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99、机关巧匠
    陈咏诺眉头紧锁,不禁犯了愁。

    这仙府之中空空荡荡,几乎都快被搬空了,可是这镇碑之物,却是一点踪迹都无。

    按理说,这仙府之中最重要的便是这镇碑,一定会被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但是他们游荡了好几圈,几乎走遍了所有的角落,就差把仙府的地再犁一遍了,还是毫无所获。

    “会不会是这镇碑被带出去了?”陈玉泽出声说道,他看着这里空无一物,心中却是想到,既然这镇碑如此重要,很可能是被曹家人带出去了。以他自己为例,他当初可是随身带着全部身家的,以己度人,别人也理当如此才是。

    陈咏诺一听,摇了摇头,说道:“镇碑只是在仙府之中有用而已,离了仙府它便什么也不是,一点实用价值也无。况且,这镇碑与仙府乃是一体,两者之间自有感应。若是有人想将镇碑带离仙府,不到三丈远,镇碑自会飞回。所以,镇碑绝对是还在仙府之中的,只是它被放置在何处,我们毫无线索,只能慢慢找寻罢了。”

    陈玉泽毕竟还只是灵光境的修为,四阶对于他来说,太过于遥远,他不晓得这一些倒是情有可原。

    他听完之后,倒也觉得很有道理。若是镇碑可以被放置在外面,那么可不就乱了套。

    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开始往墙壁上敲了敲,再把耳朵紧紧地贴在那里,似乎在检查它里面是不是内含机关,说道:“这处仙府早已被搜刮一空,若是它那么好找的话,便也轮不到我们了,那些曹家人哪里会舍得放下这么大的基业。如此,便只有一种可能,它被隐藏在某处,就连绝大部份的曹家人都是不知道的。

    我以前倒是听说过机关巧匠之术,它们最擅于利用地形环境来布置机关。若是他们把镇碑隐藏在毫不起眼的角落,在那里布置手段,那也是有可能的。”

    陈咏诺忙不迭地点了点头,似乎颇为赞同。听完这一番话,他脑中立刻浮现那两枚铁球的身影。实际上,它们也算是机关巧匠的布置。若不是他亲眼见证,他怎么也不会从两枚平平无奇的铁球就联想到石狮子的眼珠子,再来认定它们是进出仙府的凭证。

    既然这座仙府的制造者,已经有了这一种小巧思,那么他在炼制镇碑之物时,肯定也会有相同的思路。

    接下去的时间里,父子二人几乎化身为工匠,不只是墙壁,就连宫殿上的屋瓦,地砖,还有花园里的花坛,栏杆,全都一一检查了。

    他们足足花了三四天时间,才把整个仙府从头到脚摸索了一遍,镇碑之物没捡到,倒是搜到了很多小玩意。这一些东西,应该就是之前住在这里的曹家人暗中藏着的,很可能他们藏来藏去,到最后都忘记藏在哪里了,就在那边放置了一百多年。

    若不是他们父子二人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精力,这些东西还会继续放在那边。

    这一下子,他们二人彻底没辙了。这段时间里,他们几乎把整个仙府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毫无所获。

    在这个时候,就连陈咏诺都快要相信镇碑之物很可能被曹家人带到外面去了。

    陈咏诺在一旁静坐苦思,另一边的陈玉泽脸色苍白。他年纪大了,身体素质大不如前。这几天,他跟着忙上忙下,没怎么休息,整个人看起来颇为憔悴,显得有点体力不支。

    陈咏诺将他扶到主殿前面的花园里,让他坐在石椅上休息,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

    他自己则是继续搜寻,到处闲逛一番,或许能够有其他的线索。

    这一次,他将主要的搜寻范围局限在前面的三处宫殿里。这三处地方,乃是仙府的核心区域。他始终认为,若是有镇碑之物的话,只能是放置在这里。

    他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每到一处,他连秘眼玄雷都发动了。不过,这秘眼玄雷擅于看尽生灭变化,它对于灵植一类的活物或者是灵物才有作用。宫殿之中残留的大多是凡物和死物,就算他再怎么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陈咏诺还是不愿放弃,他也只有这种手段而已。反正也并不麻烦,而且不多费什么力气,说不定真的有用呢!

    果不其然,就在陈咏诺来到主殿时,他用秘眼玄雷开始观察这个地方。

    突然,他发现大殿里的九根蟠龙柱似乎有不一样的地方。于是,他逐一进行细看,还真的让他看出了端倪。

    在他的秘眼玄雷里,这九根蟠龙柱里竟然有一根,它跟其他八根有明显的差别。

    其他八根就是一般的三阶灵木,它们被雕刻成蟠龙柱的模样,八条威风凛凛的巨龙盘踞在灵木上,姿态各异。而另外一根,被隐藏在九根之中,放置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里,很容易被人看一眼就转移视线。

    这根蟠龙柱,依旧还是三阶,但是它并不是死物,它居然还带着生机。

    它是活着的。

    陈咏诺走到这根蟠龙柱的面前,运转秘眼玄雷,仔细观看。

    在他的视线里,它呈黑白二色,在流转之间,生机之气颇为活跃,这种情况只有在灵植身上才会出现。

    反观其他八根蟠龙柱,它们虽然也是黑白共存,但它们已经固化了,不再流动变化。

    陈咏诺激动地看着它,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件绝世宝物一样。

    任谁也无法想到,这里支撑着宫殿的其中一根蟠龙柱会是由活着的灵植雕琢而成。他虽然不是炼器师,但是他光是用想的就知道它的难度肯定是极大的。

    陈咏诺伸手去抚摸,透过双手,他似乎能够感受到对方传来的生机。它被做了绝妙的处理,能够被感知的东西极少,如果不是陈咏诺提前知道它还是活着的,他肯定一下子就错过了。

    “这根柱子有异?”陈玉泽休息了一下后,还是放心不下这件事情。他走进一看,看到老三的神情似乎不同寻常。

    “父亲,我们恐怕还得再检查一番,说不定机关巧匠被运用在了这些蟠龙柱上。”陈咏诺说道。

    说完之后,他开始用手丈量眼前的这株蟠龙柱,检查得格外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