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诡秘力量 > 第七十一章 衣仙(四)
    还好,岑妃茵知道岑森在哪个班级。

    如果说班级里哪个老师对学生最了解,那一定是班主任无疑。

    徐子儒便先去找了岑森的班主任,一个看起来不比徐子儒大多少,但是发际线却比徐子儒高很多人的青年。

    巧了,班主任也姓徐,也是徐老师。

    徐子儒这边,就只介绍了岑妃茵,岑森的亲姐姐。

    “徐老师,不知道岑森在班级里,和大家的关系都怎么样?”岑妃茵的身份问话更方便,便由她开口。

    “岑森啊,他成绩好,每次都是第一,又乐于帮助别人,同学有什么困难他都会尽力,据我所知,同学们都喜欢他。”徐老师道。

    “他没和谁闹矛盾吧?”

    “没有。”徐老师又开始夸赞起来,“老实说,我教书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岑森这么聪明的学生,不光聪明,还好学,要是大家都像他这样,我就省心了。”

    “不对,你在说谎。”徐子儒一直盯着徐老师,他在说“没有”的时候,右手开始摸额头,他记得何队说过,这是一种掩饰内心的表现,说谎的时候内心下意识的不愿意面对人,所以会用一些动作来遮挡视线。

    “我为什么要说谎?这位可是岑森的姐姐。”

    “应该是岑森和你说了什么。”徐子儒干脆用吓的,“徐老师,我知道你想保护岑森,但是我实话告诉你,有人想杀岑森。”

    “什么?!”徐老师眼睛当时就瞪大了,“你开什么玩笑!岑森他只是一个学生,怎么会有人想杀他!”

    “徐老师,恐怕真是这样的。”岑妃茵也被徐子儒的话震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顺着徐子儒的话说道,“治安官昨天联系了我,说岑森跳楼,很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的。”

    “他是在自己家啊……”

    “治安官发现了别人的脚印。”岑妃茵继续编造下去,“门锁也有被撬的痕迹。”

    “这,这怎么可能呢,他只是个学生,他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情?”徐老师仍旧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对岑妃茵的话并没有怀疑,哪个姐姐会编排自己弟弟被谋杀的?

    “徐老师,知道你爱护学生,可人命关天,你如果知道些什么,还是说出来好。”看徐老师露了口风,徐子儒趁热问道,“我可告诉你,岑森并不是唯一一个目标,如果最后真出了人命,你担不起这责任。”

    “唉……”徐老师长叹一口气,“事已至此,我就告诉你们吧,你们是岑森的家人,也应该知道的。”

    “岑森他在学校里果然做了什么吗……”徐老师这口气让岑妃茵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岑森表面上看阳光帅气、活泼开朗,但是他内心却也有阴暗的一面。”也许是说到不愿意说的事情,徐老师也不顾及形象了,当即便掏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

    岑妃茵和高渐野俩妹子本能的就皱眉,她们都不喜欢烟味,但是在这种时候,谁也没说什么。

    “其实,我很早就发现岑森内心阴暗的事情了,那会是高一,岑森不跟我,是别的班的。有一天,我碰巧遇见岑森在逗弄一只猫,虽然我不教他,但他那种学霸,我也是认识的。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在雪地里和一只猫玩耍,我觉得那个画面挺美好,就忍不住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就在我打算拍第二张的时候,那只猫挠了他一下。”说到这里,徐老师顿了顿。

    “他该不会是弄死那只猫了吧?”徐子儒猜测。

    “当时并没有,那只猫挠了他一下就跑掉了。我也有事情,就走了。是两天后,我又在老地方,发现了那只猫的尸体,你们根本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具尸体,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只看一眼我就吐了。”

    “那你又怎么知道那是岑森做的?”岑妃茵有些不服气,“你只看到了猫的尸体,并没有看到岑森!”

    “但是现场遗落了一只手套,一只岑森的手套。”

    “你怎么知道那手套是岑森的?”

    “有照片的,我前面也说了,上次看他逗猫的时候,觉得画面美好,就拍了下来,手套和照片一对比就知道了。”

    “那也有可能虐猫的那个人恰好戴了和岑森一样的手套呢!”岑妃茵嘴还在硬,但是明显的已经不如之前有底气了。

    “对,你说得对。”没想到徐老师居然同意岑妃茵的观点,“虽然我也认为是岑森的可能很大,但也不能排除是别人的可能。所以这件事情我一直埋在心底,没和任何人说过。”

    “那他和同学有矛盾又是怎么回事?”徐子儒问道。

    “他会经常欺负一个学生。”

    “怎么欺负?”

    “殴打,让人家跪下叫爸爸,把人踹粪坑里,拍人家视频……”徐老师叹了一口气,“有一个词叫‘校园霸凌’,我想说的就是岑森的所作所为。”

    “岑森居然做过这些事情,我们全部都不知道啊。”岑妃因相当震惊,“我爸妈也都一点不知情。”

    “岑森那个孩子,他不像别的孩子,他显得特别成熟,很会伪装。如果不是我因为之前无意中发现他虐猫一事,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也是不会发现他霸凌其他孩子的事。”

    “你倒是发现了,可你什么都没做。”徐子儒冷冷道。

    “我第一时间就找他谈话了,但是你不知道,他那张嘴,太能说了。他痛哭流涕的向我保证,他是一时糊涂,知道错了,不会再犯了……”徐老师再次轻叹,“我当时就心软了,我觉得孩子总会犯错,我们得给他改过的机会。”

    “那他改过了吗?”徐子儒问道。

    “反正我是没再看见过了。”

    “从你这口气来看,你并不能确定他没有停止,甚至你还怀疑他在继续,你就这么不管不问?”高渐野皱眉。

    “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徐老师突然冷哼了一声,“我好歹还发现了,可你们呢,你们是他的家长,你们对他做的事情却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