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11、大驾光临
    看着广亮支支吾吾的样子,陈咏诺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听他说完之后,才发觉原来他担心的是这个。

    说白了,伏阳真人很可能就是嘴欠,说话不经过大脑,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要不是他贵为白阳山弟子,而且又是金丹真人,早就被教做人了,哪里还能让他得瑟到现在。

    陈咏诺并不是那种喜欢拿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的人。对于像是张致敬或者甄清林这种对人客客气气,并不会摆架子的人,陈咏诺自然也是拿他们当朋友,肝胆相照。

    若是像广亮所说伏阳真人这一类性情的人,陈咏诺便是敬谢不敏,反正是泛泛之交,也不需要交心交肺的,保持一个表面上的客气即可。

    陈广亮也知道他的三叔并不是小心眼的人。已经提前给他打了招呼,他应该可以应付得了,不至于到时候伤了和气。而且,他也会从中斡旋,尽量不让这种情况出现。

    随后,舅甥二人不再谈及此事,默默地打理茶树幼苗。

    第二天,由于陈咏诺需要在山上等待接引广亮的伏阳真人,只能将一部分的幼苗交予广欢,并且让广彦和广洛配合,由他们三人去引导其他城镇里的凡人百姓,完成今日份的茶树种植任务。

    经过了这么久的准备,在接下去的时间里,他们打算将另外五个城镇里的空地全都种上。

    以后,云罗山的族人就不需要再去采摘茶叶了,全部的人都可以转为手工制茶者。这样一来,茶叶产量自然就大大提高,可以将原来的零售转为批发,由下一级经销商去开拓市场,提高茶叶的知名度。

    虽然从云罗山手中流出去的茶叶利润变少了,但是只要销量提高,总利润还是呈螺旋上升趋势,云罗山这边是不会吃亏的,还能减少一些人力成本。

    若是云罗山只注重那一些蝇头小利,斤斤计较,那么茶叶这一块永远是小作坊式,成不了大气候。

    陈咏诺的脑中甚至还有一个更大胆的计划,那便是当茶叶慢慢变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饮品时,他打算放开普通茶树这一块,就连茶叶制作方法也是可以拿出去高价出售。

    只要灵茶这一块还抓在云罗山的手中,那么他们就立于不败之地。相反,把那一些放开之后,更有利于灵茶的推广。

    这一些都还只是陈咏诺脑中的一个雏形而已,具体实施起来,还有诸多因素需要考虑进去。他们现在距离这一阶段,还有很长一段路程要走。

    陈咏诺就这样一边思考云罗山以后的一些规划,一边在云罗山等候伏阳真人的到来。

    一直到了晌午时分,伏阳真人才来到云罗山附近。

    伏阳真人已经三百多岁了,比郜枫的年纪还大。按理说,以金丹真人五百岁寿命来算的话,他应该是一个中年人形象才对。听说,他的穿着却很年轻,从外表上看,绝对不会把他当成是一个中年男子。为了不让人瞧出他的真面目,他从进入白阳山开始,就一直戴着一副面具。

    据说,整个白阳山上,只有伏阳真人的师父一个人,才近距离地看过他的脸。

    当陈咏诺亲自走出山门,迎接伏阳真人的时候,他一走出阵法,瞬间就惊呆了。

    云罗山阵法之外,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放眼看过去,数以千计的人排成了一条长龙,从山门这边,一直延伸到了山脚下。

    这些人中,最前面的是十几个青壮修士拿着法牌开路,接下去有童男童女掌着金灯和如意跟随,妙龄少女撒花铺路,力士天女拿着各色法器守护……

    形形色色的各路人马很多,就是没看到那位所谓的伏阳真人。

    陈咏诺一看眼前这么多人,有一点无奈。自从广亮跟他说了伏阳真人嘴欠一事,他就想着礼多人不怪,只要自己这边客气一点,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对方就没理由乱嚷嚷了。

    所以,他一走出山门,就想着直接先行礼问好。哪知道,他看到这种情景,丝毫不见伏阳真人的人影,现在他做也不妥,不做也不妥,只能是尴尬地站在这边。

    紧随其后的陈广亮,一见对方的这个阵势,差一点作出以手抚额的动作。他双手抱拳,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请师叔收了神通。”

    顷刻,虚空中传来了一声冷哼,说道:“哼,小小年纪,就学你师父一身的臭毛病,真是无趣地很。”

    话音刚落,这数以千计的人,前一刻还表情生动,下一刻就开始逐一消失。不过一会儿,这一条长龙的人就都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下一位捧着一座玉香炉的总角童子。他手中的玉香炉还在袅袅地冒着青烟。

    “这偌大的山门,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比荒山坟地还要清冷。我寻思着,想着给你们添一添人气,你们还不乐意了。”那个总角童子看起来粉嫩可爱,可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却让人实在是不敢恭维。

    陈咏诺还真的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嘴欠的。就算他早有心理准备,这一些话听在耳中,也是颇为刺耳。

    不过,从刚才伏阳真人随手布下的小手段来看,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

    如果他没猜测的话,伏阳镇人应该是幻术高手。短短的时间内,就布下了如此大型且逼真的场面,将他完全蒙蔽了。

    若不是陈广亮开口求饶,他依然在幻术中而不自知。

    “真人大驾光临,舍下蓬荜生辉。”陈咏诺淡淡一笑,假装没听到对方刚才的话,恭敬地施了一礼,又继续说道:“真人远道而来,一路上舟车劳顿,请真人移步舍下,暂且休息一番。”

    “听甄师弟说,你这边的茶叶还不错。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进去品尝一下。不要拿次等糊弄我。”一道粗犷的声音传了过来。

    陈咏诺抬起头一看,刚才的总角童子不见了,说话的变成了一个扛着法牌的青壮男子。

    而且,他二话不说,径直走入山门。

    旁边的陈广亮,只能对着陈咏诺摇了摇头,一脸歉意地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