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15、沧浪水府
    因为张致敬刚刚晋级虚形期不久,他还未来得及修习人剑合一之术,暂时无法驾驭剑光,所以他们四人只能乘坐三阶灵梭。灵梭的速度在各种飞行器中是速度最快的一种。此去碧水地界,差不多有十多万里的路程,就算用三阶灵梭全速飞行,也差不多要一天的时间。

    不过,他们这一次的任务时间还挺宽裕的,四人沿途走走停停,特别是陈咏诺三人,都算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自然什么都感觉很新鲜。当他们到达那边的时候,已经是四五天之后了。

    在灵梭之中,陈咏诺通过几人偶尔交谈的只言片语,倒是记下了其他二人不少的信息。他自己跟他们比较了一下,也得出了一些结论。

    论修为境界,依次是甄清林(虚形后期)、宋以薇(虚形中期)、陈咏诺和张致敬(虚形初期)。

    论年纪,陈咏诺排第二,仅次于甄清林。四人中,竟然是宋以薇年纪最小,比张致敬还小一岁。因为,张致敬足足花了快二十年的时间才晋级成功,差一点就被踢出白阳派了。他在整个白阳派上千年的建派历史中,已经算是垫底的那一批人了。

    张致敬修行慢,不是因为他根骨资质差。能够被收入白阳山中修行的孩童,各方面条件都是很不错的,他的问题主要在于他不务正业。他不注重自己的修为,反倒是一心钻研驯养灵兽方面的技艺。门派发给他的各类修炼资源,他不是自己享用,而是都优先分给了诸多灵兽。他在白阳山上的居所,不大像是清修之地,像个动物园。若不是他的家境也还不错,他光是养那些灵兽,就得破产了。

    最后,门派长老忍无可忍,勒令他必须在入门二十年前突破,否则就把他赶出山门,他这才匆匆忙忙晋级,只能初步凝聚中品道体而已。

    对于如此“任性”的伙伴,陈咏诺只能是衷心佩服他,他自己是铁定做不到像他那样。

    所以,四人中,最重要的实力排行,陈咏诺只能是倒数第一。

    暂且不说甄清林虚形后期的实力,四人小队中妥妥的团队领袖,就算三人合力对抗他,估计也只有被他虐菜的份。境界之间的实力悬殊,大致是一路碾压过去的,并不会因为人多就能占到便宜。

    宋以薇,虽然是一个也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女流之辈,但她是虚形中期的修为。她这一次出行归去以后,家里就准备让她开始炼化地煞之气了。她手中拥有宋氏无形剑这种大杀器,实力肯定是远超另外两人。

    陈咏诺偶尔会瞄到她那边,主要是山神庙那一次的遭遇让他印象深刻,他想见识一番二阶无形剑的风采,可是经过了这么多天,他连一道剑影都看不到。

    他估计,宋以薇应该是已经将无形剑洗炼至第二次的无形阶段了。据说,无形剑要从有形洗炼至无形,再从无形洗炼至有形,如此反复七次过后,无形剑才算是大功告成。

    若是宋以薇果真将无形剑反复洗炼了两次,那么以陈咏诺如今的修为,确实是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除非是无形剑近身袭杀,他才能在剑光及身的前一刻感应到。

    无形剑之名,果然是名副其实。

    再来说张致敬,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肩上还有一只小灵猴,身上的其他位置估计还隐藏着一些小东西。别看这只小灵猴看起来眼睛眨巴眨巴,特别萌萌哒,它可是货真价实的虚形中期。每隔一天,张致敬就喂它一颗地煞丹,小灵猴就像嚼糖豆一样吃着。

    地煞丹,二阶灵丹,乃是炼丹师将地煞之气凝练为丹丸的形态,差不多一颗地煞丹,就等于市面上的一份地煞之气,市价大约是两千灵石一颗。

    陈咏诺看着张致敬就像扔糖豆一样,丝毫没有心痛或者不舍,他的嘴角就直抽抽。他自己辛苦大半年的时间,还费尽心力,也就够给小灵猴吃四次半而已。

    这一回,他也算是开了眼界。大门派的弟子,果真也是口袋里鼓鼓的主儿。

    这几天时间,陈咏诺谨言慎行,多看多听少说话,也就差不多能够观察到这些而已。他相信,这一些估计只是他们摆在明面上的,背地里是否还有一些后手,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这一番比较下来,陈咏诺确实只能自认倒数第一。不过,他如今倒也是有点底气的,若是加上他的那个雷印,孰强孰弱,还真的是不好评断,只有打过一场才知道。

    当然,这些话他只能是在心里嘀咕一下,他们这一段时间还是需要相互配合的,队友越厉害,那么他们就越安全。

    ……

    来到碧水地界之后,甄清林没有直接去东明湖,而是将他们带到了沧浪水府。

    在他们过来沧浪水府的路上,陈咏诺才知道,原来同为“白阳八子“,却不幸中途陨落的路耀智就来自于沧浪路氏。

    路耀智早在六十年前就已经结丹了,而且他还是以中品道体凝结金丹,当时就惊艳了整个白阳山。可是不幸的是,在他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他在回家省亲时,刚好遭到一群被东王宗通缉的妖人,在围猎打劫方圆五千里的灵山水府,沧浪水府也在这个范围内。

    后来,他带领整个沧浪水府虚形期以上的修士,再联合附近的一些人,摆下大阵,与他们周旋。

    当时那一战,双方死伤惨重,路耀智力扛两大金丹真人,死战不退,硬是等到了仙城来援。不过,他也因为使用透支金丹的禁术,油尽灯枯,最后撒手而去。

    自那一战之后,沧浪水府虚形期以上的修士,几乎死伤殆尽。若不是这些年来,白阳山对这边多有照顾,又帮他们培育了好几位虚形期修士,水府这边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

    沧浪水府的府主,是路耀智的堂弟,路耀名,他便是当年幸存的两位路家人。另一位幸存者,当时的年纪已经很大,二十几年前便也寿元耗尽。

    可以说,这一个甲子以来,若是没有他苦苦撑着,整个沧浪水府早就散了,整个水府很可能不再是路氏所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