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35、曹家之事
    议事厅中,十几个陈家人都安静地站在一起,等着山主陈咏诺发话,就连广铭和咏鹏也乖乖跪着,神情肃穆。

    大哥和二姐都在仙城那边忙碌,抽不开身,就算是发生了这一档子事,他们也只是轮流回来一两趟,就又要回去看管商铺。家族里的人嗷嗷待哺,穿的用的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们能为家里做的,也就只有这一些了。

    至于家里的这一些事情,还有老三陈咏诺在呢!在他还未回来时,整个云罗山就好像一盘散沙一样。

    如今,他回来了,他们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这十几个族人,几乎都是年轻一辈,像是广欢和咏晶,已经算是年纪较大的了。

    看着这一张张略显稚嫩的脸庞,恍惚之间,当时在山外村发生的那些事情在陈咏诺的脑中一一闪过,他只是没料到,时隔多年,他们还得跟这个地方扯上关系。

    不过,他如今修道二十余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初出茅庐,什么都还不懂,只知道跟着父亲屁股后面的小孩子了,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不过,在做那些事情之前,他还得将眼前这一大家子安排妥当,特别是跪着的这两个小子。

    他们这一次刚好撞在枪口上,最主要的错不在他们身上。不过,他们身为家族里的一员,享受着家族给他们的一些便利,本来就应该将家族排在第一位,不管做什么都要考虑利害得失。

    既然他们做错了事,那么就要接受惩处,以儆效尤。

    “你们可知错了?”陈咏诺沉声问道。

    “知错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回道。这几天,他们的心里确实不好受。他们与广茵一起长大,三人的感情也很深厚。如今,广茵被人掳走,不知道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他们一想到这个不单是内疚,还心如刀割。

    “光知道错了还不够。你们俩不只私自去了**,而且还没有照顾好家人。如果我不处罚你们,家法也就形同虚设。”陈咏诺走到他们面前,让他们交出家族身份令牌,直接扔给了广欢,继续说道:“你们两人的家族贡献点,全部清零。而且需要接受家族俗务派遣五年时间,十年不得走出云罗山。”

    其他人听到这个处罚,全都倒抽一口凉气。不过,他们也不敢替二人求情,只能在心里为他们默哀。十年不得外出,这差不多相当于拘禁了。他们正处在欢脱时期,若是让他们一直窝在山上,别说十年了,一年都够呛。

    “你们可服气?”陈咏诺反问道。

    广铭和咏鹏二人连说不敢,甘愿受罚。

    于是,陈咏诺就让他们站起来。陈咏诺环视了一圈,看着眼前这一些人,他想到了这一次的碧水之行,心里突然就有了感概。

    “你们可能觉得我刚才的处罚有些过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我们现在的处境,不说风雨飘摇,那也是强敌环饲。暂且不说这几年魔道和一些旁门左道蠢蠢欲动,像我们这种小家族,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山雨欲来,就是家破人亡的下场。我这一次去了碧水那边,深有体会。”

    “还有,我要说的是,广茵失踪这一件事,并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是专门针对我们云罗山这边来的。所以,你们这一段时间,能不出去的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修行。若是不想像广茵一样被掳走,就把修行排在第一位。”

    陈咏诺是经过深思熟虑了以后,才决定将这一些事情都告知他们的。从他这一段时间以来的所见所闻,他说的这一些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就连白蓉韵这种金丹真人都有急迫感了,他们这一些平头百姓,怎么可以没有危机感。只有让他们明白身处的环境并不安全,他们才能奋发图强。整个家族还处在上升前,若是不把下一代人的忧患意识激发出来,云罗山想要真正兴旺,就犹如镜花水月一样。

    果然,他们在听完之后,每个人的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接下来,陈咏诺也不再罗嗦这一类的事情,直接将他们打发出去了。

    他在自己和父亲之间,布下了一个隔音禁制。

    如今,陈玉泽已经将家族里的事务全都下放给了他处理,只是偶尔会提点他一下而已。就比如刚才的处罚处理,陈玉泽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在外面混迹了数十年,对这个更深有体会。家族里的处罚,表面上是处罚,实际上更像是一种督促,因为那一些处罚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外面的世界,才真正的是吃人不吐骨头。他们云罗山,不是也才刚刚遭遇了无妄之灾。

    陈玉泽看着陈咏诺做了如此严密的防范,倒也正襟危坐,问道:“三儿,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父亲,你可还记得我第一次跟着你去山外村之事。我们当初在那边遭遇到伏击,我记得我们还收缴了对方的一些东西。”就在他刚才看到那封密信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从山外村发家,在百年前衰败的曹家。

    一听到老三谈及以前之事,陈玉泽古井无波的眼睛突然就灵动了一些。他伸手往储物袋一摸,就拿出了几本记事秘册。他当时看完之后,就随手放在储物袋中,这么多年过去后,它们依然还躺在储物袋中,若不是老三突然提了一下,他早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你是说?”陈玉泽一下子就恍然大悟。

    “不错,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巧合。而且,山外村那边如此诡异,事情肯定不简单。”陈咏诺对于山外村那边的感触会更深一些。因为他手中的那个雷鼓,就是在那边得到的。

    如果他想解开这个雷鼓之谜,也只可能是在那里。

    “如此看来,山外村那边确实是跟别的地方不一样。不过,那边危险重重,能不过去就别过去了。我们现在只要好好过下去,等到你突破到金丹期,家族稳固了再说。”陈玉泽大半生都在劳碌之中,他实在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像他一样不得闲。如今这日子,说多好是没有的,但是比他以前要好很多,稳妥一些就好。

    陈咏诺自然知道他的想法,父亲年纪大了,力求稳妥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他也知道时间都是自己赚来的。如今,敌在明,他在暗,他若是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太便宜对方了。

    “对了,父亲。你当初是如何得知山外村的?”

    陈玉泽一听,突然陷入了回忆之中,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腼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