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00、地阙奇珍
    刚才,陈咏诺二人在检查时,着重检查的是一般凡俗之物。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机关巧匠只会布置在那一些容易让人忽略的地方。

    像是蟠龙柱这种主要是做支撑之用的三阶灵木,又在主殿这里,太过于显眼,外人肯定会格外关注。若是在这里布置了,不就相当于“此地无银”了吗!

    所以,他们刚才只是大致检查了一下,发现没啥异常,也就忽略过去了。

    听到陈咏诺这么一说,陈玉泽也有一些意动,说不定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是也有另外一句俗话,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说不定人家就是不走寻常路。

    于是,他们二人开始进行细致的检查,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陈玉泽突然摸到了一处细节。他用手指轻轻抚摸,感觉到像是有一行字,惊讶地说道:

    “老三,这里好像有字。”

    陈咏诺听到后,直接趴伏在地上,往陈玉泽手指的地方看过去。

    这一次位置,刚好是在蟠龙颌下三寸远的地方。在它的前面,有两条弯曲蜷起的龙须正好挡住。

    陈咏诺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字体还很小。也多亏了陈玉泽光凭手摸就认定是字,一般人还真的容易忽略了。

    他看了许久,双眼都有一些刺痛。不过,他还是逐一念了出来,正是:“地阙奇珍,天一圣泉”八个字。

    就在他念诵之后,陈玉泽又用手去触碰,他的手指轻轻一探,察觉到那边的龙鳞似乎松动了一些。

    他不敢用力去抠,而是轻轻一滑,那片龙鳞竟然脱落下来。

    紧接着,又有好几片龙鳞随之掉落。

    陈咏诺趴在那边,目睹了这一切。他担心有人会在龙鳞上面做手脚,便不敢直接用手去接,而是顺手拿出一件衣裳,将它们悉数接下。

    龙鳞掉下之后,原来的位置黑乎乎一片,再没有其他东西。陈咏诺端着这些龙鳞,走到主殿外面的石桌上。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龙鳞应该就是他们想要找寻的东西。

    “难道这便是仙府镇碑?”陈玉泽随后也跟了出来,他看着石桌上的这八片龙鳞,有一些不解。

    陈咏诺知道他心中所想,回道:“应该便是。”

    所谓的仙府镇碑,一般来说,也会是石碑或者玉碑的模样。但是,这种事情却也不是绝对的,不管是碑状之物,或者是其他形态,只要能承载管理仙府的诸多功能,便可以多种多样,一切都是由仙府炼制者或者所有者决定的。所以,就算这些龙鳞是仙府镇碑,也是说得通的。

    这一次,陈玉泽也算是长了见识。他不只见到了四阶仙府,还看到了所谓的仙府镇碑。

    “这个镇碑要如何使用?”陈玉泽似乎有一些着急,他已经有一些迫不及待了。

    陈咏诺看着这些毫无灵力波动的龙鳞,也感觉无从下手。他毕竟也只是听闻过这些事情而已,暂时只局限在理论上。

    随后,他御使控物之术,将其中一片龙鳞摄在空中,展露在二人面前。

    这一片龙鳞大约只有指甲盖大小,整片金光闪闪,极为耀眼。它们看起来像是用凡俗的黄金所制,小小一片,重量却不轻。

    父子二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它,陈咏诺为了看得清楚一些,还将它不断翻腾、变换角度。

    “字,它上面应该有字。”陈玉泽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个什么结果,他看了儿子一眼,对方也是一脸的茫然,似乎毫无办法。他灵机一动,想到了刚才陈咏诺念出来的八个字。

    被父亲这么一提醒,陈咏诺倒也想起来了。他借着外面的光线,看到了这个龙鳞上面有一个极其微小的朱书篆文,写着“一”字。

    随后,他将这八片龙鳞按照他刚才念诵的“地阙奇珍、天一圣泉”八个字,一个接一个排列好。

    等到他排好以后,这些龙鳞似乎相互之间生出了一股吸力,连接成一个特殊的形状,看起来像是一条小龙。

    下一刻,这条小龙缓缓上升,飞到了主殿上空,灵气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它包裹在中间。

    仙府之中的灵气极为庞大,一下子就积聚成一团灵气漩涡。

    又过了一会儿,空中传来了一声低吟,感觉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它还未落地,陈咏诺二人就感觉到有一股威压从天而降。

    陈玉泽的修为大不如前,这一切又是发生在瞬息之间,他受到的冲击极大,双脚止不住地颤动。

    陈咏诺心念一动,直接将雷印抛甩出来,顶在两人的头上,这才隔绝了这股威压。

    等到东西掉落下来,他们定睛一看,看起来像是一把金尺。

    这把金尺上面,依旧刻着刚才那八个朱红小字,尺上金光明灭,看起来特别奢华,说是金尺,其实也可以看做金条。

    陈咏诺虚空一抓,便想将金尺拿到手中。他可以感觉到,金尺与仙府存在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它便是仙府镇碑。

    只要将它彻底炼化,这座仙府便完全属于他。从此以后,仙府便不再是无主之物。

    透过金尺,陈咏诺就能控制内阵和外阵,还能对仙府的格局进行重新再布置。

    当陈咏诺满怀信心要抓取金尺时,它竟然像是一条游龙,从他的手中滑过,化为一道金光,往主殿而去。

    陈咏诺愣了一下,就立马跟了过去。

    等到他们二人也来到主殿,那把金尺在原来的那根蟠龙柱旁边照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照射在刚才龙鳞脱落的地方,将原本黑乎乎的柱体刷出了两个孔洞。

    可是,孔洞里并无它物,也藏不了什么东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把手。

    陈咏诺联想到金尺上的八个篆文,心中隐隐有一个想法。这八个字肯定不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话,它应该是有所暗示的。

    “地阙,圣泉。”

    一切都很浅显易懂。主殿以下应该还有一个地宫,里面珍藏着天一圣泉。

    陈咏诺认定之后,走了过去。他将两手往那两个孔洞上一探,便将它们牢牢握住。

    他气沉丹田,整个身体带动双手,往上一提,脚下传来了“咔咔”响,蟠龙柱却是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