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40、金甲霞衣
    陈燕青的年纪比陈玉泽还要少十几岁。当初在寒烟谷的时候,她就像是陈玉泽的小尾巴一样,一直跟在他后面,小嘴巴甜甜地叫着“玉泽小叔叔”。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的小丫头不再是当初的模样,已经是一个小老太婆了。要不是陈玉泽看到了对方脸上有一颗绿豆大的红痣,他还真的想不起来在他的生命中还存在过这样一个小丫头。

    “你是小绿豆?”陈玉泽疾走了几步,来到一张木床前面。他想起来以前的那个小不点了,这个小绿豆还是他给她取的外号呢。

    木床上,躺着一位干瘪枯瘦的老太婆,她整个人就像一株行将就木的枯树一样。本来,她的脸上没有多少生气,可是一听到“小绿豆”三个字,就好像被吹了一口气,又像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竟然变得神采奕奕,她脸上的皱纹看起来都少了许多。

    “玉泽小叔叔!”老太婆又喃喃叫唤了一句,如同几十年前一样。

    “是我,我来看你了。”陈玉泽坐在木床边,顺手牵起了她的手。对方的手就像是一层老皮包着一副骨架一样,冰冰冷冷的。

    “没想到我临死之前,还能再见小叔叔一面。”陈燕青突然害羞地笑了一下。不过,她此时的尊容实在是让人不敢细看,但是看在大家的眼里,却是不由得有一丝动容。

    陈玉泽紧紧抓住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好像怎么握都握不暖一样,依旧是冷冰冰的。

    陈燕青的脸上却是没有哀伤,反而带着一丝洒脱。

    陈咏诺就站在陈玉泽的身后,他用秘眼玄雷仔细地观测了一下,发现木床上的这个人果然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她的身上布满了死气,看来真的是大限将至。

    陈玉泽回头看了陈咏诺一眼,眼神中透露着一丝祈求。

    陈咏诺自然看得懂父亲眼神中蕴含的意思。不过,他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办法。除非有延寿类的丹药灵果,或者是其他的天材地宝,才有可能给她注入生机之力,以此对抗死气蔓延,让她延寿一段时间。

    不过,这一类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极为珍稀之物,陈咏诺这边肯定是没有的。若是有的话,他也早就给陈玉泽服下了,哪里还会留到现在。

    这一些年来,陈咏诺也多方打听这一类灵物,但是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就算别人有幸得到了,肯定也是留着自己或者身边的人使用。除非是有特殊用途,像法灯和尚这种将地阙神丹直接拿出来显露人前的,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他一人做过而已。

    其实,陈玉泽也知道老三那边肯定是没有其他办法的。生老病死一事,非人力所能控制,他也只能叹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陈咏诺眉头一皱,他察觉到回烽山上似乎有一股惊天煞气出现,而且祖坟之地那边的六道白光也有异动,这一些情况都通过他这几天布下的警示禁制传递过来了。

    他又仔细感应了一番,那个邪修的气息也出现了。看来,自己这一边将要回去云罗山的消息被对方得知了,对方想要拼死一搏。

    陈咏诺来不及解释清楚,身后的剑匣立刻爆发出一道璀璨的金光,他人剑合一,直接化为一道剑光,往回烽山方向飞遁过去。

    屋内的众人,被这道金光一照,眼前一黑,陈咏诺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就在他走之后不久,陈燕青的眼睛中似乎有一道白光闪过。

    她在这边隐约听到了一些声响,那是回烽山劈劈啪啪地打斗声。

    陈燕青暗忖道,这么快就交上手了,看来对方果然是虚形后期的修为,把他引走果然是正确的决定。有他在这边的话,肯定会坏了她的好事。

    随后,旁边的陈玉泽忽然觉得身子一冷,立马就有一股困意袭来。

    “玉泽小叔叔,你就在这边陪着我,如何?”从陈燕青的口中,突然冒出了另一个声音。

    后面的陈广欢立马察觉到异常,他一个闪身,丝毫没有犹豫就直接站了出来。同时,他手中已经掐着两道灵符,行动极为迅捷。

    不过,他再怎么快,又哪里快得过尽在咫尺的陈燕青。她刚才为了瞒过陈咏诺的神识,特意将所有手段全都隐匿封存起来,想要使用的话,就得先揭开禁法,所以她的施法速度自然就比平常要慢一些了。

    她身子一抖,一大蓬的死气就从四面八方涌来。

    一时之间,整个屋子里雾蒙蒙一片,就连神识都无法铺开,受到了限制。

    就在这个时候,陈玉泽身上冒出了一捧金光,看起来似乎有一道金钟萦绕在他的身前,直接将涌过来的死气推开,不让它们靠近。

    金光的照射范围还是挺大的,也将他身边的几个人护住了。不过,这道灵符毕竟只是一阶上品,无力对抗死气,也就眨眼功夫,金光就被压缩了一大半,眼看着就要破灭了。

    “啊!”

    陈燕青有点猝不及防,她离得太近了,直接被这道金光照射了一下,发出了一声痛呼。幸好只是一阶灵符,若是二阶的,她估计就得受一些轻伤了。

    “这该死的金光!”陈燕青恨得牙痒痒,她最怕的便是这种灵符,偏偏对方身上藏了一张,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趁着这个时机,陈广欢将陈玉泽那一些人都拉到了身边,他刚才手中掐着的灵符也被他彻底激活了。

    这两道灵符,其中一道是二阶金甲符,它化为一件金甲霞衣,悬浮在众人的上空。它金光闪闪,将周围无穷无尽的死气全都排开。

    另一道灵符则是二阶南明离火符,这是陈咏晶听说他们要远行,特意赶制出来给他防身的。灵符化为一道火苗,直接往陈燕青那边窜过去,所过之处那些死气全都被化为虚无。

    “你不是小绿豆,你到底是谁?”躲在金甲下面的陈玉泽,他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刚才的小绿豆怎么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把小绿豆怎么了?”陈玉泽继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