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35、祖宗归家
    当陈咏诺四人在三叉口这边烧纸钱的时候,不只回烽山上的人看到了,就连燕子坪那边的人也都注意到了。

    燕子坪那边的人无比震惊,竟然有人嫌自己的命太长,还敢在三叉口一带逗留。他们估摸着晚上就有鬼差去找那一些人了,所以他们虽然惊讶,却是不敢过去探个究竟。

    反倒是回烽山这边的回应更大一些。这边的人看到后,从屋子里走出了几个衣衫单薄的小老头,他们窸窸窣窣谈论了半天,最终走出来一位看着比较精神的,他还特意回屋去拿了一件长衫披上,遮掩住身上穿着的破烂衣服。

    他徒步来到了三叉口,看着上面的四个人,心中迟疑片刻,依旧不敢走上去。只见他站得笔直,大声地喊着话,问道:“你们可是玉泽曾祖父派过来寻人的?”

    陈咏诺等四人都是修士,尽管双方距离有点远,对方说话还含糊不清的,但是他们几个依然听得清楚。

    “老三,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就是你二叔的后人?你们有没有听到他叫我曾祖父?”陈玉泽看起来有一些激动了,他疑心是不是自己耳背听错了,赶紧向旁边人求证。

    “我去了解一下情况!”

    下一刻,陈咏诺心念一动,整个人便在原地消失。当他再次现出身形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这位小老头面前。

    如今的陈咏诺已是虚形后期的修为,他的五行雷遁早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心念之间,就能飞遁一百多丈的距离。

    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大活人,把下方的陈继文惊吓得不轻。他大叫一声,快速后退了几步,腿脚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我想请问一下,陈玉尧是你的什么人?”陈咏诺虚空一抓,便将倒在地上不停颤抖着的陈继文捞了起来,让他保持站着的姿势。

    陈继文一辈子窝在山村里,哪里见过这种神仙般的手段,他吓得腿软,情不自禁地又要跪下去,哆哆嗦嗦地回道:“陈玉尧是我的曾祖父,我是他的曾孙子。”

    陈咏诺一听,心中一喜,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竟然人家自动找上门了。原来二叔真的还留下了后人。

    不过,他用灵眼扫了一下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竟然发现他看起来是一个小老头的模样,但是以他的骨龄来看,对方的实际年纪差不多也就五十岁上下而已。

    再一看,对方身上破破烂烂的样子,整个人显得单薄瘦弱,看来他们这些年的生活过得极为贫苦,很不容易呀。

    陈继文回了话之后,依然不敢抬头看。整个人战战兢兢地,脑袋里一片空白。他听闻自家爷爷说过,曾祖父有一胞兄幼时点化出了灵光,成为了一名修士。他在八十多年前从寒烟谷出去了,至今未归。

    他们这一些人固守在回烽山上,就是遵循曾祖父的遗愿,在这里等着他兄长回来。

    他们年复一年在这里苦苦等待着,特别是这十几年来,怪事不断,甚至他的父辈几个相继在夜里被吓死了。回烽山上的人疑心是祖坟之地闹鬼,大部分的族人都迁徙到了燕子坪,只余他们几户为了继续等待远离家乡的游子,担心他们归家时找不到地方,依然留在这里。

    终于在他们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发现有人登上了祖坟之地祭祖。

    三叉口多有灵异之事发生,近十几年来已经没人敢上去了。这些人胆敢上去,肯定是外来之人,不知这里的传闻,所以他抱着一丝期待过来询问,发现对方果然是仙人之流。

    对方施展出来的仙术如此轻描淡写,他见过的那些修士平常牛气得不得了,但是他们与对方比较,却是给对方提鞋都不配。

    陈继文心里百转千回,忐忑不安。如果对方不是玉泽曾祖父那一边的人,自己这无故惊扰了仙人,可是无法开脱的死罪呀!

    就在他心里开始后怕的时候,陈玉泽几人也已经下来了。

    “你真的是玉尧的后人?”陈玉泽的心情极为澎拜,连带着他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颤抖。

    陈继文偷偷抬头看了一眼,一看到对方的那张脸,竟然当场惊呆了。

    他家中有一幅已经泛黄的画像,这幅画是从曾祖父手上流传下来。这些年来,陈继文看了无数遍了,眼前之人竟然与画中人的容貌有七八分相似,只是额外多了一些胡须和皱纹而已。

    “您是玉泽曾祖父?”陈继文先是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猛然掐了一下大腿。他顾不得疼痛,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大喊了一句。

    “是是是。我便是陈玉泽!”这一次,陈玉泽是真的听清了,他走向前,亲手将对方扶了起来。

    “曾祖父,我们终于把您老盼回来了。您还记得陈连山吗?他是我的亲爷爷,当初过继到您那边的。”陈继文紧紧攥着对方的手,激动得眼泪哗哗地流,他们在这边苦等那么久,终于盼到了。

    此时,他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他终于等到了玉泽曾祖父回来的这一天了。

    “好。好。好。”陈玉泽接连说了几个好字,脸上始终带着一副老怀安慰的神情。

    陈继文哭完之后,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才将面前这四个人带到了回烽山上的住处。

    他一回来,就将所有人叫了出来,连带他自己,仅有十一个人,全都齐刷刷地跪下来磕头。别看对方看起来年轻,他刚才细问了一下,这都是名副其实的长辈,都是爷爷辈叔叔辈的,只不过人家修仙有成,所以看起来年轻而已。

    这些人看起来全都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模样,年岁都不小了,最年轻的两个男丁都已经二十多岁了!

    那两个男丁把头压低,似乎羞于见人。按照这边的民风,这么大年纪都还没娶妻,又有什么脸面呢!

    陈继文老脸一红,也看出那两个侄儿的窘境,急忙转移话题,说道:“禀告曾祖父,家里还有一个二弟和两个侄儿出外打猎去了,暂时还没回来。”

    说完,他叫住最年轻的那个男丁,吩咐道:“武廷,你去后山找一找你二伯,就说曾祖父归家了,让他赶紧回来!”

    陈武廷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陈咏诺看了广欢一眼,让他也一并跟过去,用神梭将人带回来比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