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斗罗活久见 > 第213章 剑客间的对决
    “呼……该说不愧是郁金香公爵吗?魂影这东西好厉害,刚刚我感觉自己完全着魔了,整个人都带入进去了,这东西果然和那些纨绔附庸风雅的舞台剧不同!”

    南曦作为郁金香公爵的小迷妹,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对魂影得赞赏。

    “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看我明天不打爆那什么七宝琉璃宗战队。”江月活动了下胳膊,她其实就是观影中途情绪过于激动的人之一。

    医生濒死的时候,就是她大喊着:“老娘干死你们。”差点直接冲出去,要不是被瑞雯雯按着,怕不是已经在荧幕上戳出个窟窿了。

    “啧啧,这郁金香公爵以后不会是打算卖钢铁战衣吧!这下可不愁卖不出好价钱了。”萧云咂咂嘴,酸溜溜得道。

    他就看郁金香公爵挺不爽的,这就和很多人会看有钱人不爽是一个道理,有这种心态得人其实不少,但也只能憋着,没人觉得自己有本事一个月灭个国,然后再用一年时间,把它建设的比之前还要繁华。

    “走啦走啦!回去好好睡一觉补充精力,明天可要和七宝琉璃宗战队好好较量一下呢!”瑞雯雯组织着队友们,陆续离开了放映厅,出来放松一下,对于提升士气意外的十分有效。

    ……

    翌日,主席台上,承影用望远镜看着重新变得神采奕奕的233队,有些惊讶。

    “许星,他们昨天做了什么?这么快就恢复了士气。”承影问身旁那位面目清秀的星冠武魂军师兼情报官。

    “他们昨天去观看了公爵大人拍摄的魂影的首映,除此之外并未有其他行动。”许星很清楚承影会对哪些情报感兴趣,所以对瑞雯雯他们的动向了若指掌。

    “嗯?有点意思啊?竟然用看爆米花大片来解压,亏他们想得出来。”承影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竟然又帮了他们一把。

    ……

    “双方参赛者后退!准备!”

    “比赛开始!”

    随着淘汰赛的进程继续,同一天进行的比赛场次逐渐变少,负责比赛的裁判,也换成了修为更高的魂斗罗,以保证可以及时救下这些天赋卓绝的年轻人。

    随着比赛开始的声音响起,五彩斑斓的光芒落在了尘瀚,也就是那名五环剑修身上,他的武魂便是七杀剑,是剑斗罗家的一脉传承。

    被五颜六色的光芒加持,尘瀚手中的七杀剑也散发出七彩的光芒,威势十足。

    尘瀚知道,这场比赛想赢很难,宗门排出这个阵容本就是为了宣扬七宝琉璃宗的强悍辅助能力,每次他都必须在一挑七的情况下,保护身后的六名辅助系魂师,难度相当的大。

    这种时候面对233这样一支全面性极高的队伍,尘瀚的压力也很大,但剑客就是要一往无前,何种对手都无法让他退缩。

    只是就在这时,一股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让尘瀚一下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

    “你的心乱了!”季风冷冷的道。

    “痴迷于外力的剑道,已经不是纯粹的剑了!”

    季风竟然就这样,一步步走向尘瀚,每一步,竟然都会在地面留下一个金色的脚印。

    “这气息……你的武魂根本不是剑!”尘瀚皱眉,没有出剑,季风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即便他已经被加强了对精神攻击的抵抗,那剑意依然让他感到刺痛。

    “武魂是什么有什么关系,剑就是剑,他就在那里,就在我的手中。”下一刻,季风动了,不再是之前的蓄势一击,而是纯粹的剑术,也是他真正擅长的东西。

    剑本就是用来刺,用来斩的,所谓剑意剑气,不过是从那衍生出的细枝末节,剑未断,人未亡,剑客的战斗就不会停歇。

    季风出剑的速度快的让人肉眼几乎无法捕捉,但被加持了反应速度的尘瀚还是看到了剑刃的轨迹。

    一条笔直完美的直线,精确而致命,毫无花哨的向着他眉心刺来。

    这一刻,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对那攻击根本无能为力,一身的魂力和被强化了的属性,丝毫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即便他很清楚,这都是错觉。

    但他依然退了一步,收剑格挡,挡住了季风的突刺。

    “你的剑,慢了!”季风只记得队长告诉他,要以剑客的方式与对手对决,完全不顾及这个距离上,他很可能被剑气连人带剑斩成两段的危险。

    作为剑客,尘瀚很清楚季风的意思,刚刚他作为剑客,最该有的反应是与季风同时出剑,刺像他的心口,可是他退了,防御了,迟疑了。

    莫名的,尘瀚似乎顿悟了什么,在剑道之上,季风还要是他的前辈,这一战,是剑客的对决!

    倏忽间,七彩光芒散去,尘瀚恢复了本来的修为,举起七杀剑,与季风的铁剑高速拼杀起来,招招致命,剑剑惊心。

    台下,尘秦捋着胡须,面露微笑:“瀚儿输了。”

    尘秦身旁,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靖远皱眉:“为何输了您反而露出笑容。”

    “因为瀚儿领会到了究竟什么是剑,这是他未来超越我,达到极限斗罗的基础,而他的对手,虽然对剑的理解更加高深,但奈何天妒英才,他的修为最终只能止步于封号斗罗。”

    ……

    赛场上,前所未有的一幕出现了,眼花缭乱的剑斗宛若是舞蹈一般,将所有人的眼球吸住,观看着这一幕的观众们甚至紧张的不敢眨眼,因为每一秒都是生死之间的决意。

    两人全都是出的杀招,稍有不慎就要丧命,剑刃根本就只是在两人的脖颈之间来回跳跃。

    这样紧张刺激的战斗,甚至比起十四人之间激烈的斗魂更加引人注目。

    剑法是没有极限的,但剑,是有极限的。

    高强度的拼杀中,叮得一声脆响,季风的普通铁剑断了,尘瀚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一剑刺向季风的心口。

    然而出乎他的预料,季风竟然没有后退,反而是前冲,并且稍微偏转身体,任由七杀剑刺入他的左肩,同时右手握住断裂的剑刃,任由剑刃将手掌割破,将剑锋的另一端,抵在尘瀚的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线。

    “噗!”

    主席台上的承影直接喷了:“你俩怕不是一个叫盖聂,一个叫卫庄!”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