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28、鼎湖之行
    陈咏诺在离开百宝楼的时候,有点想要捂住储物袋的冲动。他着实没想到,就这么出来一趟,他竟然舍得花近一万灵石在三阶飞剑上,这已经不是奢侈两个字可以概括的了。

    若不是他以前从莫代山那边得到了一笔收入,还真的负担不起这样的高消费的。

    本来,他还想再买一件三阶防御法器,想了一下后,只能暂且作罢。他现在除了洗炼那件三阶雷印之外,还得温养如意金钩,还要花费时间去体悟聚散无形的玄妙,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慢慢温养防御法器了。如今,他身上还剩下两三件以前用剩下的二阶防御法器,还有几张三阶防御灵符,暂时也能抵上一阵子了。

    最后,他花了差不多五千灵石将洗炼雷印的那一些灵草灵水都购置齐全,又花了四千灵石去买了一瓶天罡精英。

    做完这一些后,陈咏诺匆匆与咏晶见了一面,将那一些二阶灵果拿给她之后,就赶紧回去云罗山了。

    他担心在仙城这边待下去的话,他身上剩下的那一些灵石,肯定会被他花精光的。

    回到云罗山之后,陈咏诺从早到晚,将一天的时间排得满满的,整个人就像是陀螺一样,转个不休。

    这样忙碌的日子,持续了足有半年时间,直到他终于可以配备上如意金钩了,他才能稍微喘口气。

    虽然陈咏诺不是剑修,他对于剑道的领悟也远远不如咏晶,不过他之前就达到人剑合一的剑道境界。所以,他只要将如意金钩温养到通灵、可以承载他的地步,就可用了。

    人剑合一,只是堪堪达到剑道的入门水平而已。剑道也算是一个大的门类,除了人剑合一之外,接下去还有炼剑成丝、剑气雷音等境界,炼到极深处,甚至还有一剑破万法的无上境界。

    传说中的上古纯阳剑仙能够凭借手中一剑,破灭世间的一切。像是飞云岭那边的沟壑,便是一位领悟了剑气雷音的剑道高手随手造成的。不难想象,如果是领悟更高剑道境界的剑仙,他们挥手之间的威力有多么的恐怖。

    当然了,剑道一术入门易,想要精通却不容易。除非是有天赋之人,要不然想要领悟除人剑合一之外的境界,是几乎不可能的。

    对于剑道,陈咏诺就很有自知之明。应该这样说,除了灵植一道以外,他对于其他门类的领悟力实在是有限得很,而且他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去钻研。他能够达到人剑合一,这已经是他辛苦练习了几年的时间,才达成的。

    他知道自己在剑道上的资质寻常得很,自然不会天真地以为他光凭着一腔热血,就可以领悟剑道接下来的境界。所以,他也没有耗费太多的时间在这里,只是偶尔兴致来了,就虐一虐更菜的广欢二人。

    他们二人,在这一段时间里,也拼了命地练习剑道,常常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尽管他们资质不高,不过凭借着一股韧劲,领悟人剑合一也是早晚的事。

    还好,云罗山这里有各种灵茶。只要是神识耗费太大了,自斟自酌一番,喝上那么一两泡,再好好地睡上一觉或者打坐休整,第二天就又立马生龙活虎了。

    广欢二人知道灵茶的妙用,外面的修士自然也慢慢了解到了。

    所以,云罗山盘下文轩楼一层用以售卖一阶下品灵茶一事,在经过了前面两个月的生意惨淡之后,也迅速红火了起来。

    灵茶的利润远比普通茶叶要高得多。之前,灵茶滞销,只是他们没有找到适合的销售方法而已。

    搬来东王阁附近以后,这边的收益就远远高过商铺那一边。

    本来,陈咏诺还打算让广欢去那边坐镇,防止一些有心之人捣乱。不过,文轩山况氏倒是提前帮他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原来,随着灵茶被越来越多人得知,前来购买灵茶的修士越来越多,整个文轩楼的客流量提高了好几倍,连带着他们二三楼的生意也好了起来。这种状况是文轩山的家主之前没有想到的,他为了对云罗山示好,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所以就让楼上的虚形期修士,将一楼也列入防卫范围。

    整座文轩楼都是他们家的资产,云罗山只是暂时租用而已,他们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合情合理的,反正只是顺道而已,还能卖云罗山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陈咏诺也没想到会有这种连锁反应,既然对方主动示好,陈咏诺自然乐得领受。

    云罗山虽然又多了两位虚形期修士,不过他们接下来又有非做不可的事情,家里的虚形期修士要是再分配一个到文轩楼那里,就又不够用了。

    这一次,他们要出一趟远门了,需要到几万里之外的鼎湖地界去探亲,而且这一去可能就要花费至少一年的时间。

    这件事情,其实陈咏诺早就在计划之中了。就算没有广欢二人破境晋级,他也是要做的,只是探亲的时间可能会稍微推后一些。不过,既然广欢二人全都晋级成功,那么鼎湖之行就能提前了。

    他这一次出门,除了他自己之外,他还要带上父亲和大哥一起,现在又得多加上一个广欢。

    父亲陈玉泽已经过了百岁,以灵光境修士只有两个甲子的寿命来算,如果没有服用其他能延长寿命的天材地宝,留给陈玉泽的时间不多了。

    早在陈咏诺晋级虚形期的时候,他就念叨了好几次要在闭眼之前回老家去看一看,不过当时云罗山这边自顾不暇,接连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也就被搁置了,没被提起过。

    如今的云罗山,与十几年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老爷子攒下了这么大的家业,趁着身子骨还硬朗,是时候衣锦还乡了。

    而且,在陈咏诺看来,乱世就将要来临,趁着现在的白阳地界还算安平乐业,由他们几个陪着父亲回去鼎湖老家一次,认一下祖家,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半年来,陈咏诺之所以把什么都排得那么紧凑,也是为了这一次的鼎湖之行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