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搭档大头文 > 8我们拼了
    喜的是我们无意间闯进来,真的遇到了大案子,这个女孩的失踪,我敢断言,公安系统已经急疯了,指不定多少便衣满大街收风呢?忧的是女孩子脸色苍白,满头汗水,估计是生病了。

    不过现在我跟大头文扮演的是被警察通缉的亡命徒,不能开口可怜这个女孩,不能让海爷他们生疑,时间再紧迫,也必须耐着性子找机会了。

    靠在门口,我跟大头文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那丝焦虑,可真不能轻举妄动,院墙上有几盆说不上名字的盆景,枝繁叶茂的,其中一盆时不时闪过一丝亮光,光很不起眼,但我知道那是摄像头。

    时间变得像蜗牛一样,天黑起码还有三个钟,我本来就是个冲动的人,听到屋里女孩时不时的咳嗽声,我决定拼一下。

    我的计划很简单,踹开门,背上女孩,从后门一路冲出去,我正想跟大头文沟通一下,却发现这个家伙手搁着裤兜里,正在那揉啊揉,简直不忍直视。

    这是个什么鬼人啊,我发誓等我从这里出去,我必须揍趴下他,辞职也不跟他搭档了。

    “干吧!我去前面把他们拖住,”大头文突然冒出一句,眼睛里都是疯狂之意。

    “拖个鬼呀?你一分钟都挨不了,”我算知道大头文的外号名不虚传了,上一分钟还一脸猥琐,转瞬之间,又变成精神病了。

    “阿强,你忍不住了吧?我会给你拖十分钟,”大头文抽出一根伸缩根。

    “说清楚点……”没等我说完,大头文嘴角一咧,

    “废话真多,干就完了。”

    咚咚咚就往前院冲去,我头大如斗,这尼玛人命关天,什么叫废话多。

    前院已经乱起来了,不知道大头文是表明了身份还是找个籍口开打,总之一片嘈杂声。

    “神经病,神经病……”我嘴里一边骂一边一脚踢开了铁门,完全忘了大头文不动手,自己也准备蛮干的事。

    女孩一声尖叫,拼命往墙角缩,我快步上前,低声说道:“我是永平所的便衣,快跟我走。”

    女孩大约是没听明白,一爪抓向我伸过去的手,我手背上出现五道血印。

    “我是救你的人,我是好人,天啦,你别挠啦,”我是欲哭无泪,女孩一直乱抓乱咬,刚才不还是病秧秧的吗?

    “我是警察,”我大喊一声,没招了,只好冒充一下了,再不行就打晕她。

    女孩一楞,哇的一声大哭,就扑过来了,我顺势转身,背起她就跑,哎,还是这两个字让人心安啊。

    后院门是个里面锁的铁皮门,我拉开锁,飞快的窜了出去,幽长的巷子里,赵东和飞镖一人站在一头,一脸冷漠,我的心往深渊沉去。

    刚才跟赵东一对一还吃了亏,现在他们二对一,我背上还背了一个,跑也跑不了,只有打倒他们两才能活。

    “小妹妹,你先下来,小妹妹?”我叫了两声,女孩毫无反应,已经晕过去了,不过双手却死死的搂在我脖子前。

    赵东冷冷的说道:“还以为来了两个好兄弟,真是可惜,看你样子也不像警察,派出所养的二狗子吧?”二狗子是道上侮辱辅警治安的话。

    “二你妈M的,给我让开,”我大声吼道。

    赵东手一抖,手上火花四溅,居然是个电击棍,双目凶光大盛:“等一下,我会让你妈再也认不出你。”

    事到如今,我只有一个机会,就是硬挨赵东的电击棍一下,冲过去,由不得我多想了,一咬牙,我背着女孩猛冲过去。

    我知道,赵东肯定会直接电我头,在相距赵东一米的时候,我猛的一记侧踢挥出,希望能踢中他的手腕,踢掉电击棍。

    我的精神从未如此集中过,我都能清晰的看到赵东脸上的狞笑,侧踢非常完美,可反应速度毕竟比不了专业的拳手。

    站在巷口的赵东一个后撤步,躲开了我的侧踢,接着有如饿狗一样扑了上来,一棍砸了过来,速度很快,我怕伤到背上的女孩,无奈的准备挨这一下电棍,身后,飞镖也拎着棍子扑过来了。

    双方各出一招,我完败,这一下肯定被放翻,营救不成,看来我也要栽到这里,冲出巷口才有一线生机,可是咫尺天涯,难如登天。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粗壮的身影从巷口拐角冲了出来,一头撞向赵东,赵东猝不及防,被撞了个踉跄,居然是烂赌民这个家伙。

    烂赌民一把抱住赵东,嚎道:“强哥,快点走啊!”

    “找死,”赵东大怒,一腿踢向烂赌民,这么重的一脚,居然没把烂赌民踢开。

    我一咬牙,飞快的冲出巷口,身后传来烂赌民的惨叫声,院子里又“呯”的响了一声枪声,那是自制猎枪的声音。

    天已经擦黑了,我从未进过这个城中村,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只知道不停的在小巷里穿来穿去,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怎么还冲不出去啊,怎么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巷子啊!隐约听到了赵东他们的声音。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两腿发软,满头大汗,正心急如焚的时候,背后传来的女孩虚弱的声音:“警察叔叔往右走。”

    哎呀妈呀,感谢上帝,感谢佛祖……我强忍着眩晕感,用尽全身力气顺着女孩的指导,终于跑到了村口。

    村口有一个破旧的岗亭,我跌跌撞撞的向那里冲去,谁知道,又看到赵东这个王八蛋一脸狞笑的从岗亭站了出来。

    “哈哈,你个王八蛋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吗?我跟你拼了,”我吼得是凶,不过脚下却没动半步,反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脱力了。

    其实我想站起来摆个姿势的,因为大结局了,我想帅气一点,毕竟这是我的第一个案子。

    你以为我这个样子是被吓傻了吗?不是,我之所以会脱力,那是人放松下来的原因,我已经看到旁边小卖部喝可乐的两个家伙,正是我们便衣组的兄弟,还有岗亭边的摩的司机,不正是袁士德队长吗?

    我跪在地上,对着冲过来的赵东比了个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