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88、玉尺青莲
    就在陈广亮及时赶来,直接用玉尺将对方的大手掌拍碎的同时,一位娇媚的女修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

    陈广欢听闻女声,抬头往前方一看。

    只见到帝王圣像垂在胸腹之间左手手心里,出现了一位身着紫色宫装的女子,她赤脚踩在上面,浑身缭绕着柔和清冷的太阴神光。圣像金光闪耀,而她恍如一轮依偎着的明月。

    与此同时,她的手中拎着一个八角宫灯,乍一看这宫灯中,像是有一道人影。这道人影看起来惟妙惟肖,在各色神光的照射下,一动不动,它摆弄着的姿势与另一边的陈咏诺一模一样。

    “奴家见过三位小哥哥。”紫色宫装的女子故作娇羞,一双杏眼不住地往对面瞟过去。不得不说,对面的三位男子,不管是相貌还是体格,都是上佳之选,更难得的是这三人元精饱满,俱是难得一见的炉鼎。纵然她心有怨气,但是看见这样的人儿,心中也是一片火热。

    不过,她所在的圣像金光实在是炽耀,反衬得广亮三人好似掩映在阴影之下。紫色宫装女子想要看得清楚一些,还特意提起了宫灯,往前面照了一下。

    “奴家想要问一下三位小哥哥,有没有见过我家二位妹子,她们一位叫青音,另一位叫红艳。她们和我说好了,就待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可是,我回去之后,她们二人竟然失踪不见了。几位小哥哥,你们有没有见过她们?”这位女子的神色,突然变得哀怨了起来。同时,在她说话之间,她身上的太阴神光越发清冷,一阵寒意从她这边往外面延伸过去。

    不过,这一些寒意全都被广欢身上发出来的一阵青光挡了回去。他有青莲护体,纵然还没达到万法不侵的地步,挡住这种雕虫小技,却是不在话下。

    陈广欢一头雾水,他连这位女子是谁都不知道,对于她的什么妹妹更是不清楚,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这位道友,我们素未蒙面,连你都是第一次见到,就更不要说你的两个妹子了。我观道友身上的灵光,并无血红之色,说明你也不是邪魔一方,不屑与妖魔为伍。我们与你无仇无怨,还望道友可以高抬贵手,收回神通,让我三叔可以回归自由。”广亮身为白阳山弟子,他的见识自然远超过广欢。他看了对方手中的八角宫灯一眼,一眼就看穿了三叔的灵光本源印记被对方强行摄了过去,对方通过诅咒秘术反而制住了三叔,将他的灵窍封禁起来。

    想到这里,陈广亮看了旁边的三叔一眼,觉得颇为奇怪。对方的实力差不多只有虚形中期,怎么可能会摄走虚形后期的三叔呢?

    “两位小哥哥没见过呀,那我再问一问这位大哥哥。”紫衣女子完全没搭理广亮,她自顾自地说着话。随后,她朝着宫灯中打出了一道灵光,宫灯中的身影轻微地抖了一下。

    另一边,陈咏诺的身体也同样抖了一下。抖完之后,他虽然依然不能动弹,但是他眼可视物,能听到声音,也能开口说话了。

    刚才,他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算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不能从这里逃脱。

    紫衣女子又朝他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不过,这一次她说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她口中蹦出来。

    陈咏诺听完她的问话后,脑中闪过了一些久违的记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件事情应该发生在二十多年前了,已经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时,他跑到楼名山去找寻大小王师傅,却是在迷迷糊糊中被牵引到了一座鱼玄观。他在那里碰到了两位想要采补他元精的虚形境小娘子。他还是灵光期的修为,自然不是她们的对手。

    只不过,她们的一番好事却是被玉山派的一对师徒破坏了。事后,两位小娘子连同那件可以隐藏在壁画之上的金宫玉阙被秃七前辈带走了,顺手给了陈咏诺一把一阶上品的玄玉伞。

    “大哥哥,你有没有见过我的两位妹妹?”紫衣女子看到陈咏诺沉默不语,似乎陷入回忆中,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

    若不是青音和红艳二位妹妹一时轻敌,当晚遇见了这个人,她们怎么可能会连人带老巢都被一窝端了,最后还死于非命。这些年来,她为了给两位妹妹报仇,忍辱负重,费劲心思。

    至于那个杀人的小贱皮,她早在二十年前就用其他手段,联合身后的靠山将她打成重伤垂死,如今应该已经死透透了。现下,她只要将眼前这个当年参与之人再一并了结,就可以告慰两位妹妹在天之灵了。

    “你是鱼玄观的人!”陈咏诺想起了秃七前辈当时在审讯二人时,她们曾经说过还有一位大姐紫玲,恰好前几天外出访友去了。

    “阁下倒是好记性。你没看错,奴家便是紫玲。今天就是要来向你讨回我两位妹妹的公道。我那两位苦命的妹妹,被你们这对狗男女打杀了,你还她们两人的命来。”

    这时候,紫衣女子怒发冲冠,她身周的太阴神光鼓荡翻涌,好似要爆裂一样。

    “你要找妹妹,应该去往玉山派,跟我有什么关系。”陈咏诺有口难言,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冤枉得很。那两个小娘子可是被带去了玉山派,她不去找那边的麻烦,反倒找来了这边。莫非对方是瞧着自己好欺负不成。不过,听对方话中的口气,似乎她那两个妹妹已经被杀了。

    这时候,他又想起了一些事情。他在几年前好像听说那个裴芷希被打成了重伤,莫非这件事情是这个疯婆娘做的!

    “没错,那个蛮横霸道的小贱皮已经被我们打杀了,你很快就能去地下找她了。”

    说完之后,紫铃心念一动,她手中的八角宫灯立马光芒四射,往陈咏诺这边照过来。同时,宫灯上传来了一股吸力,同样朝着这边卷过来。

    “不好!”陈广亮暗道不好,他将身上的青光引出一大半,直接罩在陈咏诺的身上。

    青光蒙蒙发亮,将宫灯的光芒和吸力,全部挡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