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穿越成了五行山下的孙悟空 > 第639章 人族身后究竟是什么人?死后成神照样吊打你
    又说死后成神?

    你人都已经死了,还敢瞧不起活着的人?连活着时都不是对手,死后成神就以为自己很厉害了?

    于是话音落下,四周西天如惊涛拍岸无边无际的亿万诸天佛兵部众,天上盖顶的同样天庭诸天之兵,下方无尽水兵鬼兵的围如铁桶下。

    真正的三界亿万众瞩目下,三清道祖、诸天大仙、四帝、佛祖、菩萨、鬼帝、罗汉、金刚,无尽的凶神恶煞瞩目下。

    也是让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忍不住意气风发的原因,敢不遵道教,不遵佛教,对上天仙佛不敬,人力如何能够抗天?

    终于吕布也不由眼角一抽,但显然已再不是从前的吕布,不会轻易就动怒,因为看着眼下成神的关羽,却就仿佛巨汉看童子一般,已是不够资格与其吕布为敌。

    结果话音落下,关羽也已是在亿万众瞩目下,踏空而出威风凛凛的立于八十一天半空,半俯视下方的八十一天。

    同时吕布身后的夏侯惇也是直接走出,怒目圆瞪的一下冲上半空。

    然而还不等夏侯惇开口,关羽却又胸前半米长须飘飘,微眯缝着眼睛淡淡道:“夏侯惇,你虽然也会了那孙岳的妖术,但我死后已是成神,你不是我的对手……”

    “噗!”

    结果不想话未说完,但只有大罗之上才能看清的速度,夏侯惇就已经二话不说的出现在关羽面前,并直接一铁拳打在关羽的脸上。

    然后紧接就是一手抓住关羽半米长的胡子,一手铁拳狠往关羽脸上闷。

    “噗噗噗噗噗噗噗!”

    “死后成神?打的就是你这诸天之神!”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活着你都不是我等的对手,以为死后蹭了异教之神,你就可以猖狂了?”

    “哗啦哗啦!(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噗噗噗噗噗!”

    完全是一秒钟之内,让上下四周诸天天兵、佛兵、鬼兵、水兵都来不及反应的,夏侯惇就已是怒目圆瞪着,暴打在关羽的脸上不知多少拳。

    并一串的话喝出,却也仅用了一秒。

    结果一秒之后,即使关羽金身的脑袋,也再一次被夏侯惇暴打成猪头,两个眼睛同样肿的这次却是眯缝上便睁不开了。

    远远三清道祖身旁,镇元子再次不由美目一动,轻声道:“此叫夏侯惇之人,当也已是准大罗之境。”

    另一边福禄寿少了原本寿星的福禄三个老货,身边东华大帝同样淡淡道:“此中华界人族都已得仙道,我等一直压了三界中华人族无数年,不给他们仙道之路,就是怕如今这一日。”

    而原本的南极老人星不见了,但若想维持周天星斗大阵,三百六十五星位自一个不可缺,所以却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寿星老货。

    结果三个老货闻听,同样不禁眉头微皱道:“也正是因此,道祖才让控制那中华人族的人口增长,默许我道门之下,平日里下界吃人为生,更创出了以小儿心肝炼制长生不老药的药引。”

    福星同样呵呵不起来了,接着道:“可惜我等道门断了这三界人族的仙道之路,不想却又出现如此一个新的人间,被对方有机可乘。”

    四极大帝同样位于诸天之上,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始终表情淡淡,身旁九头狮子眼睛如铜铃。

    北极紫薇大帝目光威严,西极勾陈大帝俯视天地,南极长生大帝淡淡如九天之上的圣人,可惜三界从来没有圣人一说。

    北极紫薇大帝威严的目光一闪,也不禁同时开口道:“看来这中华界人族之后当是有人,却不知何人会站在人族身后?如此开了人族仙道之路,难道有一天就不怕人族反噬?”

    东极清华大帝淡淡附和道:“背后想也是一人族之人,这中华人族不管哪一界,似乎都是桀骜难以驯服,自古便对我等上天不敬。”

    反而西天一方诸佛菩萨,眼见同样出自中华界的关羽被暴打,所有人都是不动声色的淡淡看着。

    而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

    紧接同时张飞也是一声大喝,响彻诸天道:“休伤我二哥!!”

    大喝声出口的同时,豹头环眼的黑影也是直接从关羽身旁冲出。

    至于关羽张飞的武力排名,却从来都是后世地球一些人臆想的,事实上张飞从没有服气过关羽,只不过结义兄弟之下不好真正的比试武艺。

    自也是跟刘备一样,而对关羽半米长的胡子有意见。

    因为从前三人却是一张床睡的,心中从来没有表示的,也是觉得这位二哥就是个神经病(心恙之人),不然何人会留二尺长的胡子?

    睡觉时,弄的到处都是。

    蹲厕时,一只手又不得不托着,因为不托着,撒尿却就会尿到胡子上,如果压在腿上,等蹲厕完却还得梳压乱的胡子。

    那么关羽的胡子又是如何随时保持整齐的?正是因为随身随时都带着一个梳子,然后偷偷的躲着梳胡子。

    既然从没有见过关羽在人前梳胡子,显然每次就都是躲人着梳的,不然半米长的胡子不可能随时都保持整齐。

    而半米长的胡子,早上洗脸自也不可能每日都洗。

    因为洗完半天许久都不会干,所以通常也是一月能洗一次,每日洗脸准确却就只能洗上半张脸,为了防止把胡子打湿。

    一月未洗的胡子,每晚三人还要同床而睡,那股子味道张飞却是比谁都熟悉。

    如此一人,不是心恙(脑正不正常、神经病)之人,又是什么人?

    而所有人习惯性思维的,以为结义兄弟中关羽排行二弟,武力值却也就第二了,却不知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也不过三十六斤。

    三十六斤在张飞手中,完全就跟玩一般。

    同样关羽也没有过温酒斩华雄,没有过过五关斩六将,更尤其的一点是,关羽并不是富户出身。

    那么一个不是富户出身之人,又哪里来的绝高武艺资本?

    张飞却是真正的卖酒屠猪,颇有田产的富户,却是真正有资本练武的,所以排行排在关羽之后,实际却是从来不认为自己武艺比关羽差。

    更尤其关羽还是一个明显的心恙(神经病)之人,不是心恙之人会留那二尺长的胡子吗?

    中华大地自古谁留过那么长的胡子?而干什么都不方便,为什么别人就都不留那么长的胡子?

    所以在张飞眼中,也不过就是二哥心恙之病又犯了,所以才被那夏侯惇有机可乘,竟然又被人抓住了胡子。

    即使成了神,亿万众瞩目下,胡子竟然又再次成了弱点。

    但不想下一瞬冲上去,蛇矛刺出竟也被夏侯惇直接徒手抓住,然后一铁脚闷在胯下,反将关羽向着八十一天一扔,顿时又开始在半空暴打张飞。

    瞬间诸天寂静,无比诡异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