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66、虚空斗剑
    尽管宋以平的御剑术颇为高明,他的实力还略微高过宋以薇,但是他在偷袭失败之后,白色剑光就被宋以薇缠住了。

    就算他再如何左转右绕,一击不成后,立马就撤退了,他依然无法短时间内就摆脱宋以薇的纠缠。

    更何况,后来又多了陈咏诺的金色剑光。陈咏诺的御剑术水平是不及他,但是陈咏诺不跟他直接斗剑,就一直游荡在外圈,一逮到机会,就狠狠敲一闷棍。等到得手之后,那一道金光又果断避开,继续跑外面游荡。

    陈咏诺的这种游击打法,完全打乱了宋以平的节奏。而且,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沉着冷静的剑客,没办法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所以陈咏诺的这种无厘头打法,完全激怒了他,在他看来这就是完完全全的挑衅,让他怒火中烧。

    此时,他气愤的反而不是一直追着他打,打到他快要没脾气的宋以薇,而是恨急了另外一边的陈咏诺。他现在巴不得把这只嗡嗡嗡叫的苍蝇拍死,然后把它的肠子扯出来,打成结,整个世界就彻底清静了。

    其实,宋以平自己也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再有刚才的那种机会可以偷袭了。对方手上那枚雷印的灵性实在是太高了,只要有它在的话,那么他的剑光一近到对方的身前,就会被拦截下来。除非,他身上至少要有一把灵性跟雷印差不多的飞剑,才有可能在雷印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将对方拿下来了。

    如今,再想重伤对方,确实是不大可能的事了。但是,若是要让对方吃一些苦头,宋以平是有这个自信,自认为是可以做得到的。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却是在等待时机。他手中的这一柄飞剑乃是金土属性,厚重而不失锋锐,就算被金光打中了几次,依然没有多少损伤。只要他能看准时间,往那道金光一绕,肯定可以将飞剑绞碎。

    就算陈咏诺不像是他这样纯粹的剑修,但是想要御使飞剑,也肯定要跟飞剑气息相近才行。只要飞剑受损,气机相连之下,陈咏诺也必定得受伤。

    既然无法重伤对手,那么就得让他吃一些苦头,才能消掉他心中的一口恶气。

    半空中,剑光纷飞,斗得难舍难分。

    陈咏诺二人合力将对方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就在陈咏诺打算一鼓作气,直接拿下对手时,早已蓄势待发的宋以平,提前察觉到陈咏诺的动作,迎头而上。

    宋以平的飞剑忽然迸发出夺人耳目的剑光,气势大涨,直接逼退了宋以薇。

    宋以薇一看,心中暗道不好。这一次,她再不像是刚才那样,而是脚踩罡步,手掐剑指,剑光翻卷而上。

    陈咏诺眉头一皱,似乎也有不妙的预感,但是想要逃避,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临时变招,双手一划,本来是一道金色剑光,忽然就变成了两道,彼此交叉。

    金光之中,似乎蕴藏着一团虚影,这团虚影还很模糊,让人无法辨认出到底是什么东西。

    陈咏诺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些细汗,看起来轻松无比的比划,却需要耗费他极大的神识。

    这一招牛斗双钩的秘法书册,他拿到手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无法参悟出来。直到一年前,他的御剑术突飞猛进之后,他才有了一点头绪。

    于是,他一有闲暇时间,就练习一番。虽然谈不上精通,却也勉强可以应用到实战中。

    这一次,他确实是被对面飞剑的气势激到了,只能拿出他目前最强的剑招应战。

    陈咏诺的御剑术在剑修面前属实不够看,就算他拼尽了全力,在宋以平看来,依然是破绽百出。

    宋以平看着对方一副倔强的样子,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再过一会儿,对方就能见识到剑修的真正威力了,不要以为剑修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

    当下,宋以平又暗暗使了劲,他的剑招又更刁钻了几分。这一次,一定要把对方的飞剑绞碎,就算对方是两把飞剑又能如何,如果数量多就能威力大的话,那么还要练习什么御剑术,一打斗就扔飞剑就行,谁飞剑多谁就厉害。

    另一边的陈咏诺临危不惧,反倒是心思又更敏锐了几分。

    刹那间,一金一白的两道剑光交击在一起。虚空之中,风云破碎,剑光支离破碎,散落成一点点的剑气,彻底消失不见。

    那两道剑光,则是余势不减,交击过后,又各自往前突进了一段距离。

    最后,它们似乎耗尽了灵性,在虚空中短暂停顿了一会儿,就纷纷掉落下来,任凭他们手掐法诀,想要召唤飞剑,它们也丝毫无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那道白色剑光竟然断为了两截,光华尽去,只余两块金铁,灵性尽失。

    不远处的宋以平,在飞剑断裂时,气机牵引之下,嘴角溢出了鲜血。而且,因为他是纯粹的剑修,飞剑乃是他性命交修之物,他受的内伤更为严重,幸好他还远没有修到剑在人在的境界,要不然性命交修的飞剑一旦被毁,他也就活不成了。

    如果他真修行到那个境界,陈咏诺二人加起来,都不是他一招之敌。就算陈咏诺将牛斗双钩练至大成,也没办法毁掉他的飞剑。

    不过,凡事没有如果,宋以平想要绞碎陈咏诺的飞剑,反倒是他的飞剑让对方砍成了两截,他还因此受了极深的内伤。

    反观陈咏诺这边,他的如意金钩也有所损坏,却还未到断裂的程度。不过,他在接下来的争斗中,也没法再使用它了,需要拿回去温养几年,幸好御剑飞行不受影响。

    宋以薇单手一指,将如意金钩卷了回来,交予陈咏诺。而她自己,则是化为一道剑光,去搜寻情况。她要找出到底是谁,在背后下黑手,竟然行偷袭之事,实在是可恶至极。

    不过,早在宋以平身受重伤的时候,他和贾妙妙二人就被人当场挪移走了。

    宋以薇巡视了一圈,自然找不到任何线索,只能回到陈咏诺的身边。

    就在她回来不久,一只相当于虚形中期的凶禽突袭过来,刚好撞在了宋以薇的枪口上,被她一剑就结果了性命,随即它的身体掉落下来后,再次化为了两道小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