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47、流光宝幢(第五更)
    陈张二人隐蔽的这个位置,颇为奇妙,刚好就与对方隔了一道阵法。也就是说,他们二人处于这座秘藏的内外阵法之间。

    往外,出了阵法,便是对方破阵的地方。往内,便是秘藏所在。不过,外阵没破,秘藏依旧隐藏在一片迷雾之中,他们二人也无法窥探。

    于是,他们二人不能往左,也不能往右,更不敢再冒然往前,若是误碰了阵法,就算他们隐形匿迹之法再玄妙,也会立即被对方发现。

    就算没有误碰阵法,太靠近他们也不行。两人只能窝在这个位置静静守候,时刻观察他们破阵的进度。

    任这一些人如何猜测,都不可能想到在外阵之内,竟然已经有了两个人。

    趁着这段时间,他们开始密切关注对方。

    张致敬认识的人很少,就算他这几天已经远远看过那三人的样貌,也认不得对方。陈咏诺从他的描述中,隐约想到了几个人,不过还不敢确定。

    再加上他这时候听到对方的谈话内容,两相对比之后,他大致推断出一些信息。

    对方只有五个人,四男一女。从声音上可以听出来,为首之人便是那位莫代山,这个完全出乎陈咏诺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颇为和善的老者,竟然就是这五人的头领。若不是他亲耳听到,他实在是很难相信。

    第二位就是低价出售给他五云桃花瘴的那个老汉黄得泉,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陈咏诺一点都不觉得讶异。他在看到那封密信的时候,就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人有问题了。另外的两个男人和唯一的女人,陈咏诺对他们三人的声音没有多大印象。

    这五人中,核心人物便是莫代山,虚形后期的修为,他在破阵时,每一次出手都能造成地动山摇,声势浩大,看来是个颇为棘手的狠角色。

    他晋级虚形后期多年,距离成丹越来越远,难怪如此挂念这座曹家秘藏。他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要找到能够辅助他成丹的灵物。

    余下四人中,虚形中期的有两个,黄得泉和一个被他们叫做老四的男修。余下的一男一女则是虚形初期。

    这个团队,重要的有两个人,一个是莫代山,负责破阵的主力;另一个是老四,他有一件可以帮大家抵御桃花瘴侵蚀的防御法器。其他三人就打打下手,每日轮流一个到外面望风。

    “走,我们再靠近一些。”陈咏诺直接用传音入密的方式,与张致敬进行交流。

    这种传音入密,就是将声音用神识包裹,传递到对方耳中,可以起到防止别人窃听的作用。为了能够在桃花瘴中自如对谈,张致敬将它传授给陈咏诺,也不算是什么重要的道法。他试了几次之后,就能熟练使用了。

    “不怕被发现吗?”张致敬反问道。

    “没事。他们中没有金丹真人,你跟在我后面。”陈咏诺说完之后,就将对方的情况一一告知张致敬,两人又悄悄地前进了一大段的距离。

    从这边看过去,他们依稀可以看到,那边有一大三小共四个宝幢。这四个宝幢是成套的防御法器,一经运转,流光异彩,将桃花瘴全都排除在外,不能侵入分毫。

    站在最中间的那人,撑着一把大宝幢,他就是那个虚形中期的老四了。他时刻捏着两枚中品灵石回复法力,长时间御使这件三阶防御法器,就算他已经是虚形中期,也是极为吃力。

    这时候,站在旁边休息的黄得泉嘟囔了一句,说道:“要是我们不把那个五云桃花瘴给卖了,我们早就把这个外阵破掉了。只能便宜了那个臭小子。”

    黄得泉心里的那个怨气,从他半个月前看到这一些桃花瘴就埋下了。百年前,他可是亲眼见过五云桃花瘴的威力,一直眼馋得很,只是苦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光着急也没用。

    如今,桃花瘴让他找到了,可是布袋却没了。他能没有怨气吗?他的怨气都已经满了,溢出来了。他现在恨不得从陈咏诺的手中,把那个布袋抢回来。

    “二哥,谁叫你把它给卖了呢。不过,你放心,以后若是有机会,我替你把那个布袋抢回来。不就是一个虚形初期的小子,你该不会还怕了他吧。”老四刘远征掌管着一家小型门派,他平常作威作福惯了,身上自然就有一股匪气。

    若是由他来安排的话,他才不会像大哥二哥一样,悉心谋划,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到头来,还不是自己受罪。

    “老四,我要郑重提醒你一下。那个小子不简单的,你这样轻视他,吃亏的可是你自己。”

    随后,黄得泉就将前段时间打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大致情况便是陈咏诺一行人去碧水地界的事情。

    东明湖里发生的事情,涉及到每个人的一些**,他们四个人自然不会说出去。外人无法打听到细节部分,不过事件的经过却是相差不大。

    “遇到南疆血煞一脉,却能幸免于难。如果换成是你,你有多少把握可以逃开。”黄得泉说这一些话的时候,一点也没给他留情面。

    他们几人相处了上百年的时间,彼此之间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若是他现在给老四留情面,以这个小子惹事的能力,说不定会出大事。而且,随着最近二三十年来,玉炉峰的势力越来越庞大,这小子的口气也越来越大了。再不给他敲敲警钟,下一次说不定就要给他送终了。

    “老二说得没错。不过,这个小子也不能久留。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们也无需再瞻前顾后了。而且,我已经将一些信息传递给了无垠子,相信以他睚眦必报的个性,我们在一旁默默看戏就可以了。”莫代山原本安静地在一旁听他们说话,冷不防又抛出了一个重磅。

    “大哥厉害,这招借刀杀人,真是高招。”旁边的几人,开始不停地称赞。

    不远处的陈咏诺冷眼看着他们,内心深处却是一阵火起,这些人真的是可恶至极,专做损人利己,背地里害人的勾当,他现在恨不得把他们全部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