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诡秘力量 > 第五章 诡照片(四)
    五年前,烟洲市有一个漂亮女白领,她也像周云舒一样喜欢拍照,并且将照片上传到网上。

    她很享受那种别人在她照片下面留言狂赞的快感,但她不知道,这却给她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网络上,有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男,虽然从未见过她,但是却被她的照片吸引,疯狂的迷上了她。

    这变态男和女白领并不认识,都不在一个城市,双方生活的圈子也差着十万八千里,按说双方绝对没有见面的可能。

    但是偏偏,这个变态男是一个高智商!

    他竟然仅仅凭借女白领在网上晒的照片,就精准的找到了女白领的家!

    首先,他根据白领打卡的一系列烟洲景点和建筑,判断出女白领在烟洲。

    这是最简单的一步。

    确定了城市,然后便要确定小区。

    变态男将女白领照片的眼睛部分放大数倍,从她眼球倒映出周围建筑的环境里,判断女白领的大致方位,然后再通过网络地图街景功能对比,找到了女白领所在的小区。

    通过女白领小区内的自拍,超市、楼层等多张照片对比,找到了女白领的单元。

    他根据女白领眼睛里窗帘、窗户、太阳照射角度等等,精准的计算出女白领居住的楼层!

    最骚的还在后面。

    变态男从女白领一张剪刀手的照片上,采集到女白领的指纹信息,继而自学技术,伪造出了指纹膜,打开了女白领家的智能门锁……

    然后,一场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这是侦探吧?”看完这出割喉案,徐子儒简直是目瞪口呆,这变态男这种智商,这种动手能力,干什么不好,却偏偏走邪道!

    “烟洲只有这一起割喉案,这女白领应该就是缠上周云舒的诡异吧。”徐子儒搜索到女白领的社交账号,随手翻了翻,便确定了她就是诡异。

    在女白领账号上,最新的一些照片,头发赫然便是绿色的!

    “她被变态男割喉,关周云舒什么事,为什么会缠上周云舒?”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发现了诡异的“真身”,徐子儒也不急着去见那个拍照的人,就坐在车里,开始搜索起女白领来,她的博客、空间、她经常逛的论坛、贴吧的发言发帖记录等等,全都不放过。

    “嗯?”十分钟后,徐子儒终于有所发现,他在贴吧里找到了一张女白领晒的照片。

    这照片上,女白领站在“第壹国际”公交站牌前,左手还比着剪刀手,徐子儒立即就想起来了,周云舒也有一张一样的照片,在“第壹国际”公交站牌前比剪刀手。

    徐子儒心中便有了一个猜测:女白领因为自己在网上晒照片引来杀身之祸,因为不甘也好因为执念也好,这个暂时不去深究,总之她化为了诡异,每当有女孩子在她当初拍照的地方用和她一样的姿势拍照的时候,她便会缠上对方……

    这也能解释为何在周云舒家当周云舒靠在自己肩上的时候,那只诡异会杀自己,这种“亲密接触”让诡异误以为有“变态男”在“猥亵”周云舒,所以她才要杀掉那个“变态男”。

    至于这猜测和事实有多大偏差,徐子儒同样不想深究,因为没有必要,他要的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真相,而是消灭这诡异。

    至于消灭的方法,任务提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删掉照片。

    这个照片并不是指周云舒的照片,而是指女白领的照片,“既然一切从照片”开始,是从女白领的照片开始的。

    徐子儒当即便去了女白领的单位,说自己是一名恐怖作者来收集素材,在付出一定的“素材费”之后,从原单位拿到了女白领的家庭住址。

    深绿色的铁门前,徐子儒按响了门铃。

    “谁呀?”门打开一道缝,一颗满头白发的脑袋探了出来。

    “奶奶您好,请问这里是汪蕾家吗?”

    “曾经是。”老太太伛偻着身躯,“现在呀,就只剩我一个老人咯。”

    “奶奶,我是汪蕾的大学同学,比他低一届,是她学弟,在学校里没少受她帮助,毕业后我就出国了,昨天刚回来,结果听说……”

    “唉,小蕾这孩子,命苦呦!”老太太打开门,“小伙子,进来坐。”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进去后,老太太又问。

    “奶奶,我叫纪宁。”这个名字是假的,但并不是徐子儒随口扯的,而是他根据从网上找到的汪蕾的经历说的。

    汪蕾确实有这么一个学弟,当时两人还约会过一段时间,这段恋情以学弟的出国而告终。

    出国之后,两人再无往来,汪蕾被杀后,很多人在她的社交平台上留言缅怀,但是这个学弟没有。

    人家早就把汪蕾彻底忘记了。

    这正适合拿来冒充。

    “啊,原来你就是纪宁啊。”老太太显然也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果然是一个帅小伙。”

    两人就这么在客厅里谈了起来,汪蕾这个社交达人在网上透露的个人信息着实不少,徐子儒冒充学弟和老太太交谈,倒是也没露出什么破绽。

    “奶奶,我很遗憾那次离别是永别,我甚至都没能向汪蕾学姐道歉。虽然有些冒昧,我能拿一些汪蕾学姐的遗物回去做个纪念吗?”聊了一会之后,徐子儒说道。

    “已经好久没人来看小蕾了,连她的父母都不来了。”老太太伸手指了指一个房间,“那是小蕾的房间,她所有的东西都在那,你去吧。”

    “谢谢奶奶。”徐子儒去了汪蕾的房间,里里外外仔细的翻了一遍,找到了一部手机和一台笔记本。

    如果有照片的话,肯定是在这两样东西里了。

    不管是手机还是电脑,都已经打不开了,徐子儒找到充电器,连接上电源充会电才成功启动。

    电脑和手机都需要密码才行,问老太太,老太太也不知道密码是什么。

    无奈,徐子儒只有将电脑手机送到那种数码维修的地方,花了两百块才破解密码。

    徐子儒先打开了手机相册,里面果然密密麻麻一片照片。

    “希望不会来找我吧。”拿着手机,徐子儒精神高度集中,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便立刻回档。

    徐子儒删照片就比周云舒“粗暴”多了,他针对的根本不是一两张照片,直接把整个手机格式化。

    格式化成功之后,徐子儒再去查看手机,里面所有照片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也没有再出现什么照片再次出现之类的诡异事情。

    成功格式化完手机,徐子儒如法炮制,又将电脑也给格式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