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捉刀记 > 第21章 指挥使
    季茶被那道声音惊得内力流转一滞,身形刚起三尺就落了地,不用抬头去望出声之人,就知道是前所未见的强敌,转而拽了洪辰胳膊,往长街另一方向狂奔。

    那紫衣卫停止弹剑,身子前倾,摇摇晃晃似要栽下,接着却如随风疾飘的柳叶般从屋檐冲落。

    乱发飞扬,宽袍鼓荡,紫衣卫右手挺剑斜往下刺,在黑色中划出闪电般的光亮,薄锋瞬间已抵近二人。

    洪辰把掠空风声听得清楚,回身挥出一刀,刀身正挡在剑锋之前。

    挥刀动作依旧如往日般潇洒利落,洪辰也没觉得对方刺来的这一剑使了多大的力,伐竹刀却瞬间碎成千千万万的碎屑,随着几人身边荡起的风变作一团被吹散的黑烟。

    薄锋刺碎伐竹刀后余势稍减,刺向洪辰左肩。季茶步伐骤停,前脚如扎在地上一样,使得身子成了轴,猛然一个旋转,把洪辰甩了半圈,躲过了这一剑。

    紫衣卫与二人交错过去,又前掠了两丈,方双脚落地站定回身,斜剑挡住前路。

    洪辰也刚刚站稳身子,转头对季茶说:“这人好厉害,一剑刺碎了我的刀。”

    季茶看清那紫衣卫面容,见其白面薄须,长眉深目,黑发披散,紫袍在又高又瘦的身上随意系着,长剑薄地像蜻蜓的翅膀,形容打扮格外疏狂,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一个名字,不由得蹙眉咬唇,双手一紧,右手指甲几乎都要嵌进洪辰左臂上的肉里。

    洪辰问:“你认识他吗?”

    季茶还未回答,那紫衣卫忽唱道:“扬芬紫烟上,垂彩绿云中。春吹回白日,霜歌落塞鸿。”目光落到洪辰身上,瘦削清癯的脸起了丝淡淡的笑:“我创‘落塞鸿’一式十年来,你是唯一受此一剑而未受伤之人。”

    宇文猛和捡回兵器的宇文刚宇文勇跑到近前,离着五丈的时候先后单膝下跪。长街上余下的紫衣卫,但凡还能爬起来的,也都向着那名执剑紫衣卫单膝跪下。宇文猛放双锏到地,低下头,抬手抱拳:“下官宇文猛,见过罗指挥使。”

    “这二人是谁?”

    罗指挥使问道。

    宇文猛摇了摇头:“具体身份不是很清楚,但据城中下属来报,他们中一人会‘幽冥鬼掌’,与魔教有莫大关系。”

    查雨归与马四海以及从刚才一直对峙的江河帮与云墨派之人,这时都围拢过来。章子追朝罗指挥使一拱手,脸上笑容洋溢:“老朽江河帮‘章子追’,今日竟能见到‘剑狂’罗轻寒,实属三生有幸!”

    马四海“啊”了一声,说:“师父,他就是传说中的罗轻寒?那位名扬九州的剑侠!”

    查雨归缓缓点头:“他从天上落下时施展的快疾轻功,便是‘鹊踏枝’;手中的剑极轻极薄却极坚固极刚硬,则是‘凋碧树’;弹剑中以声伤人,使人内力陷入短暂凝滞晦涩,当是绝技‘离恨苦’。”

    马四海惊道:“既是罗轻寒,又怎成了紫衣卫的指挥使!”

    查雨归说:“不知归义司用了怎样的手段,近些年把天下大批的侠客都笼络去了。天云三猛从前亦是名满云州的豪侠壮士,如今不也做了朝廷鹰犬?”

    罗轻寒并未理会章子追的热情,继续问宇文猛:“你们不是接到云家线索,来乌云城追一个姓钟的驼子吗?那钟驼子此时又在何处。”

    宇文猛说:“下官赶到乌云城时,接到探子报消息说,钟驼子已离了乌云城,但曾和两个人在乌云城上空追逐互攻。

    “下官觉得这二人亦十分可疑,命更多人搜寻消息,知晓其中一人曾在天临客栈施展过‘幽冥鬼掌’,疑似魔教成员,后来二人又去了城内医馆断玉堂。

    “下官以为,钟驼子终究逃不过天罗地网,魔教消息却十分重要,便率手下在此蹲伏守候。

    “下官却未料到,断玉堂大夫查雨归,江河帮长老章子追,非但不参与围剿魔教余孽,竟还对这二人出手相助。若非罗指挥使来助,险些被他们逃走。”

    罗轻寒目光落到章子追身上:“你为什么帮魔教的人?”

    章子追摇头:“罗大侠莫要听宇文猛瞎说。这家伙十几年前被我在水里踢了裤裆一脚,自那怀恨在心,现在污蔑我呐。我方才只是一时兴起,和云墨派的齐越小朋友切磋,连紫衣卫们的头发都没碰一根,哪里阻拦归义司的行动啦?”

    宇文猛的鹰钩鼻又红了,张口打算反驳。罗轻寒说道:“齐越又是谁?”

    “是我。”齐越上前,恭恭敬敬一作揖,道,“晚辈云墨派齐越,久仰罗前辈大名。”

    罗轻寒问:“章子追说的是真?”

    齐越答:“章前辈与宇文前辈的过往,晚辈全不知悉,但章前辈喜欢开玩笑,这事多半是假的。不过章前辈和江河帮的朋友的确只和我们云墨派弟子切磋,并未和归义司的人动手。”

    “其实老朽很少开玩笑。”

    章子追笑着打了个哈哈,并未道明刚刚自己的话究竟是不是玩笑。

    宇文猛心道,这云墨派的弟子好精明,既不愿开罪归义司,也不愿得罪江河帮,便帮自己洗脱了黑历史,又助章子追达到了撇清关系的目的——偏偏还没说谎扒瞎,只讲了个猜测,道了个事实。

    “你们两个,谁又是断玉堂那个大夫。”

    罗轻寒不再管章子追,看向查雨归和马四海。

    “我是大夫!”

    马四海先开口。

    查雨归瞪了他一眼,转头对罗轻寒道:“我是查雨归。天云三猛,便是我助两位小兄弟打退的。这个马四海是我雇来的伙计,平时也抓药看病,现在也算个大夫啦。”

    “师……”

    马四海“父”字到口,却噎得说不出来,眼已经湿了:师父是知道罗轻寒要追究问责,让自己撇开关系,免受牵连。浑身热血流淌,又激昂道:“我是查雨归的徒弟,刚刚打了许多紫衣卫!罗指挥使,你要抓犯人,就把我一起抓走。”

    查雨归扇了马四海一巴掌:“你傻?”

    马四海捂着脸辩道:“我不傻。我想师父若被抓走坐牢,牢里阴寒,许会得骨痛风湿,我一起坐牢,就能给师父捶腿啦。倘若牢里吃饭不管饱,我扎紧裤腰带,每顿还能省下半碗饭给师父嘞。”

    “这些人不配我抓。宇文猛,都交给你了。”罗轻寒视线中心,又变回了季茶和洪辰,“其实,我到乌云城本为一柄剑。”

    季茶说:“乌云城只有一杆枪有名,就攥在查老秃子手里呐。又哪里有什么好剑?”

    罗轻寒说:“拿着那柄剑的人,是一个姓钟的驼子。”

    “又是这个瘪三臭驼子!”

    季茶忍不住破口大骂。

    其实跳窗溜走以后,季茶去对街偷了包乌云糕,就回了断玉堂的屋顶,一边吃糕一边听里面人谈话,才知道又有人冒充自己偷袭金刀门打断了王丽凤四肢。本来打算等洪辰突围,再行会合,但没想到除了云墨派和江河帮的人围堵外,还有紫衣卫的人在埋伏。其实单宇文猛等人也不打紧,洪辰武功厉害,自己稍微帮点忙也够解决麻烦了。最始料未及的是,钟驼子竟连罗轻寒都引来了!

    “其实,纵然你们是魔教的人,也不归我来抓。宇文猛等人的成败,与我也无关。”罗轻寒目光仅落到洪辰一人身上,“但我平生有三个爱好。一个是乐曲,一个是名剑,还有一个是武功。天下刀法流派,虞国第一当属云墨派,九州第一当属凉国北海昆仑宗。然而今日,我却见了另一种隐隐还胜过它们的刀法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