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76、满室生光
    五阶电鳗的飞遁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使得陈咏诺二人根本就捕捉不到它的身影。

    若不是有雷印以不动应万变,雷光炽耀,高悬于前方,吸引了妖兽的全部注意力,他们早就被妖兽打出去了。

    “走吧,我们赶紧撤。”

    眼看着三阶雷印外的雷光快要被妖兽攻破了,陈咏诺只能拉着宋以薇往外撤离。

    手中这枚三阶雷印的品阶还是太低了一些,就算重逾万斤,也无法对五阶电鳗造成实质上的伤害,他们二人继续留在这边,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与其待在这边面临一次生死,他们二人还不如主动撤离,至少还能有一些时间再去好好感悟一番。

    在离去时,陈咏诺往夏如龙那边看过去。对方有符宝青琉璃塔垂下来的缨络,五阶妖兽暂时攻不破这一层防护。不过,夏如龙身前的宝珠光华却也奈何不得对方,他们就这样大眼瞪着小眼。

    看着陈宋二人主动撤离,夏如龙也如释重负吐出一口浊气,这第一名的位置算是保住了。

    能够将自己身上的符宝逼出来,这二人也算是难得的人才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倒是想结交一二,两相比较之下,他们二人比他旁边这个废物强太多了。

    夏如龙又在里面待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凭借他一人之力,确实无法奈何这只五阶妖兽。他们二人在青琉璃塔被打爆之前,从容撤离了四灵之地。

    自此,这一次宋氏家族的试炼任务全部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拿取奖励的时刻。

    宋以格等五位宋氏子弟被召集在一起,而陈咏诺等五人则是被宋锦华了灵矶岛上的府库里。

    宋氏家大业大,所以他们在这里也设立了府藏,算是他们的战备宝库之一。除了宋家珍藏在这里的天材地宝和各类典籍之外,这里面最珍贵的便是灵矶岛原有仙府留存下来的一些法器材料。

    灵矶仙府乃是前辈仙人的修行之所,后来被宋家老祖得到了府库秘藏,从而创立了二品豪门家族,以一手无形剑而声名赫赫。府库中,除了无形剑诀和三把无形剑之外,其实还有十七八件的好东西。

    经过他们几百年来的使用,不管是拿去做人情,还是与他人交换,这一些东西大致还剩下六七件而已。本来,他们这一次是只许下两件人家指定要的器物,被这么一搅和,为了不落人口实,只能索性全都放开,能不能拿到就全凭各自的缘法了。

    于是,在宋锦华的带领下,陈咏诺等五人被一齐叫到了府库之中。

    一进入里面,陈咏诺就发觉恍若来到了仙宫圣境。

    同为府库秘藏之地,灵矶岛上与白阳山又有所不同。白阳山是门派驻地,府库是为了给门下弟子方便,所以他们将宝光华彩全都收敛起来,并且附上了说明功效,挑选起来极为方便。

    而灵矶岛上的府库,则属于私家珍藏,所有的宝物记录在名册之中。这本名册肯定是不会给陈咏诺等几人看的。而且,为了模糊焦点,避免上好的宝物被挑走了,他们还会设置一些陷阱。

    像如今的满室生光,就是他们的陷阱之一。让品质差一些的宝物散发出夺目光彩,而好一些的朴实无华,又或者品质好的让它愈加张扬,朴实的更朴实一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就是要让人挑花了眼。

    这就是陈咏诺走进府库的第一印象,只觉得每一件宝物都极为了不得。

    当然了,能够进入到府库里的所有珍藏宝物,全都是独一无二,品质极佳。只要随便挑中一件,都是不枉此行。

    只是这里面还有一些宝物,是属于四大家族或者是元神真君都觉得尚可或者不错的,这一些宝物算是最顶尖的一类,差不多可以拿来当传家宝了。

    宋家人想要防备的正是这一类宝物,本来府库中也只有四五件而已,又匀出去两件了。若是再被挑中了,他们可就夸大了。

    五人中,同样惴惴不安的还有中年道士。他刚才没能坚持下去,只能位列第三,所以他有点担心排在前面的陈咏诺会提前拿走那件东西。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还没这么担心。就因为陈咏诺也是雷修,所以他才觉得对方拿到手的机会很大。这一件东西,事关他的道途后路,所以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府库门一开,宋锦华准许他们五个人进去先查探一番,不过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时间一到,他们就必须要走出来,然后按排名顺序,将想要的宝物告知于他,由他进去拿出来。

    陈咏诺明白规则之后,就赶紧来到典籍这个区域,主要是过来看一下这边有没有收藏一些淬炼道体的秘法。

    若是能够从这里找寻到的话,那么就不用到玄山地界去了。那边妖魔混乱,能不过去就不要过去了,全是风险呢!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谁会选择到那边去呢!

    可惜的是,陈咏诺几乎找遍了所有典籍,淬炼道体的秘法倒是找到了几种,不过清一色都是适用于剑修。陈咏诺不是什么剑道天才,所以这一类秘法实在是不适合他。

    看完了这一些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无奈之下,陈咏诺只能到其他地方去挑选。

    透过眼角的余光,他看到夏如龙没有挪动脚步,就一直站在一把飞剑前面。

    那把飞剑看起来甚至有一些生锈,但是它的剑身上蕴含着一股浓浓的杀气,几乎快要凝成实质了。

    看来他想要的便是这把飞剑,而且他位列第一,没人跟他抢,所以他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前面。

    反观其余三人,则是走走停停,眼中飘忽不定,似乎在互相警惕着。

    这时候,陈咏诺突然就起了好奇之心,他想要知道这把飞剑为何会入了夏如龙的眼。于是,他偷偷打开秘眼玄雷,往那把飞剑上一看。

    库房里的满室生光瞬间不见了,在陈咏诺的眼中,只剩下黑白两色。那一把飞剑的剑体上缭绕着浓郁的黑白之气,它们在流转之间,似乎遵循着某种规律,仔细一看,好像是一头牛在侧卧酣睡。

    就在陈咏诺看得如痴如醉的时候,旁边有另一道更惊人的气势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