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诡秘力量 > 第十四章 另一个我(六)
    鲁迅有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徐子儒周志坤俩人一左一右填充到车轮下,卡帕奇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让两人上车。

    大背头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透顶,公司有急事需要他立即去处理不说,还在路上遇见了这么两个人。

    然而更倒霉的还在后面。

    “帅哥,能借点钱吗?”当车行驶进入市区的时候,他听到后座传来这样一道声音。

    吱嘎!

    大背头被刺激的手一哆嗦,车差点开路旁沟里去,连忙踩了刹车。

    “你说什么?”他回过头去,不可置信的看着徐子儒。

    “能借点钱吗?”徐子儒伸出了手,“我们总不能这样子在大街上走吧,起码得买两件衣服。”

    “不借!”大背头直接拒绝,“没钱!”

    “帅哥,我觉得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徐子儒老神自在的道,“你不要看我用商量的口气跟你借,你就觉得可以不借。那好吧,我换种说法,请资助我一点钱,我会感激你的。”

    “我要是不给呢?”

    徐子儒扬了扬手,手中握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那是他上车的时候偷偷拿上来的。

    “你想干嘛?”

    “嘿嘿~”徐子儒咧嘴一笑,反手就把旁边的周志坤脑袋摁住,石头对准了那脑袋,“你要是不借我钱,我马上把他脑袋砸破!”

    “什么?”大背头有些懵,他还以为拿石头是要砸自己呢,结果是要砸同伴!

    有病啊?

    “你车上发生了一起流血事件,你肯定脱不了干系,就算我有点良心,不污蔑是你指使我的,你是只去做个笔录,也要花时间吧……”徐子儒石头在周志坤脑袋上晃来晃去的,扭头冲大背头一笑,“不知道做完笔录之后,你的急事还来得及吗?”

    “你!”

    “怎么,原来你的急事没那么急吗?那就污蔑你好了。”徐子儒笑道。

    “对,没错!”周志坤也忙道,“我也听得一清二楚,是你让他砸我的,还让他往死里砸。”

    所以说,脸皮真是好东西,只要你豁的出去,干什么都很容易,徐子儒再次成功的从大背头那“借”到了一些钱。

    下车之后,先随便买两身衣服套上,虽然那只是最廉价的地摊,但好歹也不会衣不蔽体了。

    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路边有煎饼果子小摊,也不管好吃不好吃,买了两个就啃。

    因为在摊主那消费的关系,徐子儒很容易就从摊主那借到了手机。

    左手吃着煎饼果子,他右手就给自己打了个电话。

    他要确定一下,那只诡异把他变成别人之后,到底有没有再多出一个他。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青年男性的声音,“喂?”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自己听和别人听是不一样的,因为别人听你的声音是通过空气传播,而自己听自己的声音,是通过骨骼传播。

    徐子儒两世为人,却也没听过自己的录音,所以很不巧,他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不是自己。

    但起码从年龄上,是比较符合的,都是青年男性。

    “你变成了我吗?”徐子儒问道。

    如果只是陌生人捡到手机,对这个提问是一头雾水,但如果真是另一个“他”,那绝对知道他在说什么。

    “哦哈哈~”手机里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原来是你呀!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联系我,哦不对,是联系你自己,你可比周志坤那个废物强多了。”

    果然有另一个“我”出现了!

    徐子儒脸色难看起来。

    “你不要用我的身份乱来!”他警告道。

    “徐老师,啧啧,你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拜托不要说这么幼稚的话好不好。”“徐子儒”啧啧两声,接着说道,“无论我做了什么,都不是我做的,都有别人给我背锅,我不用承担任何后果。如果你是我,你说你会不会乱来?”

    “你……”徐子儒只说一个“你”字,便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道清晰的声音,“徐老师,衣服洗好了,晾在哪呀?”

    “多体贴的妹纸,你艳福不浅啊。”“徐子儒”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回复那个声音,“我卧室有阳台,就晾在那吧!”

    “是周云舒!”徐子儒认得那个声音,他将手机交给周志坤,小声交代,“你跟他说。”

    “说什么?”

    “说什么都行,拖住他,越久越好。”徐子儒又跑到一边,问别人借一部手机,给周云舒打了过去。

    得亏他记忆力好,只是存了一次就能够记得。

    “喂?”周云舒接了。

    “周云舒,马上从我家离开!”

    “哈?”

    “马上从徐子儒家离开!”徐子儒改口。

    “你是谁啊?”

    “我是治安官,编号00017636,徐子儒表面上是你老师,其实是一个变态色情狂,我们已经监视他很久了。”为了让周云舒离开,徐子儒黑自己可是毫不留情,“我们怀疑他至少奸杀了十几名女性,全部都是学生!他高度危险,你必须马上离开。”

    “告诉你这恶作剧一点都不好笑。”

    “你以为我在说谎?”徐子儒道,“因为保密条例,我没法直接给你看证据,也不能透露更多。但是你想想,如果我是恶作剧,你也不过是提前离开,对你对他都没什么损失,你大可下次再去。可万一我说的是真的呢?你的人生就这么毁了!你爸妈的生活也会毁了!”

    “你是让我相信一个都不知道是谁的人,而不是相信一个救过我的老师?”

    “救过她?”徐子儒不禁伸手在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自己真是太着急,都变傻了。

    “好吧周云舒,我之前是和你说谎了,徐子儒并不是什么变态色情狂,更没有奸杀什么女学生。但是事情的真相比这个还荒谬,现在你身边那个徐子儒,其实并不是徐子儒,我才是徐子儒。他是诡异,变成了我的样子。”

    “不是,你谁啊,打电话来跟我扯这些,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知道我的名字的?”周云舒声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他是诡异,很难让人相信吗?你不是刚刚遇见一只黄头发的诡异吗?”徐子儒反问。

    “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周云舒大吃一惊。

    她见诡这件事情,她倒是也和别人说过,但是那些人根本不信,只觉得她看到幻觉,唯一一个信她,并且也真正见过那诡异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徐老师。

    电话那头的人可以准确的说出那诡异眼睛的颜色,莫非,那真的是徐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