时变得闪亮:“蒙先生,那就去他妈的?”

    “对,那就去他妈的,来……看我嘴型,跟我大声喊,老子,去他妈的……”

    ……

    受国王委托,前来照看王储的老侍者一直把在门缝儿边上,听着王储在里面哭哭啼啼,一双斑白的眉毛便皱在一起,王储能浪子回头,开始积极进取,着实是让国王和王后欣喜。

    正因为如此,当强虏门爆发后,国王很是担心王储承受不了内外压力,又开始破罐子破摔,重新走回老路。

    因此才让他这个宫内的老侍者跟着。

    而从王储的表现来看,王国的担忧不无道理,因为王储殿下他真的对世间的一切有些心灰意冷,渐渐生出混吃等死的纨绔基调,对此老侍者很是忧虑。

    很想好好规劝规劝,可他一来年老,二来也入不了王储法眼,因此说出来的话王储根本就不听,无奈之下,老侍者只能祭出蒙建业这根大旗。

    还别说的确管用,王储一听之下,立马不在折磨宫室里的瓶瓶罐罐,直接奔去找蒙建业。

    结果没想到王储一进门就嚎啕大哭,而以往足智多谋的蒙先生也被王储这一出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是好。

    老侍者顿觉事情有些难办了,要是蒙先生也搞不定,自己该怎么向国王和王后交差?

    就在老侍者愁容满面,为了将来王室担忧之时,屋内便传来一句震耳欲聋的粗口,温文尔雅的老侍者登时便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逼了。

    如此也就罢了,没过两秒,那句粗口竟然被王储殿下很大声的喊出来,而且越喊越起劲儿,越喊越兴奋。

    老侍者整个人登时就不好了,王储那是什么身份?未来泰国的王,万民敬仰的君主,佛陀庇佑的圣灵,怎么可能说这些污言秽语,简直……

    老侍者很想找个措辞严厉的形容词,可还没等他想出来,房门嘭~~的一下,就被王储从里面的推开,旋即哈哈大笑:“蒙先生,你说的没错,我玛哈一生行事,何须向人解释!光明磊落的做好自己就好,其他的,老子去他妈的!”

    话音未落,便瞥见脸色难看,欲言又止的老侍者,朗声问道:“记得明天我捐助的小学就要落成了是吧,那你就跟学校方面说一声,我明天亲自出席他们的开学典礼。”

    说完转身冲着蒙建业诚恳的点了下头:“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

    语落便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只有老侍者趁人不注意留在了最后,旋即由衷的向蒙建业双手合十行了个鞠躬礼:“谢谢您了,蒙先生,您所做的一切,国王陛下会记在心里的。”

    话音即落,不待蒙建业说话,老侍者便转身追着人群急步而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蒙建业,心说国王陛下您老人家要是有心,就买个十条八条053H2导弹护卫舰,要是还弄个什么荣誉军衔、不当饭的勋章,可真是欲哭无泪了。

    ……

    不知是老侍者真的一语成谶,还是老国王也觉得虚头巴脑的东西真的拿不出手,第二天一大早,枢密院主席廷素拉暖便受国王陛下的委托,来到蒙建业居住的寝宫,当面表示了他对王储殿下的教导和帮助之后,突兀提了一个问题:“蒙先生,我知道您在中国是从事造船工业的,所以我想问问您,以您的专业角度看,中国的军舰在世界范围内处在一个什么水平?”

    说完,廷素拉暖目光微微一眯就这么看着蒙建业,似乎能从表皮看穿所有的一切,然而蒙建业连犹豫都没犹豫,张口就来:“中等偏下!”

    闻言,廷素拉暖不禁由此而诧异,按理说对本国产品的称赞都是最基本的操作,不夸出个花儿来,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某国人。

    可蒙建业到好,一上来就很实诚的来了一句中等偏下,这就让廷素拉暖蒙建业不像是那些国际军火贩子,为利益无所不用其极。

    然而还没等廷素拉暖从刚才那句话回过味儿来,蒙建业接下来一句话,却让廷素拉暖直接把内心中的那点儿介怀彻底放下:“我不建议泰国购买我们国家的产品,若是可能,我还是觉得德国的护卫是泰国最好的选择,不但排水量适中,武器装备均衡,性能卓越,最关键的是升级潜力巨大,一旦装备足可在东南亚书里新的标杆。”

    如果说刚才的中等偏下是实话实说,那么现在的这番话便老成谋国了,放到哪儿都是一番肺腑之言。

    廷素拉暖只是听说蒙建业跟王储是亦师亦友,帮助王储重塑价值观,却从没真正接触过,今日一见,便发现,蒙建业的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名声果然名不虚传。

    令廷素拉暖新生好感的同时,也终于卸下防备的架子,诚恳道:“蒙先生实在是太过谦虚了,贵国的053H2护卫舰的材料,我是见过的,虽然比不上欧洲同类产品,但对东南亚来说已经是战力不错的存在。”

    说着,廷素拉暖顿了一下,旋即满怀希冀的看着蒙建业:“因此我希望蒙先生您能帮我们从中牵线搭桥,联系一下中国方面,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这个……”

    蒙建业沉吟一下,便想回绝,可看着廷素拉暖那央求的目光,蒙建业很是纠结的皱了皱眉,最终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