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29、十赌九输
    以市面上流通的灵石来说,按灵石中蕴含灵气的量,大致可分为上中下三品。修士们日常用来交易的,以下品灵石为主。中品灵石较少在交易中出现,一般是虚形期以上修士用来回复法力,它与下品灵石的兑换比例是1:100。而上品灵石就更为少见,只能在一些高端商铺或者拍卖会上见到它们的身影。

    就算是那些灵石矿藏储量巨大的矿坑,上品灵石也是不常见的,往往一年时间也挖不到几个。

    至于极品灵石,这纯粹就是传说之物。若是有幸见到一次,那是可以吹嘘好几代人的。

    试想一下,当有人喊出:“我爷爷的爷爷亲眼看过一次极品灵石。”旁边的人会用何等崇拜的眼神看过来!要知道,就连炼神境尊者有幸见过的都是凤毛麟角。

    敢这样喊出来的,只有大户人家才有这样的底气。当然了,这一类人从小就接受严苛的教育,会这样喊出来的怕是没有的。

    所以,陈广铭三人对于何元奇所说之事,也仅仅是当作一个噱头,玩笑话罢了。

    几年前,大伯陈咏望在一次例行吹嘘想当年系列,细数牛逼哄哄过往经历的时候,说漏过嘴。他当时就说过乌石坊市这边,有一种特有的娱乐休闲活动,叫做“赌石”。他说他以十块灵石的价格买了一块大原石,最后竟然开出了价值五十块的灵石,轰动了整个赌坊。那些赌徒们尊称他为“陈大师”,还要他传授经验呢,差一点把他堵在里面,回不了家。后来,他在那里观摩了一下,“赌石”这玩意,十赌九输,若是沉迷其中,最后肯定血本无归。他看清现实后,也就不再沾染这一些了。

    他们几个听完之后,心向往之。特别是他们那时候生活困顿,一听到有这种可以不劳而获的玩意,就两眼冒金光。不过,就算他们缠着大伯要他带他们过来见识一番,甚至还去三叔那边偷了一些猴儿酒,想要贿赂大伯,但是他喝完之后,就是不松口。当时,把他们气的,差一点就在黄皮葫芦里给他添加一些童子尿了。

    自此,这个神奇的地方,就埋在了他们的内心深处。刚才,他们听了何氏兄弟一番介绍,这等儿时的记忆,涌上心头。

    没想到,他们几个还真的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们三个跟着何氏兄弟走进这个小巷深处的赌坊中。

    一走进大门,映在他们眼中的便是堆积如山的石头,大的有如房屋一般,小的也有西瓜大小。

    在这座石头山面前,三三两两地站满了人。他们对着石头山里的某一块石头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看他们渴望的小眼神,就好像他们在挑选青楼中的花魁一样。

    “怎么样,壮观吧!”何元辰一脸骄傲地说道。

    “走,我带你们去看看。若是你们有相中的石头,便可以买下来。说不定你们运气好,真的可以遇到上品灵石的。”何元奇赶紧挤了过来,刚好就在广茵旁边。

    广铭听完之后,用呵呵一笑,作为他的回应。其实,大伯陈咏望当时就说了,这种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地方,赌的大多是下品灵石,就连中品灵石都很少出现,远没何氏兄弟说的那么夸张。

    他们观赏一番就可以了,买卖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茵妹妹,我带你去那边看一下,我前几天相中了一块石头,你帮我拿一下主意。”何元奇完全没注意到广铭的呵呵一笑,反倒是围在广茵的身边,一脸笑嘻嘻的说道。

    “我又不懂,你去问你哥去,干嘛问我。”广茵一脸的不情愿,她才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哥又不懂。我只听你的。”何元奇继续缠了过来。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有哭声传来,哭得撕心裂肺的,口中还直呼:“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们不能把他带走。”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被两个**着上半身,露出精壮肌肉的大汉架了过来。

    “你们这群强盗,骗子,就是要害我们吴家断子绝孙。”

    两个大汉把他扔了出去,还一人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狠狠地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把自己的儿子押在这边,反倒说我们骗你。我也不要你的儿子,你把欠我们的钱还了。”

    “烂赌鬼,烂命一条。有种你就再进来,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看着他们恶狠狠的样子,那个衣衫褴褛的男子,本来还想再嚷嚷几句,只能把那些未说出的话吞回去。他抹了抹眼泪,徘徊在赌坊门口,不敢再进去,他抽了自己几个耳光,恼恨为何会猪油蒙了心窍,头脑一热,就把儿子押在了赌桌。如今,唯一的儿子被人家收了,他有何面目去见死去的老父亲。

    “像这种赌鬼,一旦上了赌桌,什么都不在乎的。茵妹妹,我们还是不要去理这种人了。”何元奇一看广茵好像有同情那个人的趋势,赶紧补了一枪。

    刚好他们旁边站着的也是一个常客,对于那个人的事情了如指掌,附和道:“他呀,以前他把他老爹辛苦留下来的东西都赌光了,前几年又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株灵果树,也压在赌坊里了。如今,连自己的儿子也被卖了。最可怜的就是他儿子了,据说他儿子还点化出灵光了。本来他儿子有机会成为人上人,如今一个修士被迫卖身成奴。摊上了这样的一个爹,这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听了这个人如此败家,又死不悔改的事迹,本来旁边有几个人还在可怜他被人如此对待,这一下子,不朝他脸上吐口水都算是涵养很不错的了。

    “古人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广铭叹了一口气。他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竟然碰到了如此奇葩之人。

    本来他还对这“赌石”一事有一丝好奇。这一下子,他真的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我们还是回去吧。”

    何元奇还在那边缠着他的茵妹妹跟他一起过去,冷不防旁边冒出了这一句,一下子就把他的热情浇熄了。

    “别急着回去呀,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何元奇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们。他们火云岭的家教也是极严,闲暇时间是不允许他们出来玩耍的,他们也就靠着每次出来巡查任务的时候才有机会出来一趟的。

    这一次好不容易有时间,而且身边还有一个萌妹子。何元奇都还没开始耍,他们就要回去了,要不要这么扫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