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82、壬水之精
    陈咏诺二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接连将两只灵贝砸成了一团糊糊,得到了两枚灵贝玉珠。

    但是,陈咏诺就使了这两下,上丹田中的神识像是被抽空了一样,短时间内是肯定没办法再抡第三下了。

    这样子的结果,让张致敬极为满意。看来他找陈咏诺过来帮忙,真是太正确不过的一个决定了。

    此时的陈咏诺端坐在一旁调息休整,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狐疑一片。他手中的这一些一阶中品藤蔓种子,它们的威力突然莫名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这里面肯定有古怪,要不然它们不会有这么明显的变化。

    本来,陈咏诺在入水之时就已经察觉到一丝异样,不过他当时还以为是身处秘境之中的错觉,就没太在意这个。

    他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疑惑却是越来越详实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时间,陈咏诺觉得自身状态好了一些,他暗中用秘眼玄雷观望了一下四周。入眼处,这些湖水似乎比他以前见过的还要灵动一些,而且水中的生气明显更多一些。

    壬水之精。

    不看不知道,这一看之下,陈咏诺却是吃了一惊。这绿湖之中竟然蕴含了比一般江河之水更为稠密的壬水之精。壬水乃是阳和之水,最能滋生草木,长养万物了。

    难怪那些一阶中品的藤蔓,像疯了一样地狂长,原来是它们吸收了壬水之精的缘故。

    这一发现,让陈咏诺兴奋不已,甚至比刚才短短时间就能收获两枚灵贝玉珠还让他开心。

    对于灵植夫来说,壬水之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除非是在一些甘泽长流、久不出世的灵泉深潭里,才能从中提炼出壬水之精。

    只要一滴,就能泡出一大桶的甘霖。这里的甘霖,可不是用水木灵珠施雨而来的甘霖灵雨,它是能真正催生灵植生长的神水,像是云罗山最早的那株枯死一半的灵枣树,只要浇灌这种甘霖几次,就能重新焕发生机。

    不过,壬水之精能够达成的催生效果,具体视提炼之人的境界而定。若是灵光期修士提炼出的壬水之精,里面渣质太多,应用于一阶灵植的效果最好,一滴壬水之精,足以提升一阶灵植十年之功。

    以此类推,虚形初期的修士只能提炼出二阶壬水之精,应用于二阶灵植的效果最好,同样能提升二阶灵植十年之功。

    如今,陈咏诺修行的是《万化玄章》,他丹田里的灵光属性已经被同化为万化雷水,最擅于提炼各种灵水真水神水一类,用来提炼壬水之精更是不在话下。

    本来陈咏诺想将这个发现告知张致敬,但是一想到他没法提炼,就算告诉他也没什么用处。而且,白阳山在告知他们这些人注意事项中也没有提及这一块,说明他们并不想将此事宣扬,所以陈咏诺就打算暂时不将此事说出去,自己偷偷提炼一些就好。

    于是,等到陈咏诺神识恢复大半之后,他一边继续恢复,一边开始偷偷提炼壬水之精。

    在第二天他完全恢复的时候,他刚好就提炼出一滴二阶壬水之精。

    在此期间,张致敬还跑回去他族兄那边查探了一下,发现他已经不在那边了,他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对方的踪迹。

    本来张致敬还打算三人一起到更大的湖泊,或许能提前完成任务。虽说他们理论上还有八天的时间,以他们两人的速度,也就再四五天就能完成任务了,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能够早一点完成任务,他也就不必要提心吊胆地担心要被发配去当矿工之事了。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张致敬的一些小心思。张致意毕竟是自己的族兄,若是能够帮他拿到一枚白阳令,也算是给了家里一个交待。所以,他本来打算找到张致意之后,再跟陈咏诺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再加个人,不过既然没有找到他的话,这件事情也就无从说起了。

    陈咏诺在一天之内,在不影响第二天施法的情况下,只能御使雷印做全力一击两次,所以他们两人在接下去的五天时间里,在失手两次被灵贝成功逃脱后,也终于凑够了十枚灵贝玉珠。

    此时,距离秘境关闭还有三天时间,本来陈咏诺打算就这样继续合作下去,如果不出差错的话,两人还可以各得九百善功,不过张致敬却提不起丝毫兴趣,反倒是怂恿陈咏诺,两人到其他颜色的湖泊中去试一下,说不定有其他收获。

    这几天,陈咏诺除了五枚灵贝玉珠外,还额外提炼出六滴二阶壬水之精,也算是收获颇丰。他一听对方的建议,想了一下,觉得还挺有道理的。这个千湖秘境可是百年才开启一次,他下一次能不能进来还很难说。

    而且善功之事,只要他拿到了白阳令,在外面也可以通过做任务筹集,没必要浪费这宝贵的三天时间,再加上这九百善功也没办法兑换二阶开窍丹,所以他们两人收拾一番后,就决定随机挑一个其他颜色的试试看。

    当他们再次从湖泊里出来的时候,他们开始在高空中指指点点,不过看来看去,他们都拿不定主意了。

    就在他们挑了一个紫色小湖泊,打算进入湖里时,张致敬座下的二阶青鸟悲啼了一声,直接往湖泊边的一块沙滩俯冲。

    “怎么回事?”张致敬被它吓了一跳,他差一点就从空中掉了下去。不管他如何与青鸟沟通,或者训斥它,青鸟全都不为所动,而是不管不顾地往下俯冲。这一下子,张致敬也没丝毫办法,他只能牢牢地抱着青鸟的脖颈。

    就在他们快要触地的时候,青鸟似乎撞在了一个近乎透明的光罩上。张致敬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撞得七荤八素。

    这个时候,已经先行一步到达湖面的陈咏诺,察觉到后面的异常,他倒转剑光,飞遁到张致敬的身侧。

    陈咏诺往光罩里面一看,只看到沙滩上好像密密麻麻地遍布着一些半尺来长的石头,它们在那边咕噜咕噜地滚动。

    石头滚动?

    当他再定睛一看时,那些半尺来长的哪里是石头,而是一个个鲜活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