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捉刀记 > 第3章 夺刀者
    王远威单手举着冷金刀,大喝道:“伐竹客,冷金刀就在此处,可瞧好了?”

    这一声夹含浑厚内劲,庭院中许多人只觉耳朵嗡嗡作响,心神不定;屋檐下簌簌掉了下来七八只蝙蝠,躺在地上抽抽着;几棵大树一阵摇摆,抖落了许多叶子。

    云墨派弟子站的靠后,没受太大影响。齐越压低声音,对师弟师妹们说:“这是金刀门独门武功‘金狮吼’,改进自我们刀宗一脉的‘云龙吟’。王远威这一声,估计半个湘云城都能听到,内力之深厚,可见一斑。”

    刘单不以为然:“以内力震荡空气,舍本逐末而已,未得‘云龙吟’精髓。师父曾一声轻咳震伤四名魔教护法,才称得上狮吼龙吟。他这小猫叫声音偌大,无甚实效。”

    齐越道:“你错了,金狮吼即便远逊云龙吟,依旧是一门厉害武功。但你也没错,受到最猛烈攻势的伐竹客,连一丝头发都没动。”

    刘单摇头:“那小子以内力护身而已,师兄你也行。”

    齐越没再多说,目光死死盯在伐竹客身上。

    内功修炼到第四境的人,的确能内力透体,保护周身。可伐竹客的神情丝毫未变,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真的主动把内力用出来了吗?武林中的确不乏表面云淡风轻,暗地使了莫大力气的人,可伐竹客一脸天真,会是那种伪装者吗?

    天上云四散流逸,月光洒落,好似给院里积了一汪水。伐竹客披着月光,往前走了四五步,一脸认真地说道:“我离得太远,瞧不清楚,得拿在手里仔细瞧才行。”

    “大胆!”

    “冷金刀乃金刀门镇派之宝,是你能拿的?”

    “掌门,让我收拾了这小子!”

    十多名金刀门弟子,一个个呼喝着拦在了伐竹客与王远威之间。

    王远威没有说话,站在原地没动,默认了他们的行为。

    一名年轻金刀弟子率先拔刀而起,刀刃“锃”地自下而上划出一道银光,直取伐竹客的胸膛。院中所有人都紧盯着两人,只见又一缕光芒闪过,“咔啦”一道声响,随后便是一柄刀飞向空中,又落在地上。

    年轻金刀弟子身体保持着斩击的姿势,手上已没有刀,如雕塑般呆在了原地。伐竹客将无人知道是何时拔出的伐竹刀重新别回腰间,脚下未停一步。其余拦在前方的金刀弟子,全无先前气势,见伐竹客逼近,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

    “丢人现眼,还不退下?!”

    王远威斥退众弟子,拖刀亲自上前。

    伴随着王远威的步伐,冷金刀的刀身在青石地上划出刚啷刚啷的声响,留下了又窄又长的白印。

    伐竹客也向着他走,两个人越来越近。距离约么只有一丈远时候,王远威忽然弓起身子,往前踏了一大步,金刀先在石地上撞出一大团炫目火花,紧接着往上撩起,不过瞬息间已到了伐竹客面门。

    旁人都看的惊诧,这一刀名为“金刀乍现”,之前金刀弟子用的也是同样一招。但金刀弟子的武功和王远威没得比,普通精铁铸刀更没法和三百斤的冷金刀相提并论。

    砰!

    依旧没人看清伐竹客如何出的刀,却见两刀碰撞之后,冷金刀的轨迹彻底偏移了,绕过伐竹客的身子,向着斜前方劈去。

    王远威大喝一声,肌肉隆起,左手也攥到了刀柄上,双手硬生生调转了冷金刀的方向,顺势往伐竹客肩膀劈去。

    伐竹客右胳膊似是十分轻松写意地一抬,伐竹刀又轻又短的黑色刀身轻盈地横拍在了冷金刀的宽阔刀身上。冷金刀去势威猛,可被拍了这么一下,就像被千钧的重物给撞到一样,直接震飞了,连带着王远威的身子,都趔趄了好几下。

    “王掌门小心!”

    一柄雪亮的刀拦在了伐竹客和王远威中间,拿刀的人是齐越。

    二人交锋第一下的时候,齐越已看出伐竹客内力在王远威之上,抽刀准备上前。没想到第二下交锋,王远威就败了。若齐越动作迟半息,伐竹客只消再挥一下刀,王远威的头就要与脖子道别了。

    不等伐竹客向自己动手,齐越率先出刀。他大致瞧出伐竹客的刀法类似四两拨千斤,攻向伐竹客的力量越强,自身受到的反冲力就越大。于是出招之时,不求迅猛,只求快疾,转眼间已接连劈出十好几刀。

    伐竹客没什么章法地挥舞了几刀,把齐越劈的每一刀都挡下了。

    “师兄,我们助你!”

    除刘单以外,其余五名云墨派弟子纷纷抽刀上前。

    六人从各个方向一齐围攻,用的尽是自身最快的招式,只道伐竹客面对多人围攻,章法必乱。刚和伐竹客过几招,他们拿刀的手,突然有了一种酸麻感,他们的刀每一次和伐竹客的刀相碰,自身酸麻感就会成倍加剧,并且从手上往整条胳膊传递。

    伐竹客挥刀转身,刀锋转过一道圆弧,哗啦啦一阵声响,五柄雪亮的刀飞上了天,又落回到地。

    还能握着刀的,仅剩下齐越一人,但他也不向伐竹客出招了,把刀收回刀鞘,往后退了两步,对师弟师妹们说:“我等技止于此,不要再献丑于人了。”

    满院金刀门弟子心中尽是惊骇,他们万万没有料到,往日奉为神明的掌门和威名远扬的云墨派弟子,几十息的时间里就输给了不知名的少年。

    “冷金刀,你拿去吧。”

    王远威直接把冷金刀放在地上,语气苦涩。

    他已知自己与伐竹客间的差距有如云泥,继续动手只会自取其辱。心中思量,伐竹客连挑五个掌门,日后还会再打败其他掌门,自己只是其中之一,算不得多丢人。

    “多谢王大爷!”

    伐竹客照样语气恭敬,把伐竹刀插回腰间,走过去一手拿起了冷金刀,毫不见吃力,好像和拿起短小的伐竹刀没什么区别。伐竹客在月光下仔细观察着冷金刀,食指在刀刃上弹了下,脸色陡然晦暗下来,失望地摇了摇头:“不是这把刀。”

    说完,伐竹客把金刀扔回给王远威。

    王远威伸出双手去接,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果然,伐竹客和传闻中一样,夺刀之后仅看一看,弹一弹,就把刀还回来。但不知伐竹客要找的刀,是什么刀?又为什么要找那把刀?

    王远威正分神间,面前“呼”地闪过了一道黑影。待他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攥住了冷金刀的刀柄,脚往地上一点,直跃起两丈高三丈远,往院墙外滑翔而去。

    众人本以为尘埃落定,谁也没想到会突生枝节。正在此时,一道白色身影从那人去路上蹿了起来,一把抓住其衣袖:“早就看你不对劲了!”

    “刘师弟,小心!”

    齐越高呼着,施展轻功向着二人疾冲。

    夺刀人衣袖被拽,身体也随着刘单一起下落,情急下反手一掌拍到刘单肩头。刘单痛呼一声,松手坠落,被赶至的齐越接在怀里。夺刀人借着掌力反冲,身形再度拔高三尺,两脚凌空虚点几下,终是飞跃出了院墙。

    院内顿时乱作一团,有人奔出大门去追夺刀人,也有人高声长嚎给城内的人发讯号。王远威阴沉着脸,走向伐竹客:“为何出尔反尔,夺我金刀?”

    伐竹客面露茫然:“不是我夺的啊。”

    “那人岂不是你同伙?”

    王远威丝毫不信。冷金刀材质特殊,名匠铸造,觊觎者不计其数,谁人不起贪念?料来伐竹客早与同伙密谋,一人还刀之际,另一人夺刀而走。既得了宝刀,又可称自身无辜。

    忽然听得齐越大声道:“‘幽冥鬼掌’?!是魔教!”

    王远威心下一凛,转头看去,却见齐越怀中的刘单脸色就和衣衫一样白,左肩处有一个黢黑掌印,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