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15、怪风黑影
    自打从白蓉韵那边接了炼制归化雷音的任务后,陈咏诺就几乎被封禁在流云山的驻地中,足不出户。他不光是每月例行巡逻的事情都缺席不参加,就连玄山派的突发任务也不参与了。就好像他整个人都消失了一样,但是他的名字依然还在小分队里。

    幸好,久伤不愈的刘艺君终于从庄园里的地火灵泉里出关了,及时填补上陈咏诺的位置。

    他和甄清林二人,陪伺在白蓉韵的身边,像以前一样执行任务。

    隔几天,吃味的吴定坤都在偷偷地跟刘艺君嘀咕着,凭什么陈咏诺可以堂而皇之地占据着一个位置,说不参与就不参与。而且,新来的统领还一副十分维护对方的样子,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每当这个时候,知道他们三人关系的刘艺君,也只能苦笑一番。不过,他也真的好奇这个陈咏诺到底是在忙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而且,眼前的这两人也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一丝一毫的信息都不透露。

    与此同时,待在特殊禁制之中的陈咏诺,除了每日的例行修炼之外,他的时间已经被全部占据了。

    以他如今的状态,他每天只能制作三枚三阶归化雷音。状态好一些的话,基本上三枚都能制作成功;状态若是稍差一些,也至少可以成功两枚。

    经过一个月的闭关,有了如此密集的练手机会,他成功炼制出七十枚成品,也将成功率提高到了接近八成的水平。不过,这也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再也无法提升分毫。

    但是,当白蓉韵得知了这样的成果,惊讶得无以复加。

    据她所知,玄山派的两位金丹真人,他们的成功率也仅仅能达到六成而已。虽然,他们只是三个月前才刚刚接触,但是他们的神识之力肯定是高于陈咏诺的。

    看来,陈咏诺修行的雷系功法应该颇为不凡,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白蓉韵想了许久,也只能是把差距归咎到这里了。

    接下来,她便开始怂恿陈咏诺可以尝试炼制一下四阶。她之所以这么热心,是因为只要陈咏诺能炼制出来,必定是放在她的手中,到时候她自然有办法从中克扣一枚下来。

    这一次,她是被请来对付一位以前的老对头。对方的实力颇为强大,就算以她如今金丹七转的修为,她也没多少胜算。所以,她听闻了归化雷音的妙用,就想着有机会拿到四阶归化雷音护身。

    这也是她这么热心的原因之一。只要能够证实陈咏诺有能力炼制四阶归化雷音,到时候就算让她自掏腰包,她也要带几枚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小诺,你这成功率挺高的,比那两位金丹真人还要高!我听说,他们已经在尝试着准备炼制四阶了,你要不要也尝试一下。我觉得,你肯定比他们靠谱。”甄清林心系白蓉韵的安危,也在一旁使劲地吹着风。

    陈咏诺看了一下储物袋,三阶的圆珠坯子也基本上用完了。如今,袋里也只有十几枚四阶的坯子了。他虽然不知道白蓉韵的小心思,但是他自己也觉得可以尝试一二。

    这一个月,他就已经赚取了一万四千善功,累是累了点,但是他这心里充实得很。他上一次去了玄山派府库,那里的东西真的是琳琅满目。若是能多赚取一些善功,肯定能换到好东西。

    而且,他知道基本上也只有这一次可以赚取善功的机会而已。人家玄山派已经培养了三位有经验的炼制师了,只要熟练度上去,基本上可以满足需要。他若是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只能是继续往上走,保持住自己的优势。

    陈咏诺的心里也是像明镜一样。这十几枚坯子,其实就是玄山派的投石问路。若是他无法炼制出四阶,或者说成功率比人家还低,那么他也就不会再有下次的机会了,至少在他晋级金丹期之前是绝对没有的。

    所以,陈咏诺的心里只能是憋着一口气,总不能让人看扁了。

    于是,他为此休息了两天时间,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刚好趁着这段时间,将炼制方法以及他的所有心得体会再好好地回想一下,弄明白其中的一些关键点。

    陈咏诺通过比较和推算,认定了自己的神识应该是足够绘制四阶归化雷音。他最先要解决的,就是如何合理安排神识之力的每一步运用。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他拿出了两枚坯子,想要优先解决这一问题。他不管其他的一些细节安排,就老老实实地按照步骤,先完整地走了两遍。在过程中,他将每一步的神识之力消耗都逐步记录下来。

    到了第三天,他才慢慢去修正那一些细节问题。

    一直到了第六天,他才终于成功炼制了一枚四阶成品。

    他完全发挥出上一辈子做科学实验的方法论步骤,将每一步都细化下来,通过比较,最后再还原到整体。

    最终,他花费了十二天时间,把全部十二个坯子都耗尽了,得到了三枚成品。

    这个成功率还不到三成,但已经是他尽全力完成的,代表着他最高的水平。

    ……

    而在云罗山上。

    这几天,整个云罗山,不时地刮起小范围的山风。一直以来,云罗山上的风都会比其他地方要频繁一些,族人们也都习以为常。

    但是,这一次的山风极为不同寻常。只要是被山风吹拂到的人,身体上都会有不适之症,不是身体乏力,便是精神恍惚、精疲力尽一类。

    山中的陈氏族人并不知道山风从哪里来,但是这已经引起了所有人的警惕。

    坐镇山中的广欢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他早早就将广亮从白阳山召了回来,商量对策。

    就在广亮回家的第五天,整个云罗地界黑云压境,浓密的云团将天上的太阳都遮住了,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只有云罗山的山巅处依然被一团白云笼罩着,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猛然之间,一道黑影从山巅处逃也似地飞了下来。黑影所到之处,狂风猛烈地刮着,犹如世界末日一般。

    整个云罗地界都在呼啸着狂风。

    尤其是在云罗山上,无数栲栳大的石块被风卷在空中。它们噼里啪啦地打在了护山阵法上,将阵法上的光罩打得乱颤不已。

    广欢等三人,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不妙,果断地将两层阵法都接连开启。尽管有他们三人在奋力掌控着,形势依然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