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万岁无忧 > 第六十四章 花魁
    忘忧动弹了下手指这才发觉自己回到现实。方才在大乘梦境中的记忆没有消失,她竟生出些恍然隔世之感。

    将大乘梦境中的记忆前后相连,她确信还有些记忆缺失,只不知道云观何时才打算叫她忆起。

    她微微侧头想叫月芙抱来哈哈看来,可映入眼帘的不是月芙而是宇文渊的背影。

    细密的阳光透过格窗投映在书桌旁,宇文渊的一半身子沐浴在阳光之下。他笔直坐在圈椅间,手中笔杆不停歇地书写着,右侧堆积着厚厚一摞折子。

    岁月静好。

    忘忧看怔了,也许宇文渊天生属于沉静,他的气质消融在无言中,好似一座大山永不会倒下。

    他书写片刻便停下来咳嗽几声,虽然声音极低却声声砸在她的心上。

    他本不必呆在她身侧……

    这样的场景太过熟悉。她恍恍惚惚忆起终南山上与师兄的相处,她瞧不见师兄,只能看着那支毛笔腾空书写着,每日师兄想对她说的话皆是通过书写传递。

    “师兄……”她忍不住轻轻唤了声,若他应了……

    宇文渊书写着的笔杆一顿,轻轻搁下笔来:“你醒了?”他来到床前半丈处停下,神情似乎有些犹豫:“师兄是何人?”

    不是吗……

    忘忧有些失落,也许这世上真有笔迹相似之人吧:“无事,刚醒来有些昏沉。”

    宇文渊从门外唤来月芙,月芙急急端了杯水喂她喝下:“主子可有哪里不适?仲予说他查不出您的病症……”

    忘忧轻轻摇头:“没什么,别声张出去。”她将水杯递回月芙:“哈哈也该醒了吧?”

    月芙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但又很快掩饰起来:“主子神算。”

    说曹操曹操到,月芙话音刚落就有个白色的身影窜到床上扑进忘忧怀中使劲拱着。

    “哈哈,哈哈……”跟着哈哈身后的颜怀与王钰一推门便将哈哈捉了回来,前者脸色十分难看。

    “脏死你了,以后不许到床上去,听见没。”王钰轻轻打了它的屁屁才把它放到地上去,“现在又生龙活虎的了,真搞不懂你们。”

    “让你们担心了。”忘忧说得有气无力,她靠在月芙怀里,察觉到月芙轻轻在她掌心写了个“宫”字,顺势无力地闭上眼来养神。

    “我们不担心,担心的是殿下。”王钰抿嘴坏笑着,她可记得宇文渊那会儿焦急的神情呀。

    宇文渊轻轻咳嗽两声便要赶众人出去:“你好生歇息。”

    王钰一副做了坏事得逞的表情,哎呀呀,殿下这是害羞了。

    三人一狗从房内退出去,屋子里又重新回归寂静。忘忧轻轻睁开双目,嘴角已带了些许笑意。

    知忘忧者莫若宇文渊。

    她想清退众人,他便替她做了。

    “说吧,是不是宫菱到了京都?”

    月芙点头:“宫少尊主到达京都据点,她想见您。”

    是该见见。

    “约酉时。”

    “是。”

    ……

    青楼内到处洋溢着男女的嬉笑声,大堂内人声鼎沸皆是为花魁而来。在这里一个男人身旁跟着三四位妓子也是常见,更有甚者包下了十名妓子同时伺候。

    越忙老鸨便越欢喜,她摇八面玲珑地招待客人,不厌其烦地说着“吃好,喝好啊。”

    她扭着腰肢转进后台,今日的角儿便是宫菱。

    “宫少尊主。”老鸨讨好地笑着,“您一来这生意就好了不少哇。”

    宫菱一身粉红轻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松松垮垮的结,领口低敞,露出修长雪白的脖颈来,那眼神当真是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她柔柔地轻笑着,就算是声音也娇媚得勾人心魄:“本座今日心情好,你可看仔细点挑个好看的小郎君。”

    老鸨爽快地应下来:“您放心,我经营青楼二十多年,看人的功夫不差,包您满意。”

    宫菱吹了吹自己涂满蔻丹水葱般的指甲,满意地勾起唇角。

    听闻京都钟灵毓秀,风水宝地,这儿的男儿也不会差吧?

    “少尊主。”从门外走来一位妓子,她附耳在宫菱耳畔说着什么,惹得她掩面笑起来。

    “好啊,叫她来瞧瞧。”宫菱眸中洋溢着傲意。

    不过是刚满二十不经人事的姑娘,她落魄时可以忍她,如今得势了还会怕吗?

    屋外喧闹起来,是一众男人喊着“宫菱,宫菱……”

    “少尊主。”老鸨作出请的姿势,这是到宫菱出场了。

    她抚了抚低垂的发髻,索性一边走出去一边将簪子拆了,三千青丝如瀑垂下,看得台下男人两眼发直。

    “奴家宫菱见过各位老爷公子。”她轻起朱唇,声音柔柔媚媚仿若羽毛扫过众人心底,令人心痒。

    “三百两!”

    她一出场前排就有老爷叫唤起来,三百两对平民来说是可能是一辈子都挣不到的数目,对花魁来说这价格可就是平平无奇。

    “奴家一夜就这三百两吗?”她笑着将钗子扔到底下,一众男人为了她的发钗竟撕打起来。

    “五百两!”

    又有人大喊一声,宫菱依旧甜魅地笑着,心底却生厌恶。她得挑个称心如意的主顾,这些歪瓜裂枣也配上她的塌?

    宫菱在众人面上扫过,最终落在一位俊俏公子身上。啧啧,他看着年纪尚小,怎么也学会逛青楼了?可这模样倒是入得了她的眼。

    老鸨见宫菱的目光在一位少年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明白了她的心意,加之她扫视一圈那些老爷确实不符合宫菱要求,只好躬身赔罪:“花魁已选中郎君,诸位对不住了,我奎娘再挑些模样好的姑娘来!”

    底下发出一阵倒喝,老鸨给龟公使了眼色,那位少年便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被请上楼。

    那位少年便是忘忧。她不过叫王钰稍加易容没想到一下就被宫菱看中。啧啧,她这位少尊主的口味还是没有变,依旧爱着那些翩翩少年郎啊。

    她被龟公带着上了二楼,几乎是怕她逃走似的被推进房间内。她眯了眯眼,宫菱穿得比在台上看到的还要单薄,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小郎君,过来啊。”宫菱斟了杯酒,柔柔地向忘忧递去,言语间覆在她手臂上的轻纱随着她的动作缓缓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