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25、得失之间
    话说甄清林以阴阳大鼎将坚不可摧的巨石蛊胎炼化成灰灰。当他要收回水火护法神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掌控不了。

    甄清林急得满头大汗,其他三人却也无能为力。更让大家郁闷的是,随着前方阴阳大鼎的加速运转,被炼化出来的那些腥臭无比的烟雾,弥漫在这个被触须包裹着的小空间中。站在张致敬身边的小灵兽,只会鼓风,却无法消除这一些臭味。

    这时,陈咏诺记起来他的手中好像有一个布袋,最擅于收集这些瘴气烟雾了,暂时只能是先拿来使用一二了。

    于是,他拿出破布袋,打开袋口,手捏了个“收”字诀,那些烟雾就全都被吸到布袋里了。

    烟雾一消,全部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就连一直担忧着的甄清林,他脸上的神色也舒展了不少。

    又过了一小会儿,阴阳大鼎的虚影渐渐消散,而原来的水火护法神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红一蓝的两颗圆珠子。

    它们停顿了一下,随后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

    那些由污血泥沙组成的陆地石块,就连甄清林手中的三阶飞剑都难以戳破,可是那两颗圆珠子轻轻一碰,它们就土消瓦解,被融出了一个孔洞。

    两颗圆珠子相互追逐嬉戏,直冲云霄,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踪迹,原地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人。

    就在前方水火珠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时,陈咏诺手中的那个破布袋上,本来一直潜伏着的那只三阶妖虫却焦躁不安了起来。

    刚才,这个布袋被陈咏诺用来装巨石蛊虫被炼化后的烟雾,如今整个布袋中都弥漫着蛊虫的气息。这一类蛊虫可是吞噬过无数的毒虫妖虫,它们仅凭气息就能克制各类妖虫。

    这只三阶妖虫就算已经三阶了,但是它本身就只有附身变化的本事,于争斗一途上毫无战斗力。它们天生胆小,灵智也极低,一遇到危险就只会逃避闪躲。能够控制妖虫的那个人远在十万里之外,对它的掌控之力已经极低,所以,它趁着前方慌乱之际,悄悄从布袋上脱落了。

    可是,当它刚找好位置,佯装成一块小石头,悄悄潜伏在地面上时,张致敬身旁的那只小灵猴,早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底。它咻地一下,就将它抓在手上,直接塞入口中,嚼了几下吃掉了。

    四个人全都将注意力放在前方,根本就没注意到这边的小动作。他们已经习惯了张致敬的这一些灵兽会到处跑来跑去,只要它们不捣乱就好,只能由着它们了。

    前方的甄清林怅然若失,本来他做好的是水火护法神会再度损伤的心理准备。可是,他是真的没想到,它们竟然化为了两颗珠子,然后就飞走了。

    他得到水火护法神已经有数十年的时间,曾经他一度以为这就是他的成丹机缘。后来,他道体有损,无法达到无垢的状态。就算他手握这项秘宝,可以窥探阴阳交融的奥秘,却也成丹无望。

    他的师父看在他求道之心甚坚,帮他求到了另一种法门,虽然是以外道成丹,但至少并非毫无希望。本来,成丹机缘就是百里挑一,一百个能够修炼到虚形后期的高手,差不多也就只有一个会成功而已。

    另外的九十九个虚形后期,哪一个不是经过千难万险才走到这一步的。修道之路,本来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能够到达对岸的只是少数人。若非如此,那个被炼化成怪物模样的倒霉鬼,也不会去走人蛊合练的禁术,就只为了得到金丹级战力而已。

    甄清林已经算是一个极其幸运之人了,他先后得到了两种不一样的成丹机缘,只是其中一条路也已经走不通了。

    甄清林依旧难以置信,他施展遁术,直接顺着那两颗珠子开辟的通道,去外面又察看了一番。等他又回到这边的时候,只能在心中苦笑。

    “罢了,罢了。”本来这条路就已经被他走死了,就算把它留在这里,对他也没有任何帮助。反倒是他自己,迟迟下不了决心去走另一条路,心中总是存有一丝侥幸。

    这时,他想到了祖师对他说的那一席话,当初他听得云里雾里的。祖师对他说,他的机缘不在得,而在于失。该放手时就要放手,机缘是强求不来的。甄清林当时以为,祖师点出的是路耀智突然过世对他心境上的影响。

    现在他再细细想来,或许祖师早已看到了这一点,只不过他当时驽钝,听不出弦外之音。

    想通了这一点,甄清林的心才算是真的静下来了。他握着手中这把桃木剑,感觉自己距离成丹又近了一大截,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而在某个洞天福地之中,一名老者,身着农夫的打扮,正在一处桃园里除草剪枝。这里的桃园约莫只有一两百株,可是每一株都灵性十足。桃园里随意一株桃树,若是出现在外面,都能引起无数人的争夺。

    在桃园的旁边,恰有一处灵潭,只是灵潭之中,却是清澈见底,连最普通的鱼虾都看不到。

    “难道真的是水至清则无鱼?”一个女童拿着一把鱼竿,站在灵潭边,口中喃喃自语。

    “爷爷,鱼什么时候会回来啊。”女童嘟哝着嘴巴,大声嚷嚷。

    老者笑了一下,说道:“你说说,你都问了多少次了。它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鱼若是不回来,我这把鱼竿又有什么用?”女童说完之后,直接将鱼竿扔在地上。自从回来之后,她每天都来这边一趟,可是多少年过去了,她连一条鱼的影子都看不到。

    家里这边实在是太无趣了,冷冷清清的,不要说人了,就连鱼都看不到,还是在坊市那边好玩一些,人多热闹。

    若是陈咏诺在这边的时候,他肯定会认出,这老少二人便是他找寻了许多年,一直未曾找到的老小王和老王师傅。

    他看到这二人,肯定会很奇怪,为何这二人多年不见,竟然还跟他以前看到的一模一样。老王师傅不再变老,还可以归功于他养生有成,可是这小王师傅却依然还像个小孩子模样,这就说不过去了。

    “你这孩子。”老王师父将地上的鱼竿捡了起来,然后他心有所感,笑眯眯地说道:“你看,这不是回来了两只嘛。”

    小王师傅歪头一看,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两道光芒,刚好一红一蓝。它们从天而降,“扑通”一声,掉落在灵潭之中。

    霎那间,灵潭中便出现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鱼儿,刚好就是一红一蓝两条。它们吐着气泡,互相追逐嬉戏。

    “爷爷,你说我能不能把它们钓起来。”小王师傅顿时就来了兴致,一把抢过鱼竿。她轻轻一甩,鱼竿上就有一条白线被她甩入灵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