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30、奔行千里
    一听老三也答应前往双峰鼎湖去参悟天书,陈咏望的兴致颇高,不停地追问父亲当年的一些细节。他就幻想着有没有机会拿到那种不需要辛苦修炼,只要磕一颗仙丹或者仙果,一觉醒来就能金丹大成甚至是霞举飞升,又或者是能够长生不老的美事。

    陈玉泽本来还耐着性子回忆当年的事情。不过,后来大哥越问越离谱,连穿什么衣服一类的也问个不休,气得父亲差一点当众脱下鞋子,直接朝他扔过去。要不是看广欢就在前面,得给咏望这张老脸留个面子,他早就打下去了。

    “你这憨货,问这些不着边际的琐事,你真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参悟出天书了。所谓的天书有灵,可不是看你穿什么衣服就给你这个机缘的。”陈玉泽气得脸颊涨红,他这个憨货儿子,就算年纪变大了一些,丝毫也没多少长进,脑袋瓜子就知道想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情。儿子都已经虚形期了,还是没个当爹的样子。

    陈咏望嘟囔着嘴巴,小声嘀咕了一句,说道:“说不定就是你身上带了什么东西,才触动天书的呢!”

    “我懒得搭理你!”陈玉泽气呼呼地把头扭到一边。

    本来父子三人的气氛挺热络的,转眼间就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不过,陈咏诺似乎对于这种场景极为习惯了,他们两人从以前就是这样。所以,他默默地待在一旁听着。

    确实,这二三十年里,陈咏诺见过太多次了。对面两人的性格五行相克,发生一点口角是很正常的,一天没吵个几次就不叫个事儿。他知道,过不了多久,父子两人就又恢复如初了。

    果不其然,也就半炷香不到,他们两个人又开始搭话了。

    一路上,有他们两人在,这漫漫长路,也不会觉得无聊。

    差不多过了七天,他们终于来到了双峰鼎湖附近。

    “我们在这边停下,然后徒步走到鼎湖上。”陈玉泽望向外面,看到神梭来到了一处山谷上空,赶紧叫住广欢,让他不要再往里面飞了。但凡要去鼎湖参悟天书之人,都会在这边落下遁光,以示对天书的尊敬。

    “好的。”广欢轻快地应答,当即控制神梭,缓缓降落下来。

    时值九月,秋高气爽。这处山谷乃是进入双峰鼎湖的唯一一条路径,就算现在已经临近黄昏了,这边依然是人生鼎沸,好不热闹。

    “这边距离鼎湖,好像有一点远。”

    “天书有灵,我们徒步走过去,才显得有诚意呀!”

    “说的也是。那我们赶紧走过去吧,早一点到那边,可以占个有利的位置。”

    ……

    陈咏诺四人一走下来,耳边便传来了别人的谈论声。通过这一些对话,他们对鼎湖天书多了一些认识。而且,他们算是见识到了别人的疯狂行径,那一些人对于参悟天书居然衍生出了各种奇怪的癖好,这些千奇百怪的方法被他们称之为“玄机”。

    比如说,有人认为一同去参悟天书的队伍人数,必须要单数才行;也有人认为从这边走到鼎湖,步数必须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甚至有人认为必须要摸到半路上的一株千年老槐树……

    一路走过去,陈咏诺听到的各种玄机多不胜数,听得他哭笑不得。陈咏望倒是伸长了耳朵听,不过他又恐惹怒父亲,只能偷偷摸摸地选几个学着做。

    于是,他们四人丝毫没在路上多做停留,缓步走了过去。

    从这边到双峰鼎湖,差不多要走五六里地,还得爬一个近两千梯的石阶。

    往来之人,大多都是修士,剩下的也几乎都是身强体壮的少年郎,所以这么一小段的距离,丝毫难不住他们。

    陈玉泽已是百岁老人,这一二十年来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又加上这些天的辛劳奔波,他的身子骨委实支撑不了,无法一口气走到底,只能在路上走走停停。

    就在他们爬石阶爬到一半的时候,一位年纪轻轻的小乞丐坐在半路上小声地啜泣,不敢放声大哭,怕担扰了其他行人。

    他哭得很伤心,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事,不过路过的人没有一个停下脚步,问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老三,你去问一下他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饿了?”陈玉泽年纪大了,听不得孩子哭泣,赶紧叫陈咏诺去问一下对方有什么难处,若是能帮的,就帮一把。

    那个小乞丐看起来极为瘦小,差不多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而且,他的身上丝毫没有灵光萦绕,显然是一个凡人。

    他孤身一人,看来是没有同伴随行,或者是与同伴走丢了。再过一会儿,天色就暗下来了,这边的夜风大,要是被这么吹一整夜,必定元气大伤。

    “小兄弟,你怎么了?”陈咏诺走过去后,小声地问道。

    听到有人过问,小乞丐赶紧收住了哭声。他看起来有一点害羞,低着头,两只手紧紧地拽着他身上破碎的衣服。

    “你是刚要上去鼎湖,还是已经下来了?”陈咏诺看对方不吭声,继续问道。

    “回仙师的话,我……我还没有上去。”小乞丐用余光偷偷瞥了陈咏诺一眼,一看到他身后背着一个剑匣,马上缩回了头,小声地回话。

    “那你为何在这边哭泣。天书再过一个时辰就要显现了,你若是今天耽搁了,可就得再等一天时间了。”陈咏诺看出对方的胆怯,他尽量让自己的语调轻柔一些。

    他说完之后,这个小乞丐带着哭腔,说道:“我现在这个样子,要是上去的话,肯定会惊扰了天书老爷。呜呜呜。”

    说完之后,他又开始啜泣不已。

    这位小乞丐,并不是真的乞儿,他叫做白远图,今年只有十三岁。前两年,他听镇上的说书先生说了一段鼎湖天书之事,就将它记在心里。

    半年前,他父母给他说了一门亲事。可是,他心里却想着要成为仙人,就偷偷跑了出来。

    这半年来,他奔行千里,终于来到了这里。就在他满心欢喜地想要去参悟天书时,听到了旁人说的话,以他这种形象上去的话,肯定会惊扰天书老爷,说不定就给他降罪了。他现在上去也不是,下去也不是,所以就坐在路边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