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54、分神化念
    直到此时,陈咏诺才醒悟过来。看来这一切都是仙府里的人费尽心机设下的圈套,他们故意放出诱饵,就是要夺舍前来寻宝的后生俊才。

    很不幸地,他以为是他笑到了最后,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却没想到黄雀在后,他竟然快要被人夺舍。背后之人不只想要他的命,连带着他的身体也要带走。

    夺舍他的人,是一个叫做曹凤娥的金丹境女修。原来的山间曹氏,不只曹家老祖一位金丹真人,就在白蓉韵凝结金丹期间,曹家也新晋了一位金丹真人,就是曹凤娥。只不过她还未暂露头角,曹家就被白蓉韵一伙人连根拔起了。那时候,曹凤娥还在仙府这边闭关,炼制本命法宝。

    几天后,她从闭关中醒来,才得知曹家老祖已经被围殴致死的消息。她无力替老祖报仇,一气之下,在安顿好曹家其他人之后,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找无生杀道。

    她直接拿出巨额财富,就为了买白蓉韵一条命。等她拿到无生令并激活之后,她在回来的路上也遭遇了一伙黑衣人的袭击。在她濒死之际,她施展秘法,将本命法宝献祭,强行用炼神境尊者才能使用的分神化念之法,将自身元灵切割出三个小部件,分别附身在蝙蝠内丹、流金宝幢和五云桃花瘴布袋上,并且还附加了一份藏宝图,将它们隐藏在一处被毁坏的曹家别院,她的本体则逃回仙府之中。

    她的金丹被打碎了,但是她不甘心一百多年的修为化为泡影。如果她想要重回一世,便只有夺舍一条路。

    要是在千年以前,有太上宗在的一天,就算是元神真君,也不敢行夺舍之举。不过,自从千年前,太上宗销声匿迹以后,一些旁门左道之士就开始蠢蠢欲动了。特别是在南疆那种野蛮之地,夺舍之事时有发生。曹凤娥也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才得到了夺舍秘术。所以,她才敢如此施为,就为了十数年之后,能够重走修行之路。

    她当初是偷偷溜回仙府的,随后就陷入假死之中,除非是被切割出去的那些元灵唤醒,要不然她便会一直沉睡下去。

    只是,她没想到她这一等,就是一百多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原本侍奉在仙府的族人们走的走,死的死,就连控制仙府进出的两枚铁丸也被带走了,再没回来过。

    这是曹凤娥在设想时就没考虑到的情况。

    百年前,这三件法器连同藏宝图就被莫代山一行人拿到,但是他们太过于谨慎,兜兜转转了上百年,辗转之间,才得知桃花瘴的这个位置,也顺便把陈咏诺套了进来。一切就好像冥冥之中注定好的一样,所有的事情全都是偶然,最后则成为了必然。

    天意便是如此。就在曹凤娥最绝望的时候,陈咏诺不只带来了曹凤娥她最后一部分的元灵,还将进出仙府的两枚铁丸也带了回来。这部分的元灵,有或者没有关系不大,主要还是这两枚铁丸。她没想到莫代山的实力如此弱小,竟然连仙府的大门都打不开。

    所以,她在准备了七天时间之后,就迫不及待地运转秘法,强行对陈咏诺进行夺舍。

    刚开始时,一切都很顺利,她成功将陈咏诺上丹田里的意识剥离出他的身体,她的元灵强行占据上丹田这个位置,就算对方的意识随后又返回到上丹田中,却也对她无可奈何了。

    只要她头上的那七盏油灯能够坚持七天时间不灭,那么她就可以吞噬对方弱小的元神,夺舍成功。

    ……

    云罗山上。

    这几天,云罗山还是像往前一样平静,族人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有三个人,就好像铁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

    此时,一道火光从阵外飞了进来,直接飞到议事厅中。

    坐在椅子上的张致敬,看到这一道火光,把手一招,火光便化为一张传音符,落在他的手上。

    他赶紧将心神沉入传音符中。片刻后,这一道传音符化为了灰烬。

    “贤侄,郜前辈在不在白阳山?”陈玉泽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张致敬的身边。

    张致敬点了点头,说道:“郜师兄刚好就在白阳山。”

    陈玉泽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那我们就赶紧去一趟白阳山。我亲自上去请求一下郜前辈,希望他看在广亮的份上,能够出一次手。”

    就在这个时候,陈咏晶拿着一本书册,急冲冲地跑了进来,泪眼汪汪,带着哭腔说道:“父亲,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老三他怎么了?”咏晶手上拿着的正是云罗山的族谱。这几天,陈玉泽让咏晶就在宗祠那边盯着族谱,让她有什么情况立马过来禀报。

    当然了,陈玉泽只是不想让她在这边哭哭啼啼罢了。族谱上也仅能判定生死而已,若是有情况的话,那只是是老三的名字被勾销,又怎么可能会有好消息。

    陈玉泽一想到这里,只感觉天要塌了。他们云罗山能有今天,可是极不容易之事。若是在这时候出事了,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只觉得连气都喘不上来。

    “父亲,哥哥的名字在这里一闪一闪的,他是不是出事了?”陈咏晶哭丧着脸。

    陈玉泽接过一看,果然“陈咏诺”三个字,时而明亮,时而暗淡。

    “贤侄,你看这?”陈玉泽将族谱拿到张致敬面前,说道。

    张致敬皱了皱眉头,说道:“伯父,我们赶紧一起去白阳山,把族谱也带上。事不宜迟,马上走。”

    随后,两人乘坐张致敬的那只二阶青鸟,往乌石坊市而去。陈咏晶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们二人走远,然后把眼泪一擦,重新振作起来。

    过了半天的时间,他们二人已经来到了白阳山上。

    张致敬拿出一张传音符,大致说了一下情况,直接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来到他们的面前。他直接拱了拱手,深深地作了一个揖,说道:“孙儿,给祖父请安。”

    “广亮给师叔请安。”

    “好孙儿,快快,带我们去找你师父。”陈玉泽将广亮扶了起来,焦急地说道。

    “师父在那边等候了。祖父和师叔,请随我来。”说完之后,他在前头带路,将他们领到郜枫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