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封神萧升传 > 第四十章 赔罪
    这一传说,萧升在偶然之际也曾听闻过,只是这三件宝物在祖龙殉道之后,便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因此三宝之说在洪荒中流传的并不广泛,鲜有人知,就连他也一度以为此事仅为讹传,没想到竟然确有其事。

    “数年前,晚辈在沉渊之底意外获得了一颗如意珠,此物异常玄妙,在它的帮助下,我不仅重拾法力,还顺利逃出了东海龙宫。等来到钱塘水府后,经过叔父的提点,这才知道此物正是祖龙三宝之一的传世龙珠。”

    只见应龙正说着,突然头顶之上空,道道云气升腾而起,化作无边庆云,一颗硕大的金色明珠在庆云之上沉浮,刹那间龙气磅礴,毫光大放,好似大日横空一般。

    那金色明珠流光闪烁,威势无边,道道清辉之中,隐隐水波流动,四海奔腾不止。

    萧升和玄都**师相视一眼,双方眸中齐齐讶异,这颗传世龙珠伴随祖龙修行亿万年,上面承载着龙族无上气运,其威能怕是比上等的先天灵宝更胜三分。

    “如今看来,东海龙之所以穷追不舍,不只是怕放虎归山,更是为了这颗传世龙珠。”

    玄都**师接过话头,颔首道:“听说这位东海龙王敖玄颇有壮志,千年之内接连兼并了不少水族,他既一心想恢复龙族之势,自然就不会错过传说中的祖龙三宝了。”

    他的神情颇为不屑,话外之音也很明显,那便是太古三族早已是明日黄花,如今凤族与麒麟族都选择隐世不出,可笑龙族竟还有人看不清天地大势,做着春秋大梦。

    “晚辈修为浅薄,此宝在我手中乃是明珠暗投,我愿将它献给两位前辈,权当报答相救之恩。”应龙取下传世龙珠,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递了过来。

    “怎么,应龙小友这是在试探贫道二人?”

    玄都**师眉目微凝,顿时一副兴味索然的模样,端起桌上的清茶自顾品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前辈误会了!”

    应龙急忙摇了摇头,连声解释道:“这颗传世龙珠凭我的修为还无法祭炼,而两位前辈救了我,必定会与东海龙宫交恶,与其让此宝落在他们手中,还不如交给前辈,或许能对你们有一些帮助。”

    萧升呵呵一笑,指着一个石凳示意应龙坐下,和颜道:“此宝虽然未经祭炼,但是与你气机相连,想是已认你为主,可见命中注定有缘,你要好好运用它。”

    这番话虽然说得委婉,但是拒绝之意已然明了。

    对萧升来说,如果此刻仍是一介散修,或许会将传世龙珠据为己有,可是如今他已拜在太上老君门下,道法术器一样不缺,传世龙族虽然不凡,却未必比得上手中灵宝。

    况且此宝乃是龙族传承之物,既然已经认了应龙为主,再换成其他人是否会有诸多神效,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嵊泗海岳图乃是钱塘龙神遗留之物,他既已陨落,自当由你来继承,你就连同那片龙鳞印信一并收好吧,也算是个念想。”说着,萧升又将手中的嵊泗海岳图递了过去。

    “这……”

    见到萧升不仅拒绝接受传世龙珠,更将嵊泗海岳图交给他,应龙心中既感且佩,不禁五味杂陈起来。

    就在他正要说些什么之时,玄都**师神色一动,侧耳作出聆听之状,随后言道:“师弟,人来了。”

    “东海龙宫敖章特来拜访玄都、重玄两位真人,还请拨冗一见。”话音未落,只听见山外传来一阵浑厚之声。

    萧升眉毛一挑,冷笑道:“来得倒是挺快,也好,先将此事料理了再说。”

    两人一闪身,已是出了升真元化洞天。

    此时武夷山外,正站着一群东海龙宫虾兵蟹将,为首的两人,其中一人乃是名老者,脸型瘦长,下颌略尖,留着八字胡须,正是东海龙宫龟丞相。

    另一人身形魁梧,孤高挺拔,身穿明黄色法衣,腰悬金色丝绦,手持一柄碧玉如意,虽然威势不凡,但是总有几分不伦不类之感。

    他四处看了几眼,眸中却是现出贪婪羡慕之色,道:“想不到此处竟有这么一座洞天福地,比之海上三岛亦是不遑多让,这位重玄真人修为不高,福气倒是不小,真令人……”

    龟丞相微微吃了一惊,看了眼四周,低声道:“重玄真人乃是太清圣人之门徒,龙君还请慎言,况且此番是来上门赔罪的,三太子尚在他们手中,我等还需小心才是。”

    “龟丞相所言,本君自是知晓的,有些话也就跟你说说罢了。”敖章嘿嘿一笑,也不再说话了。

    龟丞相知道他的秉性,暗暗松了一口气,又等了片刻之后,萧升和玄都**师便从武夷山中走了出来。

    萧升对着两人一稽首,道:“两位道友从东海远道而来,贫道有失远迎了。”

    “不敢有劳,敖章见过两位真人。”

    他此刻格外地彬彬有礼,俨然换了一副面孔,稽首道:“小侄顽劣成性,多有得罪之处,小龙在此向二位赔罪了,念在他年轻识浅,还请真人海涵宽宥,四海龙族将不胜感念。”

    玄都**师听他言中有骨,哼了一声,冷冷道:“那东海敖玄教子无方,致使其子恃强逞凶,怎么,如今苦主告上门去,他反倒躲了起来?既然毫无诚意,那也没什么可谈的,两位请回吧。”

    只见他袍袖一拂,便欲拉着萧升往里而去。

    龟丞相一看不妙,要是触怒了玄都**师,三太子能不能讨回暂且先不说,只怕会因此得罪了太清圣人,若真如此,对龙族筹谋的大计可是极为不妙。

    因此他连忙上来打圆场,赔笑道:“两位真人且慢走,实不相瞒,龙王非是不肯前来,而是与钱塘龙神一战后受伤昏迷,根本就不知道有此一事。”

    敖章也连忙点头,解释道:“小龙正是收到了仙鹤传讯之后,深感此事严重,这才不得不自作主张,前来代兄赔罪。”

    龟丞相苦苦哀求了许久,却见萧升和玄都**师站在那里,虽不拒绝,却也始终不为所动,突然他灵光一闪,拍了自己的额头,暗道:“真是老糊涂了,怎么把此节给忘了。”

    他连忙向敖章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连忙从袖中取出了一只雕工精美的玉匣,恭敬地呈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