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惊虹仙道 > 第八章 比武
    这话让下面人都是一片哗然,李无妨好狂的口气啊。

    还有点吹牛的潜质,还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几十万铜币都不可能!

    你们李家什么情况,难道全城的人还不清楚!?

    景河还没有答话,那城主千金已经开口了:“真是好大的口气,某些人真是修为不高,口气却不是一般的大啊!”

    李无妨拱拱手说:“洪小姐心情很不好,我很理解,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件事另有隐情,这是有人用了歹毒的丹药,才让我做出了那荒唐的事情。

    洪小姐如此做法,怕是让那人笑坏了,嘲笑我们都是傻子,因为他的雕虫小技,就拼命,所以,希望洪小姐冷静,不要让真的小人得意才是!”

    洪彤彤一愣,这个她之前没有想过,现在一想,好像真的有点问题,毕竟她也是城主府中长大的,尔虞我诈的事情见得多了,李无妨所言,绝不是没有可能的!

    不过洪彤彤还是说了一句:“巧言令色!”

    李无妨叹了口气说:“洪小姐应该明白,正常人做事,都讲究动机,那日我突然出手偷袭洪小姐,动机是什么?就算我得手了,周围那么多人,李家会遭遇什么,我会不清楚?洪小姐长在城主府,对这一点的理解应该比我深才对啊。”

    说着这话的时候,李无妨看了一眼景家父子,那意思很明显了。

    如果这件事发生,什么人会获得更大的好处呢?当然是景家了!那么谁下的黑手,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洪彤彤的脸色变了几次,让景家父子心中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景星华可没有景河的城府,闻言立刻冲了上来:“李无妨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我们景家下手的吗?你有证据吗?你这是污蔑,是血口喷人!”

    景河刚才本想拉住景星华,可是景星华是筑基后期的修士,速度太快了,让景星华冲了冲了过去,这让景河暗道一声不妙。

    刚才李无妨只说有人陷害他,可没有说是什么人下的黑手啊。

    景星华自己跑出去,是做贼心虚吗?

    李无妨还是一脸的微笑说道:“景家主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有说是你们景家动的手啊,当然景家主说自己没有动手,我是相信的,但是洪小姐怎么想,那就不是我能所左右的了!”

    这话让景星华脸色就是一变,现在他也反应了过来,这是中计了啊!

    现在城主和他的千金,估计心中有跟刺了吧?

    景河发现事情要转向一个糟糕的方向,立刻出来补救:“那天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不是几句话可以否认的!我们今天的主要目的是比武,而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不是吗?”

    城主洪冠玉也摆摆手:“还是开始比武吧,今天这才是主题!”

    李无妨再次拱了拱手,面带微笑到了擂台上。

    城主这么说很正常,就算他心中有所想法,也不会在这里说的。

    景河发现李无妨聪明了不少,在擂台上说道:“李兄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不少!”

    李无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景河,虽然你以前陷害我,但是我要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不会有今天!”

    李无妨说的这是实话,如果景河没有出手,那自己会不会借体重生,那就难说了,所以李无妨是真心感谢景河的。

    不过景河不可能明白这个,他仍旧认为李无妨这是在诱导他说出真相,好让李家躲避城主府的打击。

    “李兄说的哪里话,我怎么听不懂!”景河语气平静的说道,他虽然年轻,城府却比景星华深,不会气急败坏让人看出破绽的。

    李无妨也没有管景河在说些什么,继续说道:“本来看在你帮了我大忙的份上,我应该放你一条生路的,可你却不想活,非要搞出这么一个比武出来,你本来有活命的机会,可你却不肯好好珍惜!

    你为什么非要死呢?你这种人真的真难理解!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既然你非要死,那我也只好成全了你了!”

    城主洪冠玉和他的千金洪彤彤都听的莫名其妙,这李无妨不过是练气中期的修为,怎么敢说这样的大话?

    别说传言中的废丹田,就算修复了,也没有多大胜算吧?难道得到了什么宝物?

    而景星华则是感到可笑,他觉得李无妨真的是失心疯了,到了这一步了,还敢口出狂言?

    景河心中也感到有些不对了,因为李无妨太平静了,并不像是要诱导他说出什么来,而是像在说一个事实。

    这让景河十分不解,李无妨凭什么有这样的自信?

    难道真有什么底牌?

    景河立刻警惕了起来,做出了防御的驾驶来。

    这让下面人一片哗然,练气后期的修士,面对练气中期的修士,反而要防御?

    尤其是那些押注买景河赢的人,已经在大骂黑幕了,你们景家和李家联合起来骗他们的钱吗!?

    这个时候李无妨动了,李无妨一抬手,众人都感觉到不对了,尤其是那些普通百姓,此时都感到到了李无妨手上那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洪冠玉、洪彤彤、景星华也感到到这气息的强大,就算是筑基后期的修士,恐怕也就这样了吧?

    外人都感觉如此,景河心中的恐惧就更不用说了,李无妨凝聚出的是一道剑气,让景河感到这天上地下就这么一道剑气,足以毁天灭地!

    这让景河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他想不通李无妨怎么会变得这么强,这都比自己老爹景星华要强了!

    景河使出了全力防御,还用了一张本来作为万不得已的二星符箓,这是花了一万金币买来的稀有符箓,能挡住筑基中期的全力一击,景河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用掉。

    “轰!”李无妨随手打出的一道剑气撞在了符箓形成的护盾上,发出了一声爆响,让围观的人都是耳鸣不已,景河也被打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一颗大树上,直接将大树撞成了很有风格的艺术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