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307、黑煞魔气
    为了让魔修们无所遁形,玄山派做了诸多布置,像是这种灵符暗桩只是其中比较粗糙直接的。它必须要有人暗中通风报信才能被知晓,实用性并不是很强,但是有时候却是极为有效。

    若是像王李二位修士这一类魔修,还能不被体内的魔煞之气影响,行动之间跟常人无异,玄山派还奈何他们不得。但若是已经发狂了的,像他们要抓捕回去的这一位,只要他们从魔窟中跑出来杀人行凶,玄山派肯定是第一时间发布消息给附近的小分队,有一个杀一个,不留活口。

    玄山玉符中的突发任务,便大多是属于这一种。

    当陈咏诺几人来到事发地点时,这里的几十口人已经被杀了个精光。也只有像这种人数较少的偏远山村,玄山派无法顾及到的,才会出现这种惨案。若是像一些平原上的大村落,一般都会有灵光期的修士驻守,一旦有魔修行屠戮之事,他会第一时间传递消息出去,还会引导百姓们逃亡。一些伤亡还是会有,但是像这种被赶尽杀绝的极少发生,除非是被有预谋的屠杀。

    甄清林面色凝重,他仅仅看了一下现场,就知道刚才有其他魔修来过这里了。

    “大家小心一点。”甄清林马上出言提醒,他手上剑气森森,雷光隐隐,已经做好了雷霆一击。他先是观察了一下,确定失控的魔修就在前方的屋子里,随即做出了任务分配,道:“小诺和秀娥在后方防守,我们三个人在前方出击。”

    其他人随即做好准备,吴定坤往后面瞥了一眼,似乎有所疑惑。按照他们之前定下的队形,队伍中实力最强的两人,一人主攻,另一人必定主防。

    以前未出事时,一定是金丹真人主攻,甄清林或者刘艺君二人轮流主防,这个毫无异议。如果金丹真人不在的时候,必定是甄清林和刘艺君二人引领队伍,一前一后。

    后来出事了,不只没有金丹真人,就连刘艺君也暂时无法出任务。他们这半年来,一直是由甄清林和吴定坤二人出面的。虽然,他们如今的实力相比以前差了一两筹,但是他们也接连完成了几次任务,也几乎都能保证完成,过程是艰难了一些,但是稳妥才是关键,这样子的安排几乎都没有出过漏子。

    凭什么这个小子一过来就占据他原本的位置。吴定坤的心里忍不住嘀咕道。

    他心里疑惑归疑惑,但是知道此时不是追究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正事要紧。不过,他的心里依然还是不服气,依他之见,陈咏诺也跟他一样是虚形后期的修为,若是仅仅因为对方是雷修,天生克制魔煞,就被列为队伍第二高手,那么他还是不服气。

    队伍里面,想要让其他人服气的话,就只能是靠实力。吴定坤在心里冷哼一声,他倒要看看,这个新来之人凭什么一来就立压他一头。如果是因为他们兄弟二人与刘艺君亲近,甄清林就用这种手段排除异己,那么这个人也太下作了,手段太肮脏。

    就在这个时候,屋舍之中的魔修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的双眼早已是火红一片。他身形一动,整个人就已经在原地消失不见。

    当他再次出现时,他已经距离甄清林几人不远了。陈咏诺二人在后面戒备着,紧紧护住前面三人的背后。

    此时的魔修,被魔煞之气形成的魔念控制着,差不多类似凶兽的本能。他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最前面的甄清林。这个人给他的威胁最大,而且他手中的剑气看起来极度危险,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对面这几人看起来实在是太美味了,若是能吸食对方的血肉元神,大快朵颐一番,魔念的实力肯定能大大增强。

    最终,魔修还是控制不住他身体里的凶性。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让他杀了对面这五人。

    于是,他动了。他的速度极快,如鬼魅一般,整个人往这边冲了过来。

    甄清林的反应速度也不慢,他双手连弹数下,几道蕴含雷霆之力的剑气被他电射而出。六道剑气中,有两道直接劈在魔修的身上。但是它们只是带走了魔修身上的一些黑煞魔气罢了,只能让对方的身形稍微停顿一二。

    有了这一丝的停顿,吴定坤当今立断,直接激发了一道灭魔神光,刚好打中了对方。

    灭魔神光在魔修身上肆虐,对方发出了一声怒吼,紧接着一蓬蓬的黑煞魔气从他身上冒了出来。瞬间,就将它的身形遮掩住了。

    “小心!”甄清林吼了一声。他丝毫不惧,往前一指,萦绕在他身边的奔雷剑随即化为一道剑光,往黑煞魔气中杀了过去。甄清林控制着飞剑,来来回回地劈砍了数次。

    这种黑煞魔气,乃是魔煞之气吞吸血肉元神生成的,专能污秽飞剑法器。若是修士们沾染上一些,轻则修为受损,再难寸进,重则走火入魔,有性命之危,甚至它们还有一定的几率会化成魔煞之气,潜伏在身体里。

    一旁的吴定兑颇为羡慕地看着那把奔雷剑,单就不畏惧黑煞魔气这一点,这把飞剑就已经价值连城了。不过,他羡慕归羡慕,手中的动作却是不慢。他手持一个宝瓶,开始将散溢出来的黑煞魔气全都小心翼翼地收进去。

    吴定兑手中的法器是专为收纳黑煞魔气而特制的,每一个小分队都有一两个。

    不到一会儿,这一些黑煞魔气就被吸了个干干净净。

    这一来一回,只在瞬息之间发生。

    再往前看时,那位魔修早已是披头散发的样子,他的身上衣衫褴褛,还有一些深可见骨的伤口。这一些,都是被奔雷剑砍中的,伤口中还有雷光剑气在闪动。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像这种状态,早已是身受重伤,再无还手之力了。但是,魔修似乎毫无所觉,口中还传出了“桀桀”地怪叫声。

    可怕的是,对方身上的那一些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这便是魔修的恐怖之处。除非是一击必杀,要不然对方极其难缠。

    “不好,对方恐怕是魔灵在控制。”甄清林看到这里,哪里还不明白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