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大明之秦王 > 第一四一章 花无缺
    帖木儿帝国正在拼命扩张,甚至派出使团来过西安。应该是为了赵敏!

    “他们来我西安是何目的?”

    “通商。”

    刘琏回道。

    因此,朱樉之前所谓的丝绸之路不顺利。纯属谎言。

    当然,没有人敢说朱樉撒谎。

    “帖木儿帝国上次来我西安,不仅带来了大量牛羊马。还带来了火铳以及火炮。”

    “擦。”

    朱樉一惊,突然站起身。

    听到帖木儿帝国带来了火铳和火炮,这让朱樉坐不住了。

    毕竟他非常清楚。火铳就是在元朝发展迅速的。

    元朝人,在火铳上面的研究并不逊色大明。

    可以说,朱元璋能拨出资金研发火铳。正是因为火铳在大明建立之初,为大明江山做出了贡献。

    特别是打下一座城池,在防守上面。火器是功不可没。

    以朱樉看来,后来西方能在热武器上面崛起。很大原因就是蒙古人为他们做出的贡献。

    正是因为蒙古人将火器带去了西方。给他们留下了基础,才让他们后来居上。

    说来真是可悲,从火药,到火铳,到火枪。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中华大地。最后却被学生们学会本领,狠狠教育了几次。

    这或许就是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交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诠释吧!

    “火铳与火炮现在何处,立刻带本王前去。”

    朱樉紧张的模样让刘琏与诸葛正雄都是眉头一皱。

    他们心里对朱樉的行为,都是一个念头。至于吗?

    帖木儿帝国送来的火铳和火炮,他们都见过。与大明的火器没有任何区别。

    再说,火器在战场上的作用有限。属于鸡肋的存在,嚼之无味,弃之可惜。

    或许正是因为,像诸葛正雄和刘琏这样。在大明掌握着多少话语权的人,都忽视了热武器的作用。这才导致落后一步,就落后一个世纪。

    “本王让你告诉本王,火器现在在什么地方。”

    见刘琏还在刘愣神,朱樉朝他大声吼道。

    刘琏被朱樉的突然袭击,吓得往后连退数步。

    “大王,火铳和火炮被赵王妃收起来。放在什么地方,只有王妃知道。”

    聪明人就是反应快,刘琏一口气就将原委说的明白。

    朱樉听后,向正厅外走去。对愣在原地的诸葛正雄和刘琏摆摆手。

    “都跟本王一起来。”

    听到火炮被赵敏收了起来,朱樉便朝赵敏别院走去。

    来到赵敏别院,这次没有蒙古侍女跳出来阻拦朱樉了。

    朱樉进去以后,对一个经常待在赵敏身边的侍女问道。

    “王妃将帖木儿帝国送来的火器放在了什么地方?”

    这侍女看着朱樉几人,一动不动。对朱樉的问话也像是没有听进去。

    只见她走到脱因帖木儿面前,扑通一声跪在脱因帖木儿脚下。

    “花无缺拜见主人。”

    他这一声花无缺,让朱樉真是大惊失色。

    他往返南京两次,一路上可见过不少,名为花满楼的酒楼或是客栈。

    第一次去南京时,巴雅尔还强烈建议让自己进去住过一晚。

    难道这年纪轻轻,貌美如花的蒙古女子,就是花满楼的大掌柜?

    “起来吧!”

    脱因帖木儿冷冷开口。

    朱樉却是围着花无缺转了两圈,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花无缺不知道朱樉为什么会这样看自己。虽然她自信自己的容貌,能迷倒万千男子。

    可朱樉历来都是眼睛朝天,从不正视自己等人的。

    如今却大为反常的举动,让花无缺脸色通红的低下头。

    “花满楼是咱们王府的产业?”

    突然,朱樉问出一句话。

    这句话让诸葛正雄和刘琏疑惑。花满楼,他们见过,也去过。可怎么也不会将它与王府联系起来。

    毕竟花满楼针对的客户,都是江湖中人。

    他们两人一是文人,二是官员。对江湖气息浓重的花满楼自然不会有过多关注。

    同样一句话,却让花无缺和脱因帖木儿,巴雅尔等人一震。

    “奴婢不明白王爷的话。”

    花满楼低着头小声回道。

    朱樉听了哈哈大笑:“别装了,如果让江湖中人知道了。堂堂玉女宫的当家人花满楼,会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岂不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花无缺没有回答朱樉,似乎任由朱樉胡乱猜测。

    朱樉像是来了兴趣,自言自语起来。

    “是不是疑惑本王是如何知道的?”

    花无缺抬头看了朱樉一眼,她的确非常疑惑。

    以朱樉不管事的态度,怎么可能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

    整个大明知道她这个身份的人,只有三人。一是赵敏,二是脱因帖木儿和巴雅尔。绝对不可能有第四个人知道。

    花无缺的疑惑,也是脱因帖木儿和巴雅尔的疑惑。

    “哈哈,告诉本王。帖木儿帝国送来的火铳和火炮在那里?”

    毫无疑问,朱樉转移话题。在花无缺三人看来是打算保留秘密。

    听到朱樉第二次询问火器,花无缺看了看诸葛正雄和刘琏。又看了看朱樉。

    如此三番两次,朱樉并没有体会花无缺的意思。

    花无缺心中一叹,大王还是以前那个大王。

    眼看朱樉就要不耐烦,花无缺开口说道:“大王,王妃离开前吩咐。火器一事,只能告诉大王一人。”

    嗯!恩。

    朱樉嘴里发出两声怪声后,不由点点头。

    他往前走了几步,示意花无缺上前。

    花无缺来到朱樉身边,小声说道。

    “大王,王妃已经秘密的将火器送往了匠户卫。交给了刘指挥使,指定让匠户们拿起去研究。”

    朱樉听后,心中突然涌出一丝内疚来。

    毫无疑问,赵敏这是尽她自己所能在帮助自己。连西方的火铳,火炮都给自己弄来。

    因为只有赵敏才知道自己重视火器,也只有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惜代价从各地搜罗工匠。

    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女人,自己竟然还想着废除她王妃的位置。

    越想朱樉越难受,他不止难受,还心痛。心痛自己不仅错怪赵敏,还不明白她为自己默默所做的一切。

    不知不觉间。朱樉留下来到大明后的第一滴泪。

    “大王。”

    花无缺见朱樉落泪,连忙不知所措。

    她如何能明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