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谍海争渡 > 第三十一章 拖字诀生效
    “不要跟踪樱庭由美,免得打草惊蛇。”

    白鹭洲现在并不确定,究竟是井上宏一有问题,还是樱庭由美有问题,亦或者两人都有问题。

    所以跟踪是非常愚蠢,且收效甚微的办法,他不会去用。

    “楚新蒲呢?”

    “不要盯得太紧,给他足够的活动空间。”

    “是队长。”

    下面的人,对于白鹭洲的安排,虽说很不理解,却要无条件的服从。

    等到大家离去,白鹭洲一人坐在房间之中,嘴里念叨着楚新蒲的名字。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白鹭洲低声自语。

    “报告。”门外有人喊道。

    “进来。”白鹭洲说道。

    “队长,电报局送来消息,蒲城有电报发给楚新蒲。”

    “什么内容?”

    “他父母询问他的近况。”

    “模拟他的语气,回电给蒲城,就说一切安好,勿担心。”

    “是。”

    白鹭洲确实没有对楚闻道和李绣妏如何,那些话仅仅只是吓唬楚新蒲。

    楚闻道和李绣妏,很安全,甚至是根本就没有人去打搅他们的生活。

    但现如今,白鹭洲需要切断他们和楚新蒲的一切联系,确保行动顺利进行。

    此时的楚新蒲,并不知道有电报来的消息,他也猜得到,自己不可能收到电报。

    毕竟收到电报,岂不是证明白鹭洲的说法,不攻自破吗?

    军统想要在江城,控制谁的通讯,是非常容易的。

    就算楚闻道寄信回来,一样会在邮局内就被人截下,送不到他手里。

    天色已晚,樱庭由美准备离开,楚新蒲将她送出门,送上一辆人力车。

    “到了来个电话。”楚新蒲说道。

    樱庭由美明白,他是担心自己安危,说道:“好。”

    樱庭由美租住的房子内,是没有电话的,但每一层的走廊之内,有一个公用电话,付费就可以使用。

    望着人力车离开,楚新蒲环顾四周,想要看军统的人是不是盯着自己。

    在家门口他是可以看的,哪怕是被军统的人看到也无妨,甚至是他的这个动作,就是做给军统的人看的。

    只是环顾四周,一无所获。

    你让楚新蒲现在出去找,他很容易找到军统,毕竟自己家门口附近,什么地方方便监视,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但你站在原地,这么用眼睛看,你很难找到军统的人。

    军统是专业的,不可能被你原地不动,随意望了几眼就无处遁形,要是如此,戴老板还不气上了天。

    看了几眼,就扭身回去休息,他不能主动打开局面,他需要军统的人等不及,再和他见一面,他才能有所进展。

    所以接下来的几日,就是拖。

    楚新蒲不会每天都去诊所,而是隔几天去一次,每一次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这个给军统的人什么感觉?

    就是你不用心,你在敷衍?

    你以为你的敷衍,就可以应付军统,让他们不找你麻烦。

    但事实如此吗?

    自然不是,军统的人可不会放任楚新蒲这样敷衍下去,那是浪费时间。

    楚新蒲也明白,这样的态度,很快就可以再一次和白鹭洲见面。

    拖了大概半个月,楚新蒲不得不说白鹭洲的耐心是真的好,但他依然是我行我素,好像将军统的事情抛之脑后了一样。

    今日晚上从外面回家,楚新蒲拿钥匙开门,开门之后开灯。

    但在开灯之后,楚新蒲手里的钥匙,掉在了地上。

    因为房间之中,白鹭洲坐在沙发上,微笑的看着他。

    “拖字诀,生效了。”楚新蒲心里说道。

    钥匙掉在地上的细节,不过是表现吃惊罢了。

    弯腰将钥匙捡起来,楚新蒲没有继续上前,而是背靠着房门,好似随时想要跑掉一样。

    “你怎么来了?”楚新蒲问道。

    “不欢迎?”

    “欢迎,欢迎。”

    “既然欢迎,不倒杯水吗,你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也没有客人是不请自来。”心中暗自嘀咕。

    楚新蒲很想要跑,可他知道自己跑不掉,只能硬着头皮过去倒水。

    倒了杯水,放在白鹭洲面前,楚新蒲问道:“有事吗?”

    “调查的怎么样了?”白鹭洲端起水杯,喝一口问道。

    “还在调查中。”

    “进展不顺利吗?”

    “你说诊所有日军情报人员,我不敢天天去,也不敢调查的很明显,只能旁敲侧击,偶尔过去,所以进展不快。”

    楚新蒲给自己找了理由,那就是担心暴露,所以去的少,调查的慢。

    “不错,思路很正确。”白鹭洲没有不满,反而是肯定了楚新蒲的做法。

    “不错?”楚新蒲问道。

    “当然,你面对日军情报人员,若不小心谨慎些,与送死无异。”

    “对对对。”楚新蒲笑着说道。

    现在楚新蒲的表现就是,我拖着你,但你好像并没有发现一样,心中暗喜窃喜。

    对于他的暗自窃喜,白鹭洲心中冷笑。

    一杯水喝完,将杯子放下,白鹭洲道:“我今天来,没别的事情,就是通知你,准备回蒲城。”

    “我可以走了?”楚新蒲一脸惊喜。

    “你父亲就你一个儿子,床前尽孝,养老送终是应该的。”

    “白鹭洲,你什么意思?”楚新蒲出言怒喝。

    “你什么意思?”白鹭洲轻声问道。

    “我……”楚新蒲张了张嘴,有点说不出话来。

    “别动我家里人。”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诊所内樱庭由美应该不是日军间谍,如果真的有,可能是井上宏一。”楚新蒲说道。

    “你喜欢那个日本女人?”

    “无稽之谈。”楚新蒲喊道。

    “我倒是希望你喜欢。”白鹭洲好似发自内心一样说道。

    楚新蒲冷哼一声说道:“我不希望。”

    “这样看来,你说她不是日军间谍,不是因为夹杂了私人感情。”

    “自然没有夹杂私人感情。”

    “那你是如何判断的?”白鹭洲问道。

    “感觉吧,相处起来,发现她没有什么心机,为人善良,不太像日军间谍。”

    “如果是敌人的伪装呢?”白鹭洲问道。

    “我没有能力识破敌人的伪装,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我说给你听,你又不信。”

    “别激动,我只是合理性怀疑,你也可以保持你的观点。”白鹭洲缓和气氛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