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诡秘力量 > 第二十七章 午夜来客(四)
    再次来到苗潇家的时候,徐子儒受到了空前的欢迎。

    “徐老师,对不起啊,我向你道歉,之前不应该怀疑你,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们计较。”苗伟更是第一时间就向徐子儒道歉。

    “你们没接触过诡异,我能理解。”徐子儒并没有放在心上,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你们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我希望你们配合我,即使我的要求你们不理解。”

    “徐老师放心,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你!”王慧茹拍胸脯保证。

    “嗯。”徐子儒点点头,转而对苗潇道,“苗潇,把昨晚的视频拿来我看看。”

    既然证实了家里有诡异,苗潇也得了“圣旨”,暂时可以不用上课,她把笔记本电脑端出来,将昨晚的视频放给徐子儒看。

    苗伟王慧茹也在一边跟着看,即使已经看过,再次看的时候,依然觉得让人浑身冒汗。

    而反观徐子儒,从头到尾面不改色,就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尽显“高人风范”。

    这绝对是两人多想了,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肯定是心有余悸,但是对于旁人来说,事情再诡异,也无非是故事而已,视频中又没什么高能的画面,换成别人来看,也一样像徐子儒那样“淡定”。

    “徐老师,怎么样?”等视频播放完后,王慧茹便忍不住问道,“你看出什么没有?”

    “暂时没有。”徐子儒摇头。

    “那徐老师,这诡异为什么会来我家,做这些事?”苗伟也开腔询问。

    “这就要问你们了。”徐子儒道。

    “徐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苗伟不解道。

    “诡异为什么不找别人,偏偏找上你们?”徐子儒道,“仔细想想,诡异第一次来你们家之前的一段时间,你们谁有没有碰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苗家三口都没说话,在那思索。

    “啊,不会吧?”过了有半分钟,王慧茹好像想起了什么,顿时房间里几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说来听听。”徐子儒道。

    “应该过了有……”王慧茹双手手指都在动,应该是在用手指头计数,“有十天,那天中午我吃完饭,看太阳不错,就在街上闲逛起来。走着走着,我在路边看到一辆三轮车侧翻在路上,不是电动三轮,靠人用脚蹬那种。那三轮比较破旧,很多地方都生锈了,三轮上装了一些苹果,因为三轮侧翻,所以那些苹果也都滚落了出来。”

    “你该不会是拿了那苹果吧?”苗伟问道。

    “你说呢?”王慧茹反问道,“回来后我把苹果给你,给苗苗吃,你们都说好吃,从没吃过那么好吃的苹果。”

    “哎呀,你!”苗伟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说你!想吃苹果自己买不行吗?有必要占这种小便宜吗!”

    “你给我闭嘴!”王慧茹瞪眼道,“现在知道指责我了,当时还不是吃得很香?”

    “我要是知道你苹果是捡别人的,我肯定不会吃!”苗伟反驳。

    “两位,都已经吃了,这些都不重要了。”徐子儒插口道,“还是说一说那辆三轮车的事情吧。”

    “听到了吗,别再插嘴了!”王慧茹又丢给苗伟一个白眼,这才继续道,“那些苹果又大又红,十分诱人,我趁那个捡苹果的老人没有注意,就偷偷拿了三个回来。”

    “老人?什么样的老人?”

    “他一直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不过他……”王慧茹突然顿住,一副突然想到什么事的样子。

    “那老头怎么了?”

    “他穿着样式很古老的棉衣棉裤,上面不少地方都打着补丁。”

    王慧茹这么一说,谁都感觉到了奇怪,现在才八月底,虽然天气有些凉,但套一件薄外套就能搞定,哪里需要穿棉衣棉裤?

    而且现在谁还会穿打了补丁的衣服?

    “就好像……”王慧茹缓慢的叙说着,试图给出更准确的描述,“那个老人的穿着,就好像,就好像抗战剧里演的一样!”

    “孩他妈!可别乱说吓人啊!”苗伟顿时感觉一阵不寒而栗,“抗战时期,那岂不是死人了?”

    “妈,你可真强,这么一个一看就不正常的人,你也敢去捡他的苹果。”苗潇不禁对王慧茹竖起了大拇指。

    “找打是不是!”王慧茹抬起了手,“现在知道是诡异,再回去想,当然知道不正常了,当时我怎么可能知道有诡异这种事情,只是觉得老人穿得有些奇怪罢了。”

    “这个老人很有可能就是诡异缠上你们的原因。”徐子儒对王慧茹这种贪小便宜的行为并没有做什么评价,说道,“我们马上出发,去找那个老人。”

    当下,徐子儒便和苗家三口一起,去找那个“抗战时期”的老人。

    王慧茹捡苹果的地方距离她工作单位并不远,就隔着一条街,在一个水产市场的入口处。

    徐子儒把车停在王慧茹工作单位外的停车处,跟着王慧茹步行前往。

    很快,便找到了地方,王慧茹指着一个卖菜的小贩旁,“就在这儿!”

    “大叔,还记不记得十天以前,有一个老伯在这里翻了车,苹果撒了一地?”徐子儒上前询问那个卖菜的摊主。

    “什么老伯?”那卖菜的摊主抽着烟问道。

    “就是十天以前,一个穿着棉衣棉裤的老伯。”

    “小伙子,这个天穿棉衣棉裤,那是人还是吸血鬼呀?”

    “大叔,还记得我吗?”王慧茹上前说道,“大概十天之外,我来过这儿,我那天还问您……”

    “美女,我记得你。”看到女士上前,摊主把烟掐了,“你那天穿着高跟鞋,还向我抱怨我的摊摆的太靠外,占了路!”

    “对对对,这就是我!”王慧茹喜出望外,忙道,“大叔,就在我和您说完话后,我走了大概有五米多远……”王慧茹伸出手指一个位置,“就是那,有一辆三轮车翻倒在那,苹果滚了一地,一个穿棉衣棉裤的老伯在捡苹果。”

    “美女,你在说什么?”摊主一脸疑惑,“哪有什么三轮车?哪有什么老伯?那天就只有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