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原界之命运的裁决者 > 03
    仔细的想想,对面的那个林冬他说的也不是不可能,一段会思考的代码,这样的设定一点儿都不突兀,人工智能实现起来,只不过是个时间的问题。

    而这里,这里拥有着无数的时间线!

    有一条时间线,或者有很多很多条时间线,可能已经进行到了几百、几千年之后,那时候,人工智能什么的……

    也极有可能,那条真实的时间线,就存在于这些‘超前’的时间线里。

    而他们这些‘落后’的时间线,其实只是被人工制造出来的也说不定!

    徐清的‘努力’一下子付之东流了,甚至徐清自己,也有些动摇了!

    因为眼前他们身处的地方,他们经历过的事情,都有驳于常理,都非常非常的匪夷所思!

    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他恰恰就有可能是真实的。

    你认为正确的事情,他恰恰就有可能是错误的!

    如果你要反驳的话,那么眼前这一切的一切,你,如何解释?

    没办法解释!

    所以徐清动摇了,迷茫了!

    但这个时候林冬却笑了,他依在墙上,头向上仰起,嘿嘿的笑着道:“我说哥们,我本来还以为,你,我,以及地上那个死了的,我们都是一个人,但我现在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如果你真的是我,或者我真的是你,我们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你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你瞅瞅你,这么点儿屁事儿就把你搞成了这个鸟样,你他妈丢不丢人啊?我就闹不明白,你怂个屁啊,就算他娘的是代码又怎么了?代码就不能翻身做主人了?”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咱们这么多兄弟,怕个毛线啊,凑一起商量商量,就算不能怼穿了这个狗屁的世界,最起码能让背后的那个黑手吃个亏吧?”

    “可他娘的,为毛要自己人干自己人啊?”

    “我现在终于他娘的知道,自己‘搞’自己是什么滋味了!”

    对面那个林冬微微楞了一下之后,突然笑了起来:“我他妈的怀疑你在开车,我能打妖妖灵吗?”

    林冬也笑了:“这才对嘛!我们不应该彼此敌对!”

    对面那个林冬忽然叹了一口气:“你这样的心态,真的很让我羡慕,但是你不明白!”

    林冬楞了一下,怎么回事儿,这局面刚要有好转,似乎立刻就要下滑?

    “哥们,你这话什么意思?”

    对面那个林冬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林冬皱了皱眉:“你问!”

    对面那个林冬道:“你身边那个女人,她是跟你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对吧?”

    林冬想了想道:“不是,她是跟地上躺着的那兄弟一起的!跟我一起的那位,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见了!”

    对面那个林冬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开口道:“无所谓了,我问你,你觉得她,是真实的吗?”

    林冬有些懵了,他转头看向了徐清,徐清也一脸懵逼,片刻后她指着自己道:“什么意思?难道我不是真实的?这怎么可能?开玩笑也要有个度,而且不要把人当傻子好吗?这挑拨离间的手段也太幼稚了!”

    对面那个林冬嗤笑了一声道:“挑拨离间?别逗了,我还没弱到杀你们需要挑拨离间的程度!”

    “我之所以罗里吧嗦的说这些话,确实没按什么好心,我在想,假如,假如我被你们杀了,我也要让你们,不,准确的说是你,让你感受一下我受过的痛苦!”

    “妈的!”林冬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现在相信我们是同一个人了,这种操蛋的性格,简直一模一样!”

    徐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夸你自己呢,还是骂你自己?我才发现你竟然这么白痴的!

    对面的林冬嘿嘿笑了笑:“哥们,你知道我一共见过多少个我们了吗?”

    林冬微微一愣:“多少个?”

    对面的林冬笑着道:“数不清了,记不清了!”

    林冬:“……”

    片刻的无语过后,林冬道:“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还有,你身边没有其他人,你是怎么做到穿越时间线的?”

    对面的林冬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道:“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得先告诉你,你身边的那个女人,真实的身份是什么!”

    徐清一脸的不解,还带了些许的愤怒,不过她的眼中却满是好奇,害死猫和女人的好奇。

    林冬看了徐清一眼,用目光表把‘不管如何我都相信你’表达了一番之后,又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这才开口道:“什么真实身份?”

    对面的林冬道:“玩儿过网游吗?”

    林冬翻白眼:“哥们,你这话问的有点白痴!”

    对面的林冬轻轻的笑了笑:“好吧好吧,是我的错,既然玩儿过网游,那你应该知道引导者吧?”

    林冬明白了对面那个‘他’要表达的意思:“你的意思是,她,是我们的引导者?我们真的是在一个游戏里?”

    徐清指了指她自己:“我?引导者?那是什么?”

    对面的林冬没有理会徐清:“你可以这么理解,但我要很认真的提醒你,这并不是游戏,因为它没有重来的机会,而且这场游戏的目的,就是找出我们的本体!”

    林冬很无语:“就这?找到本体,然后呢?”

    对面的林冬苦笑了一声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这么迷茫了好吗?”

    林冬也叹了一口气:“也是,不过话说回来,你说她,她们,是引导者,那她们是怎么引导我们的?或者引导我们做什么?难道就是杀戮?直到找到本体?”

    徐清翻了翻白眼。

    对面的林冬道:“怎么引导的?难道你没有发现自从她们出现之后,你对这个世界的探索加快了很多吗?思考,有深度的思考,然后莫名的穿越时间线,遇到另外一个自己!”

    林冬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对面的林冬又道:“至于她们要引导我们做什么,我不清楚,我遇到的那些我们,也不清楚!”

    “不过,我相信用不着她们引导,你很快就会走上和我一样的道路,因为你会发现,这里没有任何的时间概念,没有日升日落,没有斗转星移,甚至你都不会觉得饥饿,更过分的是,你甚至都没办法入睡!”

    “不会感到饥饿还好说,可没了时间概念之后,尤其是你还怎么都睡不着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变的越来越焦虑,越来越容易动怒,甚至开始出现自我毁灭的念头!”

    “如果你没能及时的认清这些,并从中走出来,那么你很快就会失去自我,变成一个可怕的疯子!”

    “非常有攻击性的疯子!”

    林冬没有吭声,徐清也没有吭声,一时间整个民居,不,应该说,整个世界都陷入道了寂静当中,寂静的可怕,寂静的让人心慌意乱。

    林冬也罢,徐清也罢,他们,他们能十分清晰的想象的到,想象得到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一个焦虑的人,一个陷入焦虑并十分狂躁的人,一个陷入焦虑并十分狂躁且失去了自我的人。

    他会做什么?

    愤怒、暴力、杀戮……

    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任何美好的、和平的事情他都不会做,他只会做有反社会道德、有反人类底线的事情。

    总之,一句话,就是发泄!

    对,他会发泄!

    而他发泄的目标……

    那还用说吗?

    “不不不!”林冬拼命的摇头:“不不不,不可能,我不会成为那样的人,那不是我,那是你,我不会!”

    “不,你会!”对面的林冬很认真的道:“你会,因为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不,不是,我是我,你是你,我们不是一个人,发可有!”林冬发了疯一般冲了出去,一个闪身撞进了对面的卧室里。

    在撞进卧室的刹那,他那双猩红的眸子,却奇迹般的消失了,本来要扣动扳机的手指,被大脑突然传来的信号,阻止了!

    在进入房间的刹那,他确实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愤怒无比,他恨不得用手中的气钉枪,把墙后面那个家伙射成刺猬,甚至在他死了之后,他都要把他挫骨扬灰!

    但当他撞去的瞬间,当他要到底的瞬间,当他要扣动扳机的瞬间,他看到了‘他’嘴角的那一抹笑容。

    人类的大脑是非常神奇的存在,它的复杂程度,堪称宇宙级的,它的精密程度同样堪称宇宙级的,它的存储容量比一个宇宙都大,它运算的速度,就算是地球的计算机加起来都比不上。

    但它的神奇之处,并不在于这里,而是它能思考,它能让你问出灵魂三连,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

    它能把极简变成极繁,它同样也能把极繁的变成极简!

    它能让你在一瞬间明白一个道理,它也能让你在一瞬间否定这个道理!

    它能让你陷入彻底的迷茫,同时也让能你瞬间变成上帝洞悉一切!

    (注:上帝不是舶来词谢谢,上帝就是天帝,外国人的上帝是天主、天父!)

    而就在那一刹那,林冬,洞悉了‘他’的笑容,洞悉了一切!

    他忽然明白了!

    这一切的一切!

    都是一个圈套!

    目的,很简单!

    就是让他变成他!

    很拗口!

    但是也极度简单明了!

    用网络用语来说就是,总有一天我们会变成我们讨厌的那个人!

    这一切的一切,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在让他变成‘它’想要的那个他,变成他讨厌的那个他!

    林冬,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他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同时他也是个很复杂的人!

    他有时候浑身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正能量!

    他有时候也浑身充满了负能量,懒惰、嫉妒、贪婪、无耻、宅、重度拖延症等等各种各样的负能量,几乎充斥着他的整个身体,甚至是灵魂。

    他在那个笑容里看到了充满负能量的他!

    他就是那个阴暗的他!

    如果他开了枪,那么他就变成了他!

    老祖宗有一个非常碉堡的理论,那就是阴阳论!

    换句话说,人,总是有两面的,没有一个人是彻底光明的,也没有一个人是彻底阴暗的。

    我们能又不能,很简单的去定义,去定义一个人是好人或者是坏人!

    一个好人,做了一辈子的好人好事,但临死前却做了一件坏事,人们往往只能记住这个人干过的这一件坏事,同时跟随了他一辈子的好人标签,也会瞬间被‘坏人标签’所替换。

    一个坏人,做了一辈子的坏事儿,可他临死前却做了一件好事,人们往往只会下意识的记住这个人干的这件好事,跟了他一辈子的坏人标签,会被绝大多数的人替换成好人标签。

    很复杂,很不可理喻,但事实就是这样!

    可反过来,我们又很容易的能把好人和坏人区分开来,因为在你眼前做好事的是好人,做坏事儿的是坏人。

    是的,人就是这么复杂同时,又这么简单!

    人,就是这么的操蛋!

    所以我们在去定义某个人的时候,应该把他的一生划分成无数个时间段,只去定义某个时间段里的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而不是定义他的整个人生。

    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去定义林冬这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就是林冬他自己,也没办法定义他自己!

    但他可以选择!

    选择成为某个时间段里他!

    去做一个好人,或者做一个好人!

    这,就是命运的抉择!

    ……

    时间,似乎静止了!

    一切的一切,都被凝固了!

    房间里,也不知道何时,竟多了两个人!

    但林冬他们却看不见,也不听不见!

    “他没有开枪!”

    “他做出了选择!”

    “他明白了!”

    “不,他还不明白!”

    “所以,他依旧需要一个引导者!”

    “现在,我有些不明白了!”

    “恩?什么意思?”

    “花费这么大的力气,你觉得值得吗?”

    “值得吗?拜托,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清楚我压根就不是那种会用脑子思考的人吗?”

    “人?你确定你还是人吗?”

    “不然呢?难道你觉得你不是人了?”

    “我以为你会把自己比作神?或者天使,或者恶魔什么的!”

    “嘿……”

    “你笑什么?”

    “没有,我只是觉得,当他发现真相的时候,一定很有意思!”

    ……

    “所以,你不是真实的?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对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时间恢复了,林冬很平静似乎又很不平静的坐在房间正中间的一张椅子上,他身边的一切正缓缓的变成碎片,坍塌,泯灭。

    另外那个林冬,也在不断的泯灭着,此时的他脸上已经没有了邪魅的笑容,他变的很严肃,但这不是因为害怕。

    “不,我是真实的,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林冬一下子楞住了:“这怎么可能?不,不,这绝对不可能!如果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你们怎么会......”

    “你是不是想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另外那个林冬忽然笑了起来:“其实,我们的眼睛,它就是一个大骗子,我们每个人都被它骗过很多次!”

    林冬拧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说,眼见不一定为实?”

    另外那个林冬,想摊一摊手,但却发现他的双手已经泯灭了,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伤心或者害怕,撇了撇头、挑了挑眉,笑着道:“是的,眼见不一定为实,就比如现在,你看到我和周围的环境都在泯灭,你就下意识的认为我们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但你却不知道,其实,这里,这里每一条时间线,都是真实的,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每一个你,每一个我,每一个我们,也都是真实的,实实在在存在的!”

    “也就是说,这里,真的有千千万万个你!”

    林冬感觉自己要疯了,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徐清这个时候忽然开口道:“不对,你是在误导他,对吗?我记得非常清楚,之前你说过,你说杀戮的目的就是找出本体,既然有本体,那么你们怎么可能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你的话,明显的前后矛盾了!”

    林冬微微一愣,对啊,如果有本体的话,那岂不是说除了本体之外,其他的都是分身,都是假的!

    另外那个林冬嘿嘿一笑:“我是说过杀戮是为了找到本体,但这和我们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这话并不矛盾!”

    林冬感觉自己被绕晕了。

    徐清却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她有些明白‘林冬’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时候‘林冬’再次开口想说点什么,但却发现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原来泯灭的速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快了,此时的他,已经只剩下鼻子以上的部分了。

    片刻后,‘林冬’彻底的消失了......

    而林冬和徐清,也眼前一黑,陷入到了黑暗当中!

    .......

    呼~呼~呼~

    小镇外面的森林中,一个女人的身影,狼狈的奔跑者,从她惊恐的表情来看,似乎她的身后有什么噬人的怪兽在追赶她一般。

    跑了没多会儿,女人一个没注意,脚被青藤绊了一下,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的不轻,让她半天没缓过劲来,等她使劲的甩了甩头,清醒过来的时候,一个男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正一脸邪笑的看着她。

    女人似乎感受到了男人的存在,她惊恐的转过身,当她看到男人后,她拼命的蹬着腿,拼命的向后挪动身子。

    “你别过来,你根本就不是林冬,你到底是谁!”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和林冬‘失散’了的方婉婷。

    ‘林冬’邪魅的笑着摇晃了下手指:“不不不,美人,我确实是林冬!”

    “不,你不是!”

    ‘林冬’耸了耸肩:“固执的女人,但很可惜,女人,你的固执没有丝毫的价值,因为我确实是林冬,不过你说的其实也对,我确实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林冬,但我确实是林冬!”

    方婉婷微微有些愣怔,虽然‘林冬’的话说的很拗口,但作为心理医生,且逻辑能力很强的方婉婷,却听‘明白了’,她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林冬的副人格?林冬有人格分裂症?”

    ‘林冬’撇了撇嘴:“不是副人格,也不是什么人格分裂症!怎么说呢?我和他是同一个人,但我们不是同一时间线的,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方婉婷吃惊的看着‘林冬’:“不是同一时间线?你的意思是,意思是说,有很多不同的时间线?”

    ‘林冬’的表情忽然变的有些沉闷:“是的,有很多不同的时间线,多到了数字都已经无法来衡量的地步!”

    方婉婷惊的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她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这才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林冬’耸了耸肩:“我为什么要骗你?骗你对我有啥好处?”

    方婉婷不吭声了,这消息对她来说,冲击有些太大了,一时间她有些缓不过神来了。

    ‘林冬’这时候再次道:“其实你不用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的,你应该能感觉出来,如果我对你有恶意,你根本就不可能跑这么远!”

    方婉婷依旧没吭声。

    ‘林冬’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小镇的方向:“这个世界,有无数条时间线,在这无数条时间线里,有无数个我,也就是有无数个林冬,但你,或者说你们,却都是唯一的!”

    方婉婷抬起了头,满眼疑惑的看着‘林冬’:“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冬’道:“其实每一个林冬身边都会有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就是我说的你或者说是你们!”

    方婉婷拧着绣眉道:“你的意思是说,林冬有千千万,可我们这些出现在林冬身边的女人,却是唯一的?为什么会这样?还有,我们这些被林冬带入到这里的女人,我们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

    ‘林冬’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清楚,但你们的作用,我却清楚的很,你们是我们进化的关键,你们是我们的引导者!”

    “进化的关键?引导者?”方婉婷心中愈发的疑惑了,哪怕她逻辑能力非常强,这会儿也有些糊涂了:“那你为什么是一个人,你身边的女人呢?”

    ‘林冬’耸了耸肩:“她死了!”

    方婉婷的眼睛瞬间瞪圆了。

    ‘林冬’继续道:“你不明白‘引导者’和‘进化的关键’,这很正常,因为你还没有觉醒,当你觉醒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我需要你,跟我走吧女人,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引导者!”

    方婉婷看着‘林冬’的眼睛道:“为什么不现在给我解释一下!”

    ‘林冬’挠了挠头:“这你就为难我了,我虽然也是林冬,但我们的性格、长处却大相径庭,有的我,很是能言善辩,有的我则是一个闷葫芦!”

    “我虽然不是闷葫芦,但我的口才真的很差,而且我也不是那种喜欢动脑子的人!”

    “但我这人吧,比较直爽,额,当然这是自我美化过后的形容词,如果往白了说,其实就是我这人比较没脑子,恩,或者也可以说是白痴!”

    说到最后,‘林冬’耸了耸肩,表示爷就是这么洒脱,爷就是这么放荡不羁。

    可方婉婷,却一个字都不相信。

    虽然她没什么特异功能,但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对她的杀意,他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所以他没有丝毫掩饰他的杀意。

    虽然此时他已经收敛了杀意,但她却不可能当做之前的事情就没发生。

    “我不会跟你走的!”

    “啊哈!”‘林冬’有些好笑的道:“女人,你似乎对我说的话,有些误解,我不是再跟你商量,或者邀请你,而是......”

    “命令!!!”

    呜~~~

    砰砰砰~~~

    咔嚓咔嚓咔嚓~~~~

    伴随着‘林冬’的‘命令’两字说出口,平地里猛然刮起了一股大风,无数似有实体的风,像刀子一样劈砍在了周围的树木上,瞬间将方圆几十米内的树木,齐根砍断!

    是夜,一下子变的开阔了很多!

    但,方婉婷却被吓坏了!

    须发皆张的‘林冬’突然又变的吊儿郎当起来,他不羁的笑着道:“女人,你对我,对力量,对时间,对空间,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而我,恰好,知道那么一点点!”

    ......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刹那,也许是很久,林冬幽幽的醒了过来,他想查看一下周围的情况,可入眼的却是一片黑暗。

    滋啦!

    一根火柴被划亮,小小的火苗,瞬间驱散了周围的黑暗。

    “你醒了!”

    一个苍老的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谁?”

    林冬疑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额,我是谁?嗯......我好像忘记了......因为已经太久太久了,哦,我想起来了,我好像叫......林......嗯,林冬?大概是这个名字吧!”

    “沃特?”林冬一脸惊恐的看着自称‘林冬’的老人:“你说什么?你说你叫林冬?”

    老人耸了耸肩再次划亮了一根火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咣当!’林冬无力的躺回到了地上,苦笑着道:“是没什么好奇怪的!”

    老人呵呵的笑了笑:“那么小家伙,你又叫什么?”

    林冬有气无力的道:“我也叫林冬!”

    这次轮到老人惊讶了:“你也叫林冬?”

    林冬坐了起来,耸耸肩:“对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老人再次呵呵笑了起来:“是没什么好奇怪的!”

    “......”

    火柴燃尽,俩人再次陷入到黑暗中的同时,也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许久之后,林冬打破了沉默:“那个,那个什么,嗨,怎么这么别扭呢!那什么,老爷子,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

    老人再次划亮了一根火柴,黑暗被驱散。

    “这里是亚美尼亚的一个大型的地宫,我记得是1818年,牛津大学的彼得教授发现了这个地宫,当时他勘探了一年之后,给剑桥大学的肖恩教授、圣安德鲁斯大学的乔治教授,还有上海大学的白素素教授,以及北京大学的我,都写了一封求援信!”

    “1820年5月份左右,我们4个人在先后到达了这里,在商讨和准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后,便再一次进入到了这座地宫里,然后我们就一起研究了这个地宫十几年,直到有一次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故,我被困在了这里......”

    “然后我们就迷失在了这座地宫里!”

    林冬整个人都懵了!

    “1818年?1820年?还上海大学,北京大学?”

    “您老闹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北大的创办时间是在1898年吧,至于上大,那更晚了,1927年创办一年之后就被关闭了,一直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后很久,才再次恢复。”

    “好,咱们先放下这个不说!”

    “咱就说,人,他娘的到底能活多久这事儿!”

    “您老人家1820年的时候就教授了,咱就算您天赋异禀、学究天人,20岁就当上教授了,那您起码也是1800年出生的。”

    “那您知道现在是哪一年了吗?”

    老人被林冬机关枪一般的问题也给整的有些懵:“哪一年?”

    林冬无语的道:“老爷子,如今都2019年了啊!就算你1800年出生的,您现在也219岁了啊!所以,咱别闹了行吗,老爷子!”

    自称也叫林冬的老人彻底的懵了:“你说什么?2019年?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是开玩笑的对吗?”

    林冬苦笑着道:“老爷子,我跟你开玩笑有什么好处没有?还有,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

    自称林冬的老人不吭声了,因为林冬身上的衣着和打扮,完全不是他所熟悉的世界的风格。

    沉默了片刻,自称林冬的老人忽然跳了起来,状若疯魔的大喊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是命运的奇点,是世界的交汇!”

    看着自称林冬的老人狼奔猪突的消失在黑暗中,林冬顾不上身在黑暗中,顾不上对周围的情况一无所知,一咕噜爬起来,甩开步子就追了上去。

    前方老人不断的划亮火柴,时有时无的光芒,让林冬看清了脚下的路,以及周围的情况。

    这是一条同道,不算宽敞,能并行三个成年人,但不低矮,和正常的房子屋顶差不多的高度,所以不会给人造成憋屈的感觉。

    地面是大理石的,很光滑,林冬也不担心突然会被坑洼绊倒,所以他一直辍在老人身后不到两米的距离。

    跑了一段,老人忽然一个闪身,转了方向,林冬紧步跟上,片刻后又连续拐了几个弯,老人依旧在不停的奔跑。

    林冬有些吃惊了,不是吃惊老人的体力好,而是吃惊老人手里的火柴。

    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老人手中的火柴,不论他怎么奔跑,都不会被扰动的空气吹灭,除非烧尽了自然熄灭。

    除了这让林冬感到恐怖之外,还有老人手中的火柴盒,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火柴盒,那是一个酒店里常用的那种扁平的艺术火柴盒,里面的火柴容量,基本都是10根,12根,最多的20根。

    他不清楚老人总共划亮了多少跟火柴,但他清楚的知道,绝对超过20根了,可老人还在不断的拿出火柴来划亮。

    火柴哪来的?

    不自觉的林冬就放慢了脚步,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错觉,也似乎不是,当他放慢了脚步后,老人的脚步竟然也放慢了,俩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始终保持着两米左右。

    林冬的神经一下子绷起来了,不过他并不怎么害怕,今天,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一天里,他姑且用今天来概括从他带着方婉婷穿越到梦境世界一直到现在这段时间。

    今天,他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多了,他的神经已经变的非常的坚韧,也很是有些疲惫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点异常现象,虽然依旧能让他感到毛骨悚然,但却不能吓破他的胆。

    也不能阻止他探求真相的脚步。

    十几分钟后,林冬忽然看到了一抹亮光!

    同道,到头了!

    老人率先冲进了亮光里,林冬紧随其后。

    白洞效应扑面而来,林冬眯起眼睛适应了片刻之后,他看清楚了周围的情况。

    然后……

    然后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一个,一个巨大的散发着白光的、类似时钟的物体,静静的悬浮在空中,老人正站在那个巨大的时钟面前,手舞足蹈的疯狂喊叫着,林冬有点听不清楚他喊的是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走近几步,但就在这个时候。

    咔嚓!

    时钟的繁多的指针,忽然有一根动了!

    一束耀眼的白光,猛的冲天而起!

    冲破了地宫的,冲上了地面,冲上了云霄,没入了星空当中!

    林冬抬着头,傻傻的看着地宫的上方。

    他……

    看到了……

    繁星布满了整个地宫的穹顶……

    ……

    “这,这,这是个什么东西?”

    林冬吃惊的看着穹顶,光芒在群星之中不断的蔓延,一颗一颗的星星被点亮,整个地宫也一点一点的再变亮。

    不知道何时站在了林冬身边的老人,浅浅的笑着道:“这就是星空啊!这就是宇宙!看,那是光!光打开了所有的通道,那是时间的通道,那是世界的通道!光连接着整个世界,光连接着整个宇宙!”

    “光,连接着,命运!”

    老人说的话,林冬每个字都能听懂,连起来能听懂一半,但剩下的一半,他却怎么都听不懂了!

    “什么意思?星空、宇宙、光,我都明白,可通道是什么意思?还有这个,这个东西,它是时钟吧?可为什么它有,一二三四,有十二根指针?那两个指针重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老人嘿嘿一乐:“说实话,以前我也不懂,但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忽然间全懂了!”

    “宇宙的基本元素是什么你知道吗?”

    林冬挠了挠头,大学没学好啊:“粒子?原子?分子?质子?中子?额,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这些吧?反正,应该是个什么子!”

    老人笑着道:“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你说的这些都对,但从神学角度来说,却不是这样的!”

    “在神学的认知中,构成宇宙的基本元素是,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时间、空间和人!”

    林冬忽然很想吐槽,但他却使劲的忍住了没开口。

    老人继续道:“你看时钟表盘上所书写的那些符号,就是我所说的十二种基本元素!”

    林冬拧着眉头看了半晌也没看出来,他指着始终中间的那一对翅膀道:“那对黑白翅膀是什么意思?”

    老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那是神的使徒!是命运的裁决者!”

    “神的使徒?命运的裁决者?”林冬摸了摸下巴:“怎么听着很像是在说天使?”

    老人忽然耸了耸肩:“西方神学的理论,虽然大部分都是胡说八道,但也有不少能引人深思的东西,当然我说的不是哲学层面的深思,而是科学或者真正的神学方面!”

    “其实早在十六世纪,咱们的老祖宗就已经对这方面有了足够多的研究!”

    “经过西方神学论的冲击,再加上我们自身的阴阳论,很多东西已经渐渐的浮出了水面!”

    “只是老祖宗们没有咱们这么多的工具来观察宇宙,来证明他们研究出来的东西!”

    林冬摸着下吧道:“咱们老祖宗研究出了啥?”

    老人摊了摊手:“很多,有时间我再给细细的讲一讲,但现在,我们需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林冬满脸的疑惑:“躲起来?为什么?”

    老人道:“同道已经打开,世界在交汇,命运的奇点交织在了一起,谁也不知道降下来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谁也不知道这危险有多大,所以,不想死的话,就得赶紧躲起来!”

    林冬道:“你,你见过几次降临?”

    老人道:“两次,一次是你,另外一次是,是,按照你的说法,应该是一百多年前!”

    “我?”林冬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老人点了点头。

    林冬拧眉沉思了片刻后的道:“那么上一次呢?上一次降临的是什么?”

    老人道:“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不过现在,咱们最好快点躲起来!”

    说着老人一指头顶上的星空:“当光照亮了整个星空的时候,就是降临的时候!”

    林冬抬头一看,发现穹顶的星空,已经有大半被点亮了:“那咱们赶紧躲起来吧!话说往哪里躲?”

    ……

    许久之后,时钟下的空地前。

    滋啦!

    火柴的亮光驱散了黑暗!

    一个女人的脸庞倒映进了林冬和老人的瞳孔里。

    林冬吃惊的看着女人道:“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