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17、划江成陆
    沧浪湖外,早已是月上柳梢头,而在水府之中,却还是灯火通明。

    当初的那一块石头,横亘在东明湖中,它在最初的半年时间内,竟然化为了一座小岛,几年过去后,这座小岛慢慢向外延伸,整个东明湖都被它强占了。

    如今,原来的东明湖早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块广袤无比的石头陆地。这片陆地,坚硬无比,就算是用二阶飞剑戳,也仅能戳出几个小孔洞而已。

    沧浪湖是距离东明湖最近的湖泊,那边的陆地已经往这边扩张了,如果再不阻止的话,或许几年后,整个沧浪湖就会变成第二个东明湖了。

    这一席话听下来,有点离奇,就好像天方夜谭一样。

    如果将它提炼一下,大致意思便是他们刚开始还以为是天降福缘,想要秘而不发,将之占为己有,却没想到他们无福消受,从巨石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且还发现事情慢慢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若是他们还不及时止损的话,说不定就连沧浪水府都保不住了。

    他们四人听完之后,却也觉得,路耀名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夸大其实。

    此类异象,他们明天过去一看,也就一目了然了。

    众人之中,甄清林经历的事情较多,他的见识也比其他人多一些。这件希奇古怪的事情,让他想到了一种神通之术,划江成陆。据说,划江成陆可以直接将一片水域变成陆地,它能够造成的效果,跟东明湖的状况何其相似。

    不过,类似这种大神通基本上早已绝迹,或者是被封存在四家五宗的元神高人手中,轻易不会流传出来的。

    难不成东明湖事件,或许是元神高人们的一次游戏人间的恶作剧。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几个肯定是无法解决的。

    在此期间,陈咏诺沉默不语,只是安静地听着,他发现路耀名的言词多有闪躲,似乎掐头去尾了不少东西。

    这一点,甄清林同样也察觉到了,他等到对方说完之后,问道:“你们有没有在那块石头上,或者是整个陆地上有什么收获?还有一点,事情发生后,你们在附近有没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人?”

    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他们至少得把事情都梳理一遍,不能错过任何细节。总不能两眼一抹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搞一通,最后拍拍屁股走人。

    路耀名一大家子,这几年就一直生活在这边,他们肯定是最为熟悉的知情者。

    若是他们从中得到了什么东西,又想要占有己有,就此瞒着而不告诉他们,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路耀名心虚了,才会故意隐瞒一些信息。

    “没有,完全没有。”路耀名一听,连连摇头。

    他以前确实是想占为己有,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后,他早已没有了这个念头,只想着赶紧把这个瘟神送走,他们一大家子安安心心在这边休养生息就好。

    整个石头光秃秃的,连一棵草都长不出来,哪里可能从中得到好东西呢!

    “好吧。那我们明天白天先过去看一下。”

    在甄清林眼中,路耀名是市侩了一点,不过他一人要撑起这么大一个水府,还是在碧水这个地方,若是不这样,早就被人吃干抹净了。他相信路耀名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特别是在他面前,肯定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既然他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甄清林瞧着陈咏诺紧锁的眉头,特意补了一句。

    陈咏诺抬头看了他一眼,得到肯定的眼神后,也不再闷着,问道:“在巨石还未到来之前,东明湖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陈咏诺跟其他人不一样,这边的人好像很轻易就能接受“天降福缘”这个前提。也不能说他们思想僵化,而是它已经算是一种共识,但凡有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发生,他们就都归类到那边,不会再继续追究下去。

    刚才,陈咏诺的脑子里一直想着的更多是“事出有因”这四个字。在考虑或者探寻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仍然习惯用自己以前养成的一些思维逻辑去判定问题,所以他会去怀疑“天降巨石”的合理性。

    如果这块巨石并不是“天降”,而是“人为”,那么肯定就是东明湖那边有一些情况,按照这个思路追究下去,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新的线索。

    路耀名本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一听这个问题,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原来,东王宗曾经颁布过一条法令,但凡修真家族察觉到附近有灵脉在孕育的迹象,必须上报。知情不报者,将严惩不贷,情节恶劣者,还可能被收回灵山胜境。

    就在天降巨石的十几年以前,路耀名确实察觉到东明湖有灵脉觉醒的迹象,不过这条灵脉的孕育极为缓慢,十几年过去了,依然还在进行当中。

    他是知道这条法令的,但是他肩负着沧浪路氏再次崛起的重任,所以他选择了不予上报。他期望着,能够借助这一条灵脉,产出更多的灵物,为族人提供充足的修炼资源,他想恢复沧浪路氏的荣光。

    世事难料,他怎么也无法猜到,之后几年发生的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若是他将此事交待出去,东王宗肯定不会轻饶他们,就算是小小的惩处,也肯定会让他们雪上加霜。

    所以,他默默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若是自己不说,他们也没察觉到,就把这件事情当作没发生过。他前段时间还去东明湖那边确认了一下,那边果真是荒芜无比。就算他说了这边有一条灵脉,也不会有人信的。

    路耀名本以为,这一劫终究让自己逃过了,却没想到那个泡了一手好茶的年轻人,心思敏锐,竟然还会察觉到这一点。

    “说到这个,我好像听族人们说过一两回,不过我当时忙着水府里的事,也没去仔细查探。”路耀名尴尬的笑了一下,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一些细节。

    然后,他继续说道:“十几年前,他们好像在东明湖有一些发现,似乎那边有灵脉觉醒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