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03、以物代形
    就在陈咏诺刚要准备一番,打算在雷印上刻画第二道神霄雷霆禁法时,甄清林再一次不约而至。

    陈咏诺收到他的传音符后,将他带往议事厅中。

    甄清林单掌一翻,一道红光就出现在他的手中。红光褪去之后,一把黑中带红的桃木剑不住地颤动。

    甄清林颇为得意,他这两三年来,可没有闲着,而是为了这把桃木剑四处奔波。

    除了用灵药洗炼出桃木剑的灵性和杂质以外,他还用各种灵火灵水去淬炼它。甄清林是把它作为成道法宝来对待的,由不得他粗心大意。

    他前一段时间受伤极重,结丹机缘基本断绝。若不是他去向祖师求到另一个法门,类似以物代形之法,他这辈子的道途就算是提前完结了。又因为他还未开启上丹田,无法转世重生,可以有另一次的机会。

    时下,他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在自己寿命无多的情况下,将这把桃木剑炼到四阶以上,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怎么样,我这把剑不错吧!”说完之后,甄清林单手一挥,桃木剑又化为一道红光,在他身周不停地翻腾倒转,却不会碰到他的一根头发丝,以此来炫耀他的这把飞剑。

    “马马虎虎吧。”陈咏诺撇了撇嘴,随意附和道。

    看着甄清林一副得瑟的样子,他不得不承认,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嘛!

    像甄清林这一种单身汉,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不需要花费力气和时间去掌管家族之事,可以只专注在个人的修行上。而且他自身修为又达到了虚形后期,就等着结丹机缘,当然可以一心一意去炼这把剑。

    若是他还能把它搞得七零八落的,那才是不正常的。只不过这时候的陈咏诺并不知道,甄清林已经绝了玄门正宗的前路,只能选用旁门之法。

    “对了,你那个印章弄得怎么样了,拿出来看看!”陈咏诺的冷淡态度,无法让甄清林获得极大的满足感,他玩耍了一阵,默默将桃木剑收了起来。

    唉,他在师姐白蓉韵那边处处受气,本想着在这边得到一些恭维,满足他的一些虚荣心,没想到对方还是像块木头一样,无趣得很。

    “好像出了点小差错。”陈咏诺一想到雷印上面的青凤印钮,心里便颇为忐忑。如今的雷印,上青下黑,从外观上倒是没什么,可是他在御使之时,却是阻碍颇大,雷印内部似乎有另外一股力量在与他争夺控制权。

    他的心中隐隐有一些猜测,却也不敢胡乱下结论。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再刻画一层禁法下去看看了。

    不过,甄清林还以为是印章被陈咏诺弄坏了,他反倒安慰着,说道:“没事的。本来那个印章就是下脚料,拿来随便玩玩的。而且,你年纪还小,也是第一次洗炼法器,出点差错是很正常的。”

    听完之后,陈咏诺察觉到对方可能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本想要争辩一下,终究还是算了。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他自己也并不清楚这种变化是好还是不好,只能静观其变一段时间。

    甄清林又哪里会注意陈咏诺微妙的表情,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样吧!你这段时间也不要难过了,先帮我把第二道禁法给搞定,我拿回去洗炼两三年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多准备一些法器灵符什么的,等我的消息,到时候我领一些任务,带着你们几个出去见识一番。只要你好好跟着我行动,绝对能够再赚一个器坯回来的。”

    一说到这个,陈咏诺倒是来了一些兴趣。虽然他也并未荒废自己的御剑术和道法,有空的时候就出去练习一下,但是可能是他所处的环境较为安定,自修道以来他仅有的几次争斗也只是被动防御,少了一些行侠仗义、惩凶除恶的快感。

    要是甄清林有心要带自己出任务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只有知道外面的妖人到底有多凶残,以后才不致于会吃了闷亏。与那些人打交道,若是真的吃亏的话,说不定已经连骨头都没剩下了。

    甄清林交待完这些之后,又直接跑掉了。他很放心地将桃木剑放在这边,只要陈咏诺刻画好第二道禁法,再通知他过来拿就可以了。

    在接下去的三个月时间里,陈咏诺不仅将桃木剑的第二道禁法刻画完成,还顺便将自己那枚雷印也一并处理了。

    跟第一次相比,这第二道禁法的刻画难度依然还是挺大的。因为器坯经过洗炼之后,它上面的纹路更为清晰,刻画禁法时的干扰更大。施法者必须要对禁法符文足够熟悉才行,而且还要全神贯注,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不然的话,一个不注意,便可能毁掉。

    甄清林将桃木剑取回去后,陈咏诺又休息了几天时间,才进入清泉空间中将这段时间二姐收购回来的一阶下品灵果树种下来。

    经过这两年时间的收集,云罗山这边的一阶中下品灵果树已经有了五十六株。它们结出来的灵果,大部分都拿去酿造猴儿酒。二姐那边再也没出过猴儿酒供不应求的窘境,每个月的灵酒收入都已经可以跟茶叶相当,云罗山猴儿酒的名头在散修之间倒是颇为响亮。

    细细算来,购置这些灵果树的成本早就已经收回来了。陈咏诺暂时不将它们全都继续洗炼下去,是因为他想再多培育几年,到时候的成功率会更高一些。

    陈咏诺巡视一圈后,走到一株一人高的灵植前。如果他不说的话,云罗山的人可能都不知道这一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灵植,竟然就是二阶朱果。

    之前,陈咏诺花了大半年时间将原来五十多株一阶上品的灵木全都洗炼一遍,最终只得到了五株的二阶灵木。这样子的结果,让他一度不敢把那两株朱果碧果也一并洗炼。

    后来,他又休息了大半个月,才硬着头皮去做了。不幸的是,本来他以为有七成把握机会,最后只成了一株二阶朱果。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进阶后的朱果,高度缩小了一大半,反倒是往横向发展。经过陈咏诺这段时间的护理,树上已经陆续开花了,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结果,不够要等十年左右才能吃到成熟后的朱果。