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37、九子同心
    在幽深的洞穴中,有六道惨淡的白光在相互追逐,它们的光芒在黑暗之中显得特别的刺眼,甚至可以说极其吓人。

    六道白光之间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联系,使得它们的灵性加成之后变得更为强大。单独一道白光大约只有二阶法器的灵性,六道聚集一起,它们的灵性合起来却是堪比三阶法器级别的。

    这六道白光所过之处,死气弥漫,寸草不生,整个洞穴里阴风惨惨,还有唔喑之声传出来,让人听了渗得慌。

    霎那间,它们合为一体,化为了一道全是由头盖骨组成的法器,赫然是一把锤子的模样,只不过它像是少了一些关键的部件,看起来有一点奇怪。

    如果有旁门左道看到的话,一定会认出这把法器竟然是邪派中让人闻风丧胆的九大阴邪法器之一,九子同心锤!

    说它让人闻风丧胆,还真的是没半分夸大的意思。就连左道人士都不想与拿着九子同心锤的同道争斗。

    它的威力无比强大,想要将它炼成却也是极为艰难,几乎要耗尽一族几百人的性命才成。

    想要炼制这一把九子同心锤,必须要找到一位阳年阳月阳日出生的花甲男丁,再找到与他同族的一位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襁褓幼女,用男丁的头盖骨和幼女的鲜血合炼三年,功成之后化为锤母。然后再炼化三代共九位血亲花甲男丁的项上人头,和着九位襁褓幼女,合成九子。

    以上涉及到的所有人,必须要将他们百般折磨而死,他们临死之前的怨气越深,炼成的九子同心锤威力会越大。

    眼前的这把邪器,还只是半成品,还得凑齐余下的三子,最后再血洗数百人的同族,用他们的鲜血为它开锋,才算大功告成。

    如果是完整体的九子同心锤,可是十足十的四阶法器,远不是眼前的这把可比。只要将它亮出来,数十里之地,立马成幽冥鬼地,人间炼狱。

    不过,这一把也勉强可列入三阶法器,法器中蕴含着充沛的死气,极难对付。

    就算是寻常的三阶法器,与之斗法的时候,一个不慎,就很可能被它的死气污秽,灵性尽失。除非用灵药再次洗练,要不然无法使用了。

    此时,洞穴之中现出了一位黑衣修士,他披散着头发,而且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之中,让人看不清他是男是女。

    他张口一吐,喷出了一口心血,刚好落在这把法器上。血迹瞬间被它吸收,白光的光芒又耀眼了几分。

    随后,这六道白光再次分开,朝着洞口飞去。

    它们从洞口出来后,一路向东疾飞,越过了好几座山峰,最后来到了一个到处是坟包的墓地。

    它们分散开,像是老马识途一样,悄无声息地飞到各自的坟包上。

    “咻”地一下,它们从空中下坠,直直地穿透进了坟包里,再无声息。

    一阵山风吹过,将它们散逸出来的死气吹散,就好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一棵歪脖子树上,一双明亮且深邃的眼睛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他盯着刚才那六道白光没入坟包里的位置,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此人便是陈咏诺。他已经隐身在这里半个晚上的时间了,终于让他等到这惊悚的一幕。

    他看了几眼,便将刚才那六个坟包前的墓碑记下了。

    陈咏诺并不是邪派人士,而且跟他们也没有任何交集,所以他并不晓得这把法器便是臭名昭著的九子同心锤。

    不过,他从刚才白光上带着的死气上推断,也知道这件事恐怕颇为棘手。

    难怪对方敢光明正大的下黑手,原来真的是有所倚仗。

    不巧,对方碰到的是陈咏诺,他最不怕的便是妖邪之物。

    别的修士对死气严防死守,极为避讳,深怕自身灵光沾染上一丝一毫。但是,陈咏诺却是毫不畏惧,有什么是一道神雷不能摆平的呢!

    如果确实摆平不了,那么就再多一道、两道,直到用雷光将它们统统炼化。

    就在刚才,陈咏诺几次想出手灭掉这六道白光,涤清这祖坟之地上弥漫着的死气,但是他还是强行忍住了。背后之人没有抓住,就算毁掉了它们也没什么用处。

    没有了这一处,对方还可以跑到其他地方去!只有把对方绳之于法,就地正法了,才算是对得起躺在那里面,尸骨还被作贱的无辜之人。

    陈咏诺最后望了刚才六道白光飞过来的那个方向一眼,整个人彻底消失不见。

    他悄无声息地回到回烽山上,将刚才的事情和自己的一些猜测,告知广欢。让他这段时间,一定要贴身保护好家人,对方看起来极为凶悍,不能让对方有任何可趁之机。同时,陈咏诺还顺便让他明天白天的时候,问一下除了陈连山之外,另外这五个人名到底是什么人。

    至于他自己本人的任务,则是要抽出一些时间明察暗访,揪出背后之人,消灭这个祸害。

    从第二天开始,陈咏诺就周旋在附近几个山头上,希望能够找到对方炼制邪器的地方,再不济也要从中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还别说,在第三天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诡异的山洞。不过,在进入山洞之前,他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神识,提早发现了对方布置下的一些禁制机关。只要他进入里面,就一定会触发禁制,对方肯定会察觉到,并有所警觉的。

    为了不提前打草惊蛇,陈咏诺只是在外面守了一会儿时间,最后实在是忧虑回烽山那边的安危,就提前离开了。不过,他从这一些禁制机关上做出了一些有用的判断,对方应该是虚形中期顶峰的实力,暂时还未突破至后期。

    但是,对方绝对是属于心狠手辣的邪派人士。他的这一些后手,几乎都是用白骨、鲜血等手段布置出来的。这一条条的禁制机关,赫然就是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堆叠而成的。

    回去后不久,陈咏诺几人接到了信息,燕子坪那边派人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