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63、铜墙铁壁
    成年后的山豚,只能算是一阶中品,但是它皮糙肉厚,却是比一些一阶上品的灵兽还更难对付。就算是灵光后期的修士,想要将它拿下,也只能慢慢磨它,充分利用境界上的优势。

    远处的那几声呼叫,就是成年山豚发出的,它在召唤几头幼崽赶紧回去。一般来说,幼崽只在巢穴附近溜达而已,绝不可能到处乱跑。想要抓到幼崽就只能碰运气,比如说突然就撞到山豚的老巢里,类似这一种情况下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但是,前面的聚兽灵香对一阶下品灵兽的诱惑力太大了,就算背后有成年山豚的呼叫,这几头幼崽只是停顿一会儿之后,再次不管不顾地往前走过来。

    看着幼崽们继续往这边走来,广铭几人的心中松了一口气。幼崽们真要跑回去了,想要再抓住它们就难了。不料,就在这个时候,那头成年山豚竟然也跟了过来。

    趁着它们距离这边还有一些距离,咏鹏担心这三只赤翎鸟会吓跑山豚幼崽,直接手起刀落,用一张灵网将这三只一阶下品赤翎鸟网住,顺势将它们收入陈咏诺提前准备给他们使用的灵兽袋里。

    由于聚兽灵香已经将它们迷得晕晕乎乎的了,咏鹏这一次出手,也只是弄出了一些小声响而已,倒是没有惊扰到那些山豚。

    随后,所有人屏住呼吸,全都静静地在这边等待着。他们一想到等一下很可能会抓到山豚,内心就激荡不已。

    如今,云罗山上倒也不再是以前的穷酸样,像他们这一些人其实都已经吃过山豚肉精制而成的灵食,他们对于这一种肉类是毫无抵抗力的。

    如果他们这一次可以将出现的这些山豚全都一网打尽,那么他们接下去的几天里,肯定就有肉吃了。

    小一辈们大多跃跃欲试,像是广铭这几个年纪比较大的,则是忧心忡忡。他们这一边修为最高的就只有一个灵光六重的广铭而已,他们担心的是集他们几人之力,很可能都拿不下那一只成年山豚。

    这不是他们对自己没信心,而是他们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成年山豚在有幼崽的情况下,会更加的舍身忘死,它们会发了狂地保护幼崽,那是它们被刻在血液里的本性。

    山豚幼崽逐渐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上。入眼望去,总共只有三只,但是每一只都胖嘟嘟的,估计不下20斤重。

    本来咏鹏还打着像刚才那样的打算,就是在成年山豚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用灵网将这三只幼崽一起收了,然后所有人再来一起围殴成年山豚。

    不过,在看到这三只幼崽的大块头后,他这个计划是不可能实现的。他这一张灵网只有一阶下品,若是要像他刚才快速地抓捕,能够承受的最大重量估计也就二十多斤。

    对比刚才的一阶下品赤翎鸟,这一些山豚幼崽被聚兽灵香迷惑的程度会更轻一些。它们不可能被灵网罩住而不反抗的。只要它们一使力,肯定就达不到那样一击必中的效果,反倒是这张灵网会被它们牵扯住,到时候他也连带着被牵绊了。。

    在山豚走过来的那几息时间里,他们几个人始终无法拿出有效的措施。于是,他们只能用最笨的那个方法了。修为高的四个人一起负责这一只成年山豚,剩下八个年纪较小的就去抓捕三只幼崽。

    这么一小段的距离,他们却觉得过了很久。当那三只幼崽进入到第一道包围圈的时候,咏鹏照例用灵网将它们罩住,趁着它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拖到距离灵香更近的地方。

    就在他出手的时候,后面的成年山豚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它重达两三百公斤的身体,就好像是一座铁塔一样,沿路的一些碗口粗的小树,直接被它整根撞飞。

    陈广铭金枪一抖,化为一道灵光就直奔它而去。枪口上寒光点点,就是一块坚硬的石头,在一枪之下,也会四分五裂,化为碎末。

    但是,成年山豚拥有一招土行法术,它在瞬间之间,整个身体会变成铜墙铁壁,刀剑难伤。金枪的一击之力,也就在它的身上戳了一个小洞,流几滴血而已。

    另一位灵光四重的小伙伴陈广波,一看广铭的蓄力一击落空,眼明手快,连续弹出数枚灵砂,并且运用还不熟练的无名法诀,将它们组成了一道小阵法。由于太过于紧张,他接连催动了两三次,才激发成功。

    灵砂阵一起,成年山豚就被困在一座方圆一丈左右的范围内。那些灵砂化为巨石,一块接一块地砸在山豚的身上。但是,这一些巨石就像是在给它挠痒痒一样,丝毫无法伤害到它。

    它接连冲撞了四五次后,这座灵砂阵就被撞破了,几枚灵砂碎成了粉末。

    这时候,咏鹏刚好将幼崽拖到那边,他为了防止灵网被破坏,直接将它收了起来。七八位小修士早已在那边等着,两三个人组成一个小队伍,开始逮着一只幼崽抓,有用皮鞭抽的,也有用绳索拖后腿的,更有直接整个人跳到豚背上不松手,他们要抓活的。

    一时之间,三猪八人的声势比另一边还要大。那些幼崽敌不过他们,不停地发出求救声,直哼哼。

    成年山豚听不得这一些,它马上就如同发了狂一样,不管不顾地冲撞。有好几次,广铭差一点就被它撞到了。这要是被它近身撞到,估计直接就倒地不起,肯定无法再动弹了。

    但是咏鹏等四人,依旧牢牢守在前方,绝不让山豚越过他们。但是,他们几乎把所有能够想到的方法都用过了一遍,依然处于下风,山豚的气势则是慢慢增强。

    就在山豚的鼻孔中喷出白气,它的前脚不停地拨着地上的尘土,看起来像是要出大招的时候,陈广铭终于摸到了一张灵符。他直接咬了一口下唇,双手掐诀,毫不犹豫地将它催发出去。

    这张灵符化为一道红光,直奔山豚而去。在它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它身上的那些硬如钢钉的粗毛,一下子就燃起来了。

    此灵符便是之前陈咏晶送给他们防身的一阶上品南明离火符。此火一出,山豚表皮上的毛发瞬间就烧着了,它的那招土行法术被破,又加上火力一催,表皮立马变脆。

    就在这个时候,广铭金枪再一抖,枪口直接刺中山豚的头部,将它一击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