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惊虹仙道 > 第九章 十分可疑
    被轰飞出擂台的景河,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让围观的人都是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李无妨怎么可能这么强啊?

    练气中期的修为,竟然一招就干掉了使用了宝贵俘虏的练气后期的景河?

    李家其实也有人来,不过李承业他们没来,这是李无妨的意思,一场小小的比试嘛,何必去那么多人?

    结果就只有一些普通子弟来到了人群中观看,这些李家子弟此时也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个结果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大多数人反应过来之后,都是极为肉痛,他们押在景河身上的钱虽然不算多,可是输钱毕竟是让人不爽的事情,输钱还能笑得出来的,估计是输的是别人的钱……

    当然最肉痛的是景家的人了,一下子损失十万金币,对景家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这对景家来说,也需要十几年才能再次攒下这么多的钱。

    李无妨看了一下那名负责宣布的官员,提醒对方该做出反应了。

    那名官员感到到有人看着他,这才反应了过来,急忙宣布道:“此次比武,李无妨,胜!”

    这个时候景星华的眼睛都充血了,他有种想要冲上去的想法,然而景星华再怎么冲动,也知道这个时候冲上去等于和城主府为敌,景家可真的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所以景星华还是强忍着怒意没有冲上去。

    李无妨看着景星华的样子淡然一笑说:“我看景家主很不服气嘛,这样吧,景家主能拿出二十万金币,我就陪你再玩一场,如何?”

    本来还心痛的人群闻言哗然,这李无妨不过是赢了一场,就狂的没边了?竟然敢挑战筑基后期的景星华?

    也有人觉得是李无妨是吃定了景星华拿不出二十万金币了,才敢这么说。

    毕竟景家剩余的家产也就价值十万金币罢了,先别说这些东西是否能顺利的卖出去,就是能卖,景星华也不能这么做啊,否则景家的人吃什么、喝什么、住在哪里?

    这些人还真是冤枉李无妨了,李无妨可没有这种想法,纯粹是想多赢二十万金币,虽然李无妨自己不在乎这些钱,但是李家其他人需要啊。

    输掉钱的百姓看了景星华一眼,觉得自己的损失又不算什么了,有些人反而觉得挺开心的。

    治愈伤痛的良药,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而是看到有人比他伤的更重,现在要说伤的最重的,莫过于景星华了,死了儿子,还赔了十万金币,他们不过是输掉几个金币而已,真的不算啥了。

    景星华很想答应李无妨的要求,再来一次比武,然而去城主府公正可是需要交出押金的,否则你输了不给钱怎么办啊?真出这样的事情,城主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所以比武的时候,关于彩头部分是必须签订公证书就交给城主府的,等结果出来,再由城主府将奖金交给胜者。

    景星华也实在无法凑出二十万金币了,只能看着李无妨离开。

    李无妨走了几步,突然又回来了:“景家主,我想提醒你一下,如果想要和我为敌,麻烦找一些精兵强将过来。”

    说着李无妨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否则派来一些虾兵蟹将,那就是送死来了,这不仅是在浪费我的时间,还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说完这话,李无妨再次向洪冠玉行了个礼,这才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了……

    这话把景星华气的浑身发抖,却无话可说,事情到了这一步,说什么狠话都是徒添笑料罢了。

    不过,景星华没有动手的真正原因,还是他没有把握能把李无妨留下,如果城主再因为他破坏规矩插手,那就更糟了。

    毕竟景星华知道自己虽然可以打败景河,但是也无法在一招之内击败景河!特别是用了二星符箓的情况下!

    虽然景星华猜测这是李无妨用了什么底牌,但是李无妨自身的实力,绝不会弱多少的!

    而城主看到这一幕,反而叹了口气,好像有点失望,不过这个失望的表情眨眼间就不再出现在脸上了。

    景星华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噩梦,景家的希望景河死了,还输掉了一半的家产,接下来景家将要度过一个极为困难的时期了,还要面临极有可能的各种落井下石,接下来可有得头疼了。

    因为打击太大,景星华失魂落魄的抱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了,连给洪冠玉礼貌性质的告辞都没有。

    不过洪冠玉也不在意,招呼人手离开了。

    李无妨回去的时候,李家的所有人都得到了这个消息了,所有人都知道李无妨一招干掉了练气后期的景河!

    刚开始李承业、沙文轩等人还有些不相信,觉得这实在是太离谱了,不过从现场回来的李家子弟都这么说,他们就不得不信了。

    再等到李无妨闲庭信步的回来,所有人就确认了这一事实了。

    如果是景河赢了,李无妨还能回来?不存在的!

    所以李无妨如此轻松的出现他们面前,只能说明那些子弟说的都是真的!

    这下李家绝望的情绪都一扫而空,变成了无比的狂热和激动,当然,这也是李无妨想要达到的效果。

    作为少族长,总是要为家族做点什么的。

    洪冠玉父女也在讨论李无妨。

    “彤彤,你感觉这李无妨是怎么回事?”洪冠玉问道。

    “我感觉李无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还有很奇怪的一点,前些天他袭击我,我出手很重,他应该死了才对啊,不对,以李无妨的身手,那天我不可能有命回来啊!”

    洪彤彤越想越不对劲,她的身手也就跟景河差不多,顶多能强一点,如果是李无妨刚刚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想干掉她就是一招的事情,毕竟刚刚她也看的很清楚,李无妨出招十分随意,根本没有用全力。

    洪冠玉徐徐道:“那就是说,前些天的事情,果然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啊!”

    洪彤彤点点头:“以李无妨刚刚表现出的战斗力,如果景河要耍手段,估计早就被干掉了,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